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令你貧窮 (高天佑)

By on May 17,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不少年輕人認同,社交平台對其財務狀況帶來惡劣的影響。(法新社資料圖片)

不少年輕人認同,社交平台對其財務狀況帶來惡劣的影響。(法新社資料圖片)

股神畢非德和賭神高進都沒有講過:「窮人玩Facebook,富人買Facebook。」開完玩笑,話說本周三〈虛幣.珍奶.外地樓〉一文見報後,有在美讀者來郵,表示當地近年也充滿「騙局」,但不是搭建雞棚引人投資呃錢(美國普通人大多債台高築,哪有餘錢投資),而是透過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平台,借助FOMO(Fear of Missing Out)效應,誘使人們「碌爆卡」過度消費。

美國最大網絡金融集團Charles Schwab在當地進行了一項大型財富調查Modern Wealth Survey 2019,涵蓋嬰兒潮世代(55至73歲)直到最年輕的Z世代(14至24歲),得出不少有趣發現。

年輕人財富觀 社交平台影響大

一方面,多達60%受訪者坦言,他們經常想不明白,為何自己的朋友們能負擔得起在Facebook和Instagram(IG)上展示的昂貴生活體驗,諸如購買名牌物品、在酒店high tea、常出外度假等等。久而久之,很多人都會高估了其他朋友的富裕程度,並因此推升自己心目中的致富門檻。更甚者,若單看千禧世代(24至34歲)和Z世代(14至24歲),有這種感受的受訪者比率更高達72%和74%,反映他們受社交媒體牽引更大。

無止境比較 增不必要消費

另一方面,有34%受訪者承認,經常被social media影響而作出不必要的消費,例如看到其他人買了限量版波鞋、去聽搖滾音樂會,儘管自己原本並非特別感興趣,又或者沒有預算(budget)去花這些錢,卻也很易會受感染而作出同類消費;千禧世代和Z世代有這種感受的比率更分別高達49%和44%。

換言之,美國人(尤其年輕族)一方面受社交媒體牽引令心目中致富門檻愈來愈高,同時又受social media影響弄至不必要消費愈來愈多,故此愈來愈窮,名下net worth自然與富裕目標之間差距愈拉愈大。由此看來,罪魁禍首似乎正是Facebook以及集團同系的Instagram。

在社交媒體上「窺看別人生活」實在太方便,所以現代人的同儕比較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巨大。(路透資料圖片)

在社交媒體上「窺看別人生活」實在太方便,所以現代人的同儕比較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巨大。(路透資料圖片)

有趣的是,該調查還要求受訪者列出對自己財務狀況最有影響力的事物,結果最多人(35%)直言social media帶來最惡劣影響(Bad Influence),其次為朋友(20%);不過,有41%人認為朋友帶來最好影響(Good Influence),舉例說,身邊好友若節儉消費、審慎理財,自己也容易有樣學樣。可見老人家說要嚴選益友,誠非虛言。

總的而言,就着社交媒體對人們的消費模式、 生活態度及價值觀產生重大影響,心理學家近年概括為FOMO,中譯「錯失恐懼症」。皆因在社交媒體上「窺看別人生活」實在太方便,甚至乎即使你不窺看,也會有各方資訊推送給你,所以現代人的同儕比較(peer comparison)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巨大。

JOMO逆流如斬腳趾避沙蟲

美國年輕世代近年掀起一股逆流JOMO,意即錯失的快樂(Joy of Missing Out),例如刻意刪除社交網絡賬號,或者限制自己每日最多只看fb和IG 15分鐘,避免受到牽引和影響。但這種自律式防沉迷其實有點斬腳趾避沙蟲,最高境界或許是「酒肉穿腸過」,既不迴避社交網絡,又能擁有自己清晰而獨立的價值觀,惟既然知道fb和IG對大多數人影響這麼大,反而應考慮投資於這些社交網絡股,從FOMO心態的受害者身份變成它的主人。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