零工經濟勢不可擋 (黃岳永)

By on June 7,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隨着Uber、Airbnb興起,共享經濟概念風靡全球,與之相輔相成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又稱散工經濟)亦日趨普及。當人們很容易便可以透過網站或應用程式接job,朝九晚八又要看老闆臉色的辦公室生活自然不再吸引。

Uber是共享經濟發起者之一,亦是零工經濟的代表。Uber營運理念在於可以利用自己的汽車,在空餘時間接載乘客,賺取額外收入。

然而,當Uber愈來愈大進而壟斷市場之時,其與司機的關係,亦由雙方互惠互利而變得一面倒,當中的焦點在於兩者的關係應該如何定位──是臨時契約關係?傳統僱傭關係?還是如許多人提倡的一種新形態「零工」關係?

共享經濟概念風靡全球,與之相輔相成的零工經濟,亦日趨普及。(路透圖片)

共享經濟概念風靡全球,與之相輔相成的零工經濟,亦日趨普及。(路透圖片)

歐洲新例維護參與者權益

若是傳統的僱傭關係,老闆須遵守多項法規以保障勞工權益,例如工資、休假及保險,即使是可以省略不少福利的臨時工,老闆亦受到法例一定規管。但若屬「零工」,打工仔則不會受到任何保障。

以Uber的司機為例,理論上他有機會為任何人服務,但因為Uber壟斷了市場,他只能加入Uber,而Uber則可以制定所有的遊戲規則,例如完全由其決定派什麼單給司機,司機做不到便扣除其收入,甚至要打工仔自己賠償,一旦不遵守規則便隨時「冇得撈」。

當零工經濟的參與人數愈來愈多,不少國家政府已留意到當中問題。早前歐洲議會便通過新例,規定了參與零工經濟人士的最低權利,並要求公司提高工作的透明度,包括預測工作時間,以及取消工作時的補償等等,以免濫用「結束臨時合同」行為。

當Uber愈來愈大進而壟斷市場之時,其與司機的關係,亦由雙方互惠互利而變得一面倒。(路透圖片)

當Uber愈來愈大進而壟斷市場之時,其與司機的關係,亦由雙方互惠互利而變得一面倒。(路透圖片)

很多人認為零售經濟不提供長期保障,只是多元的短期工種,其實換一個角度來看,何嘗不是一個以「人」為基礎的公司的運作模式?Uber、Airbnb固然提供了不少零工機會,而自行接job的設計師、程式員、文字工作者等都是零工經濟重要組成部分。

透過互聯網這個平台,人們毋須透過中介,便可以透過一技之長創造第二份收入,而網絡的無遠弗屆及直接面對市場的特質,若本身的服務足夠獨特,隨時有令人驚喜的結果。

共享經濟的理念是物盡其用,將資源的空置餘價作出兌現。儘管有無良老闆濫用當中漏洞,但我認為從中衍生的零工經濟已經勢不可擋,無論是追求自由工作模式、公司裁員或工種被淘汰,一份工打到退休的想法已是不切實際。當顛覆傳統職場架構的零工經濟愈來愈普及,打工仔最好是多多了解並作好準備。

示威者不滿Uber壟斷了市場,Uber可以制定所有的遊戲規則。(路透圖片)

示威者不滿Uber壟斷了市場,Uber可以制定所有的遊戲規則。(路透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