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貿易戰到人才戰 (高天佑)

By on May 29,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擬於今年下半年,來港作第二上市。(路透資料圖片)

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擬於今年下半年,來港作第二上市。(路透資料圖片)

在這多事之秋,據聞阿里巴巴計劃於下半年來港作第二上市,此消息令不少香港人在陰霾下再感雀躍,覺得當中美關係緊張,香港作為緩衝窗口,或許仍具價值而可望受惠。實際上,正如華為創辦人任正非近日宣揚「備胎論」,香港股市對阿里來說,相信也是一件備胎,然而「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作用」。進一步看,中國每年有幾十萬頂尖人才赴美國留學和做研究,但美國現正對他們關上大門,香港也應該爭取成為箇中cream of the cream的備胎,甚或為此撥出半數單程證名額。

阿里回歸第二上市作備胎

先講阿里,據彭博報道,該巨擘擬於今年下半年來港作第二上市,除為集資200億美元以助對外收購,更重要是隨着中美貿易戰升級,阿里身為中國數一數二科網公司,其在美國上市的處境恐日趨危險,說白點可能被美國政客祭旗,拿來作為打擊或威脅中國的武器,甚或淪為下一家中興(00763)、華為。

畢竟阿里除了因為假貨問題經常遭到美國政府和輿論質疑,該公司近年致力發展的大數據、AI、FinTech等技術,均很容易被視為關乎國家安全,換言之美國政客不難找到「發爛渣」的藉口。再極端一點看,包括阿里在內中國科網公司身在美國的高層們,眼見華為孟晚舟現時處境,晚上怎睡得安穩。

面對此局勢,強如阿里也難免坐立不安,急急腳來港覓「後路」。一來,touch wood講句,阿里日後若被美國盯上施以制裁、遭下令在紐交所停牌,仍有機會繼續在港維持交易(只要沒觸犯本港證券條例),保留一條融資渠道。

二來,此舉有助提高透明度,讓阿里獲得本港監管當局認證和背書,減少被美國政客借故生事的機會。

阿里日後在紐交所停牌,仍有機會繼續在港維持交易,保留一條融資渠道;圖為阿里主席馬雲。(法新社資料圖片)

阿里日後在紐交所停牌,仍有機會繼續在港維持交易,保留一條融資渠道;圖為阿里主席馬雲。(法新社資料圖片)

中美交惡 港顯特殊價值

況且,阿里來港「第二上市」之後,倘其在美處境真的變得惡劣,屆時大有條件從美國退市,令本港「坐正」成為「第一上市地」。

可見在中美交惡大環境當中,突顯香港的「特殊角色」具一定價值。但實際上,倘貿易戰繼續升溫,環球經濟無可避免大受打擊,內地經濟會首當其衝,而跟內地經濟難捨難分的香港,「支爆之下豈有完卵」,勢必也受牽連。

相對來說,香港憑「特殊角色」獲得的好處,例如爭取到阿里等公司來港上市,只不過等於被人毆了十棍之後,得回一粒糖作為甜頭,肯定得不償失,所以本港經濟的持份者應該求神拜佛貿易戰別再失控升溫。

無論如何,不管貿易戰升級與否,比資金更值得爭取的是人才。正如文首指出,美國現正排拒華裔人才,當地半導體公司基本上不再聘請來自中國的科學家,華裔學生想考入名校或申請簽證亦面臨愈來愈多限制。須知道,自1901年庚子賠款以來,中國第一流人才向來首選赴美「浸鹹水」(第二流人才留在清華北大,第三流來香港HKU、CU、UST),隨着美利堅這道大門關上,中國的頂尖精英恐面臨出路收窄,缺少對外交流取經的國際土壤,留在大陸塘水滾塘魚,或多或少影響國家進步。

對土著香港人來說,反正年年月月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被溝淡已是必然,只能逆來順受。橫豎都是溝,與其被低學歷綜援公屋戶去溝,倒不如讓頂尖PhD人才來溝,起碼後者會交多點稅,創造GDP增值,甚而提升本港科研和文化水準,有助優生學演進,故港府不妨考慮撥出半數單程證名額,專門用來吸納這班赴美遇阻的尖子。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