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支付舵手創無「錢」世界

By on May 11, 2019

原文刊於《信報》「人氣我寫」專欄

布勞恩從容面對Wirecard新加坡辦公室的會計醜聞,加上軟銀集團注資,令他有足夠彈藥繼續創新。(網上圖片)

布勞恩從容面對Wirecard新加坡辦公室的會計醜聞,加上軟銀集團注資,令他有足夠彈藥繼續創新。(網上圖片)

德國銀行軟件公司Wirecard近期新聞多多,其新加坡辦公室捲入會計醜聞,令集團整體陷入困境之際,卻獲大金主日本軟銀集團注資,令行政總裁布勞恩(Markus Braun)鬆一口氣。EQ高的布勞恩會把負能量轉為正能量,每天工作16小時的他,對目前的成就仍未滿足,揚言繼續向創新之路奔跑。

Wirecard總部設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小鎮阿沙伊姆(Aschheim),遠離鬧市或金融中心,現年49歲的布勞恩則來自奧地利,在首都維也納出生及長大。布勞恩是電腦專才,在維也納科技大學(Techn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取得商業計算機科學學位後,考入維也納大學(University of Vienna),完成應用計算機科學碩士課程,主攻社會與經濟科學。

布勞恩表示,當時眾多同輩選讀法律或商學課程,但他則刻意同時兼顧科技與商學,認為人類最優秀之處,就是擁有創造能力。他畢業後加入奧地利管理諮詢公司Contrast Management Consulting,擔任高級顧問,其後跳槽往畢馬威管理諮詢(KPMG Consulting),出任電子策略項目經理。

財技了得 押股投資

Wirecard成立於1999年,最初為色情網站及賭博網站提供金融服務。布勞恩在2002年加盟,擔正做行政總裁,並聲稱自掏腰包向公司注入7500萬歐羅(約6.6億港元)。至於財政來源,他聲稱來自投資於科技公司的斬獲。

布勞恩確實財技一流,他在2017年12月披露已把手持近半Wirecard股份抵押,向秘密貸款人借錢,但拒絕透露貸款金額及用途,僅稱大前提是他毋須出售Wirecard股份之餘,也有財源用於其他投資。

在布勞恩掌舵下,Wirecard規模急速膨脹,去年取代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成為德國DAX 30指數成分股,被視為緊隨購物網站Zalando,德國過去10年最佳創業者。布勞恩持有Wirecard 7%股份,晉身10億美元富豪行列。

布勞恩去年預計,手機支付將淘汰現金及各種銀行卡。(Wirecard官方圖片)

布勞恩去年預計,手機支付將淘汰現金及各種銀行卡。(Wirecard官方圖片)

只是Wirecard創業以來,不斷捲入洗黑錢、貪腐行為及推動非法賭博的指摘,即使未曾正式遭受檢控,但已夠公司飽受外界質疑及批評。布勞恩自稱為人內向怕羞,多年來卻一直反擊,去年9月在總部外接受訪問,強調視這類攻擊為壯大Wirecard的機遇。他當時表示:「每當伸出頭來,總有人喜歡,也有人覺得討厭,身處於開放兼多元化的社會,這屬於好事。亦反映在資本社會中,只要集中於正面的事,把負能量轉化向正面,就能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堅強。」

電腦博士 生活簡單

當英國《金融時報》在1月大爆Wirecard新加坡辦公室的違規行為,布勞恩也迅速反撲,甚至致電投資者親自解釋,斥責報道「失實、誤導及誹謗」,事件僅源於職員之間的私人恩怨,更慨嘆有人的地方,就會鬧出情緒問題。之後《金融時報》與Wirecard還繼續過招。

布勞恩是電腦博士,打扮有別於愛以連帽衞衣示人的科企富豪,經常西裝一度。他生活簡單,奢侈玩意不多,僅限於看歌劇及滑雪。此外,布勞恩對私隱絕口不提,外界只知他已婚,育有一名女兒。

布勞恩是工作狂,每天工作16小時是等閒事,他不視辛勞為苦,亦希望員工跟他一樣搏命。他指出美好生活來自生活充實,參與革新帶來眾多樂趣,對目前的成就仍未感到滿足。

布勞恩的業務模式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社會無現金化。他去年預計手機支付將淘汰現金及各種銀行卡,未來5年至10年實體店的支付系統將會重新執位。他認為一切應該盡量簡單,所有東西數碼化,最好是消費者不察覺自己正在花錢,正朝着「無形支付」(payment invisible)的目標進發。

布勞恩的業務模式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社會無現金化。(Wirecard官方圖片)

布勞恩的業務模式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社會無現金化。(Wirecard官方圖片)

更多「人氣我寫」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