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創廣告Van平台 車主出租車身 月賺1500元

By on April 25,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0423_F01

九十後女生余嘉麗創立車身廣告出租平台Beon Advertising,專門讓貨Van車主,將車身空間出租予廣告商;旁為市務經理黃志豪。(何澤攝)

在車水馬龍的香港馬路上,巴士、電車等車身經常印上色彩繽紛的品牌廣告,穿梭大街小巷俘虜途人目光,「但為何其他車不可以髹上廣告呢?」九十後女生余嘉麗某次逛街時忽發奇想,「如果要在其他車上賣廣告,哪一類車最可行?」

若要找跟巴士和電車一樣形狀四四方方適合印廣告,而且在港數量多的車輛,想必是客貨車(貨Van),而香港也沒有平台讓客貨車車主出租車身空間。余嘉麗看準商機,創立了廣告出租平台Beon Advertising(以下簡稱Beon),專門讓客貨車車主出租車身空間予廣告商。

登記簡易 商戶可選行走範圍

客貨車車主假如想加盟平台出租車身空間,只需要在Beon官網輸入車輛型號、車身狀態等資料,即可完成登記手續。系統會透過車主配備的手機應用程式(App),記錄車輛通常行走的地區及時間等。

至於廣告商,同樣只需要在網上填寫要求(包括廣告張貼日期、廣告車輛數目及行走地區等),平台便會根據廣告商要求揀選合適的車輛,並向他們發送相同型號的客貨車圖像檔案,由廣告商自行設計車身廣告樣式。

完成設計後,平台夥拍第三方裱貼承建商把廣告貼於客貨車上。一般而言,除了車窗和車牌位置之外,車身任何地方,包括車軨、「鬼面罩」等都可以覆蓋。今年初加入Beon團隊擔任市務經理的黃志豪補充,體積相若的的士只能把廣告貼於車門或者車頂上,而小巴則要保留「紅頂」、「綠頂」部分,「貨Van可以用廣告整輛車『包起』,夠晒搶眼。」

客貨車主可透過Beon Advertising,將車身租出以售賣品牌廣告。(被訪者提供圖片)

客貨車主可透過Beon Advertising,將車身租出以售賣品牌廣告。(被訪者提供圖片)

余嘉麗介紹,目前廣告商可指定廣告車輛行走的地區,但未可以指定車輛或型號。至於收費方面,每輛客貨車的廣告費,每個月由2500元起(以廣告期6個月為例),每輛「廣告Van」的車主每月可賺取1500元。

她表示,客貨車不少都有固定客源、送貨時間和行走地區,有空檔才透過召車程式接散客,只要配對工作做得好,不難滿足到廣告商對車輛行走路線的要求,讓品牌廣告在預定地區曝光。不過,客貨車司機始終是自僱人士,他們開車到哪區,平台亦無法控制或干預。

即使數據已顯示目標車輛過往大多行走觀塘和將軍澳區,但仍有機會因接到新客等原因,轉為行走其他地區。平台正研究追加「廣告Van」車主獎金,鼓勵他們盡量配合路線,維持行走廣告商所指定的地區。

休學創業 波折中汲取教訓

余嘉麗於城大主修英文,在創立Beon之前曾跟幾位拍檔設立家廚(Home Chef)平台「HomeTaste」,協助訪港外國遊客拜訪本地家庭,享用地道家常菜。後來,眾人對自己前途各有打算,「樁腳」一散,平台無疾而終。

後來她跟拍檔成立Beon,為了實踐這項新計劃,不惜向大學申請休學(Leave of Absence),希望專注創業,「畢業後去打工,做的也不會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我想建立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當時團隊除了余嘉麗和拍檔外,還有創業導師(Mentor)扮演軍師角色,「後來我們感覺到Mentor好像才是項目的Main Driver,我們彷彿只是幫他實現其想做的事。」

余嘉麗坦言,該導師希望平台可同時提供客貨車召車服務,「他有他的理由,但我們不同意,一來這會distract(分散)平台的核心業務,二來我們如何跟其他市值幾十億元的召車平台競爭?」雙方因意見不合,最後拍檔決定離隊。當時,團隊內負責技術開發的程式員也因為不同原因而相繼退出,技術開發工作一度停頓。

直至去年9月,創始成員中唯一仍然留守的余嘉麗終於遇到具科技背景的新拍檔,同時亦跟導師「和平分手」,促使Beon Advertising正式成立。目前平台約有1000輛客貨車加盟,廣告商包括外賣平台、冷壓果汁品牌等。余嘉麗形容,整體反應比預期好,但不乏「食檸檬」經驗,「有些車主覺得廣告收入太低,但又講不出心目中理想收入是多少;有些則不想自己的搵食工具變得『花哩花碌』。」

余嘉麗表示,Beon Advertising業務正在拓展中,有意招兵買馬;旁為市務經理黃志豪。(何澤攝)

余嘉麗表示,Beon Advertising業務正在拓展中,有意招兵買馬;旁為市務經理黃志豪。(何澤攝)

冀鏡頭偵測受眾收集數據

去年12月,平台獲得數碼營銷公司超凡網絡(08121)創辦人兼執行董事伍致豐,以個人名義投資100萬元。雙方其實早於2017年,即Beon項目仍在構思時已認識。余嘉麗笑言,自己在創業路上,一直得到伍致豐的提點,甚至是「善意的責備」,「他(伍致豐)曾經叫我不要給廣告商一些『垃圾』。」她解釋,每輛「廣告Van」均會裝上GPS衞星定位追蹤器,廣告商可透過後台系統得悉行駛狀況,配合政府統計處的人口分布資料,更可估算出廣告的大概曝光率(Impressions),「他(伍致豐)認為這項數據沒用,應該剔除。」可是余嘉麗堅持保留,皆因她希望平台可以長遠發展,甚至透過車身的鏡頭偵測途人的性別、年齡等,讓廣告商更準確掌握受眾資訊。

採訪、撰文:陳子健

[ English Version ]

Beon taps van owners for mobile advertising platform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