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馬桶vs中美貿戰 (高天佑)

By on May 13,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廁所最重要在於後續維護、打理以及公德教育,而這都是中國一直為人詬病之處。(Freepik網上圖片)

廁所最重要在於後續維護、打理以及公德教育,而這都是中國一直為人詬病之處。(Freepik網上圖片)

上星期流連於貴州深山之中,儘管透過4G手機漫遊,毋須翻牆也可繼續緊貼國際時事,不過面對眼前美景美食,美國總統特朗普跟中國副總理劉鶴談了什麼,似乎沒在香港那麼肉緊。

考察兩景區 廁所最驚喜

話說回來,此行最大驚喜不在於名勝、佳餚和茅台酒,而是來自當地的廁所。以美景而言,筆者這次主要考察了兩個著名景區「黃果樹」和「小七孔」,分別屬於國家最高5A級和次高4A級旅遊景區。這是什麼概念?目前全國只有約200個5A級景區,包括北京故宮、蘇州拙政園、杭州西湖等等,必須在交通、安全、衞生、管理、客量、保育等12項條件均符合最高標準,同時總分達到950分(滿分1000分),方可獲頒5A級,而4A級的門檻為850分。

因此,「黃果樹」和「小七孔」的廁所質素和狀況能達到高水準,尚不算令人驚訝,意外的是,除了這兩大國家級景區,筆者此行到過的廁所,全都深感滿意,無一例外。好像在高速公路上,讓長途車司機和乘客停泊休息的汽車中途站,廁所使用率最頻繁,狀況理應較難維持,可是據親身體驗,這些廁所不但內裏潔淨無臭味,外頭還有鳥語花香清幽小中庭,整個配搭簡直超乎乾淨級數,隱然有日本禪味feel。

「小七孔」景區公廁堪比五星級酒店,還設多個「家庭式包廂」(右圖),面積大過香港劏房新盤,並以雲石鋪牆鋪地,可說是不惜工本。(網上圖片)

「小七孔」景區公廁堪比五星級酒店,還設多個「家庭式包廂」(右圖),面積大過香港劏房新盤,並以雲石鋪牆鋪地,可說是不惜工本。(網上圖片)

第一窮省盡顯後發優勢

筆者已不算「港燦」,每年北上若干次,但主要往訪一二線城市,惟不只香港,就連北京、深圳、上海等大城市的整體廁所水準,均比不上今次在貴州的體驗。

這背後也有段故,正如貴州原屬「中國第一窮省」,近年憑大數據等產業發揮「後發優勢」;同樣道理,幾年前,該省的衞生廁所普及率仍不足60%,僅略優於印度的平均水準(48%)。自從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提出「廁所革命」,當地政府也率先制訂《貴州省推進「廁所革命」行動計劃》,目標在2020年之前建設173萬戶衞生廁所(包括逾3萬公共廁所),把普及率提升到85%。

所謂「後發優勢」,套用於洗手間層面不難理解,事關在平地上由零開始,按國際最新經驗和標準,設計和興建一座五星級廁所,肯定容易過像香港、上海之類的高密度成熟城市,把原本臭崩崩的舊公廁改造成香噴噴潔淨如新。

然而,硬件建設是一回事,廁所最重要在於後續維護、打理以及公德教育,而這都是中國一直為人詬病之處。筆者今次對貴州廁所的滿意體驗,不但來自高質素硬件,更繫於優秀管理和公德水平(亦如上述,根據「破窗效應」,使用者來到一個新簇簇漂亮廁所,肯定會比起去到一個髒臭舊公廁,用得更為小心愛惜),此乃最大驚喜。

據了解,當地政府把廁所狀況考核成績列為地方官員核心KPI之一。換言之,地方官即使在經濟、政治、民生等事務上表現出色,若在廁所出事,恐也影響升遷。為免「衰在廁所」,據悉一些官員每日上班下班途中都會隨機突擊巡查不同景區、街道或飯店的公共廁所;面對這種上級壓力,具體的「廁所管理員」自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生產高端芯片的光刻機,全球只有荷蘭ASML公司出產,而該公司滙集了美國、歐洲和日本最尖端技術,而最重要的是生產精度比頭髮更細微N倍。(網上圖片)

生產高端芯片的光刻機,全球只有荷蘭ASML公司出產,而該公司滙集了美國、歐洲和日本最尖端技術,而最重要的是生產精度比頭髮更細微N倍。(網上圖片)

能注重細節 有改進空間

往大處看,中國「廁所革命」若能成功,除了再次彰顯高效執行力,更重要的是證明中國人原來也能像日本人般注重細節。有點似去年美國威脅禁售高端芯片予中國,一度引起「無芯恐慌」,讓國人自問身為「世界工廠」,滙聚13億人智慧和勞動力,何解偏偏造不出高端芯片?

原來關鍵在於生產高端芯片的光刻機,全球只有荷蘭ASML公司出產,而該公司滙集了美國、歐洲和日本最尖端技術,而最重要的是生產精度比頭髮更細微N倍,對物料、溫度、濕度、光度、防震都有難以想像的品質要求,兼且不只在特定時刻達標,更須長期維持,這正是建基於所有持份者對細節的極致注重,如同日本「匠人精神」,且是成千上萬個匠人,背後繫於民族性。上海微電子董事長賀榮明便曾經慨嘆:「即使ASML給我們(生產光刻機的)全部圖紙,我們也造不出來。」

舉頭看貿戰,低頭觀馬桶,所謂道在便溺,一個廁所似乎微不足道,若能從中顯示中國人並非不注重細節,只是過往窮困和落後以致未克顧全,倉稟實而知禮節,發財而後能立品,則可為芯片等高端層面也帶來光明希望;反過來說,一個國家若連廁所也管不好,又怎能造出精密光刻機?幸而,據筆者今次體驗,中國絕對有能力把廁所弄乾淨。

當然,凡事總有改進空間,有時甚至過猶不及。旅途中一位團員尖銳指出,「小七孔」景區的廁所十分豪華,門外雕塑裝飾如博物館大堂,內裏男廁每個尿兜上都燒着一盤檀香,堪稱不惜工本,卻有過分豪奢浪費之嫌;同時,該景區因佔地廣,出入口位置的公共廁所均距人群聚集處200米以上,中間隔着一片露天空地和草坪,須繞道而行,需時近10分鐘,加以日曬雨淋,對遊人頗為不便,這些細節設計宜更加用心貼地。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