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心林炳炎中學中三女生 用廚餘製可降解保鮮紙 (譚淑美)

By on May 23, 2019

本文作者譚淑美,為《信報》撰寫專欄「STEM尖子

時移世易,現時不少女性都喜歡從事科學研究,正如今次的5位受訪者,她們是位於樂富附近的潔心林炳炎中學的4位中三女學生陳思嘉、林霖、甄家希、李鎵渝,以及帶領她們的科學及化學老師劉師楠。

她們今年發明了一款「凝膠薄膜」(Aqua Shelltic),是一種利用廚餘製成的環保保鮮紙,可重用約10次還可以在堆填情況下作快速生物降解。這作品早前在教育局、科學館及香港青年協會合辦的「2019香港學生科學比賽」發明品的初中組獲得亞軍。

當記者和攝影師踏進及離開這天進行訪問的課室,4位學生都向我們鞠躬行禮。這隊女子組合雖然沒有稱號,但有隊長,她就是看起來最孩子氣的陳思嘉,開朗的她笑嘻嘻地說:「老師叫我哋對你們要像貴賓一樣……」

她們發明的「凝膠薄膜」,是一種利用廚餘(包括蛋殼或扇貝殼等)通過加入醋及海藻酸鈉製成的環保保鮮紙。她們在拍攝的時候,更不忘把裝了水的容器倒轉,以顯示「凝膠薄膜」的黏貼能力——在這種情況下,水也不會流出。她們亦指出,把「凝膠薄膜」埋在泥土,只須11天就開始出現生物降解痕跡。劉老師指,「凝膠薄膜」吃進肚也沒有問題,能安全地在大自然分解。

左起:林霖、甄家希、陳思嘉、李鎵渝在鏡頭前示範,把以「凝膠薄膜」封住的容器倒轉,水也不會溢出。(吳楚勤攝)

左起:林霖、甄家希、陳思嘉、李鎵渝在鏡頭前示範,把以「凝膠薄膜」封住的容器倒轉,水也不會溢出。(吳楚勤攝)

常用保鮮紙得靈感

記者和她們由產品念頭談起,林霖指:「香港的堆填區已接近飽和,而當中最常見的就是廚餘和塑膠。」兩個概念合併,成為她們的研發題目。4人走在一起,由老師撮合,「因為我們的科學成績比較好!」陳思嘉率真地道。

那4人居家是否常用到保鮮紙呢?

她們異口同聲地說:「是。」

「是的,媽媽在晚餐經常煮很多餸菜,讓爸爸翌日中午也可吃,所以天天都用保鮮紙——由於我媽媽晏晝唔得閒,爸爸亦不懂得煮飯,為了父親的健康着想,所以媽媽才有此舉!哈哈哈!」最活潑的陳思嘉道。陳爸爸雖然現時只有60歲,但因身體出現毛病,所以已退休。那麼陳媽媽不是很辛苦嗎?又要返工又要煮飯?「媽媽做兼職。」她笑道。

至於林霖,「我家也常用保鮮紙,由於爸爸、弟弟和我都會打機,媽媽擔心我們打機打得太夜,感到肚餓,所以煮晚飯時預留多一點份量。」她一家四口,「我也不是常常消夜,每星期吃一至兩次咋!」

甄家希說家人也是天天用保鮮紙,「媽媽每一餐都會煮比較多的份量,讓我們第二天放學回來的時候有東西吃。但有時因份量太多,沒人吃得完而丟掉食物。」何不源頭控制?「爸爸上班的時間很有彈性,有時回家吃晚飯,有時突然又不回來。」

為何不用食物盒去盛載?那就完全毋須用保鮮紙了。

「因保鮮紙始終比較方便,不用洗多一件容器。」她們面面相覷。「也許都是因為懶!」李鎵渝嘆氣道。她們點頭稱是。

整個發明大計始於今年1月。

「我們找來一些關於生物降解的資料,發現乳酸鈣與海藻酸鈉可以形成生物降解。但如何令它更環保呢?我們就想到廚餘中最常見的蛋殼和貝殼,加上記得學過把蛋殼加上醋,可以提取鈣,於是我們不用特別購買乳酸鈣,反而使用蛋殼和醋,就成了乳酸鈣的替代品即鈣溶液。」李鎵渝一口氣說。

科學及化學老師劉師楠(中)指女生的優勢是比較細心且更勤力。(吳楚勤攝)

科學及化學老師劉師楠(中)指女生的優勢是比較細心且更勤力。(吳楚勤攝)

甄家希表示,利用鈣溶液混和海藻酸鈉,瞬間會形成一些啫喱狀的物體(凝膠),她似乎是4人組之中的技術部長,她繼續指出:「人工魚子也是用這個方法弄出來呢。」但為了要製成薄膜的平面狀態,她說要先把海藻酸鈉放在冰箱攤平,再把鈣溶液倒在上面,才造成薄膜的形態。

過程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陳思嘉接口道:「其實,最初我們想用類似材料製作可降解的環保飲管,但製成品太軟,是失敗之作。」她們製作了三四款飲管,全部鎩羽而歸。「後來想到既然它那麼軟,不如做保鮮紙。」陳思嘉托一托眼鏡笑道。

而保鮮紙也非一蹴而就,「最初的試驗品,很脆且韌度不足。」陳思嘉說畢把話題拋給李鎵渝,「鎵渝可以解釋一下我們如何解決問題!」

原來李鎵渝從母親的美容工夫偷師。李鎵渝笑指:「我媽媽經常用甘油來為乾燥的手㬹保濕,於是我就把甘油帶回學校,研究是否可以把甘油加入產品當中,為它保濕。經過一番測試,果然Aqua Shelltic的韌度立刻加強!」

要趕比賽死線,又要應付學校考試,她們坦言壓力也不少。

「幸而我們都有分工,安然度過考試難關。」她們同聲道。

暫未能在日常使用

這次收集回來作研發的蛋殼都是來自4人的家居廚餘,但陳思嘉說若要大規模製造,可到蛋糕店收集。不單蛋殼及貝殼,所有含鈣的廚餘如骨頭都可製成這種環保保鮮紙。

「不過,我們建議用蛋殼或扇貝殼,因不用經過特別處理已可洗乾淨,而且鈣含量也較高。至於豬骨煲湯後含油,清潔時會較麻煩。」陳思嘉認真地補充。

「用蛋殼前把殼內的透明薄膜移除,那樣會比較快做到反應。」她們道。「快」的意思是3至5天。至於整個製作時間,甄家希指需時一小時。

環保,真是一點也不能偷懶。

製成品「凝膠薄膜」大概可重複用10次,由第二次開始,韌度已每況愈下。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她們有拿回家使用並用它取代保鮮紙嗎?

「我們沒有,因它只是初階實驗品,未經消毒,所以未能直接運用在食物上。」陳思嘉解釋道。那為何不做消毒程序?「正確程序是用紫外光殺菌,但我們……」陳思嘉沒有直接回答。那下一個問題自然是,學校沒有紫外光裝備?

她們早前在「2019香港學生科學比賽」發明品的初中組獲得亞軍。(香港青年協會圖片)

她們早前在「2019香港學生科學比賽」發明品的初中組獲得亞軍。(香港青年協會圖片)

她們停頓一會兒,才尷尬笑道:「是的。」陳思嘉還搞gag清一清喉嚨咳了一聲。因為家裏常浪費保鮮紙引發她們的研究,但在發明環保保鮮紙後又不能用,會否有點可惜?

陳思嘉聽後再清一清喉嚨,並以非常公關的口吻道:「因此我們的產品仍要改善!」記者讚她答得好。她繼續把局勢扭轉並忍笑道:「多謝你的讚賞,其實我們的Aqua Shelltic真是十分有潛力,它成分天然,就算放在加熱情況下都不會釋放有害物質。」

不少可降解的環保產品,都聲稱吃進肚沒有問題,那麼Aqua Shelltic又如何呢?她們討論了一番但沒有結果,最後由一直讓學生自由發表意見而沉默不語的劉老師在旁確認道:「是可以的。」

劉老師也品評同學的表現,「同學們由最初比較被動及需要老師帶領,到製成品出現後,大家的信心增強,也變得較主動,例如她們自己約時間做實驗。」劉老師認真地說,同學曾經花了近一個月時間去研發飲管,最後未能令飲管成形,一度令她們十分沮喪。

「凝膠變成什麼形態,要來做什麼,她們真是費煞思量。最後她們竟然想到把海藻酸鈉雪凍,也很聰明。」劉老師點點頭讚賞地道。

最後問劉老師,女生讀理科較男生有何優勢或不足之處。

「我在讀大學的年代,已有一半學生是女生。女生的優勢是比較細心且更勤力,而缺點則是她們對抽象的概念,理解力一般較男生為差。」

至於記者,暫時訪問了4個單位的STEM尖子,前3個單位都是男生,相比之下,眼前4名女同學,最為優勝之處是她們的說話技巧,較男生好多了。而她們的性格也較活潑和愛笑,以營商角度也更易親近客人。

撰文 : 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更多STEM尖子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