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杰研發護老助弱科技 受父親患老人癡呆症啟發 (譚淑美)

By on April 24, 2019

本文作者為譚淑美 ,為《信報》撰寫專欄「訪談錄」。

黃文杰從小學開始已經迷上電腦,後來一直踏上科研的路。(吳楚勤攝)

黃文杰從小學開始已經迷上電腦,後來一直踏上科研的路。(吳楚勤攝)

黃文杰(Vincent),近來拿着政府的創新及科技基金合共逾420萬元,跟團隊研發了兩項長者科技,其一是失明人士智能手杖,其二是老人院舍的智能系統。

黃文杰任職的機構是「物流及供應鏈多元技術研發中心」(LSCM),由創新及科技基金撥款成立,並由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協辦。黃文杰指出,受老父患老人癡呆症啟發,走上研發護老助弱科技之路。該中心的目的是透過研發新科技,去解決現存香港的社會難題。每一項嶄新研究,都要獨立申請撥款,在試驗成功後,希望得到坊間有機構承包專利,再分銷出去把它發揚光大。

是日訪問地點是位於朗屏的香港盲人輔導會轄下一間盲人安老院,院友拿着黃文杰所研發的智能手杖──全名是無線射頻識別(RFID)視障人士手杖,與手機App和地下的智能引路帶作配對,行到十字路口,手機就向院友告知方向詳情。這個設計分三個部分──智能手杖、手機App、智能「引路帶」。

他指一指手上的一塊「引路帶」(即街上凹凸紋理的引路塊),「我們將RFID組件藏在裏面──由於行直路的時候,失明人士一般都會掌握到,但他們在去到十字路口,才不知道應該要往哪個方向。因此,我們把RFID組件收藏在十字路口的引路帶,每個十字路口裝設幾條就可以,然後它能跟智能手杖及手機App作配對,並向用家指出正確方向!」問他這些RFID組件,每塊大概幾多錢?他雀躍地答:「十分便宜,每塊只是兩位數字的價錢,因此也是賣點呢。」

然後他又向記者遞出手杖,「你可以感覺一下,它是非常輕便的!」記者拿起,果然十分之輕,只是120克!即是大約兩個大包裝薯片的重量而已!

研發過程處處碰壁

黃文杰一口氣說:「我們在研發過程也遇過不少困難,例如原來失明人士使用手杖篤來篤去的時候,也會使出不少力氣,由於智能應器部分放在末端,因此手杖拍在地下,會很容易把它截斷。於是,我們就改用一些物料去防止,例如我們放棄了塑膠而改用較實淨的尼龍纖維。我們亦曾經設計電池充滿時由紅燈轉為綠燈,但是我們忘了失明人士是看不到的!於是我們就將程式稍為改動,在充滿電池的時候,讓它發出聲響。充電也很方便,使用『尿袋』(充電寶)就可以了。」

他說是來自自己的一個體驗。「話說4、5年前的某天,我在一個商場,看到一個盲人,拖着導盲犬想進入內,但是卻遭到保安攔截。我覺得很奇怪,也很難想像香港還有不歡迎導盲犬隻進入的地方。我亦有留意到之前有新聞說某交通工具不讓導盲犬上車。於是我想到是否應該有些科技能夠幫助他們,我想為他們發明一些比較輕便的工具,以免他們屢受歧視。」

老人院舍智能系統偵察到長者的手帶(黃色手帶)後,可為他讀出有用日常資訊。

老人院舍智能系統偵察到長者的手帶(黃色手帶)後,可為他讀出有用日常資訊。

減輕安老院社工作

第二個發明是老人院舍的智能系統,全名為「服務紀錄及資訊查詢系統」。這系統現時同樣已放在朗屏這間盲人安老院試行。設計的目的是減輕安老院員工的工作量。

「當院友戴上手帶,來到系統屏幕處,系統就會自動廣播資訊,包括今天的午餐有什麼選擇或是今天有什麼活動等等,因院友常向姑娘問這些資訊,這樣就可以減輕姑娘的工作。」黃文杰指一指屏幕道。

這套系統亦已進入第二階段的研發,「以往姑娘需要用紙筆記錄如長者體溫的數據,第二版會在姑娘量度體溫時,自動將資料傳達至server,不用她們再抄寫。」

想到要為老人院的姑娘減輕工作,原來也來自他的個人經歷。

「香港的老人院,人手長期不足。以我的爸爸為例,他也住在老人院,裏面一個姑娘要照顧十多個長者。當長者要換尿片,或者有些事情要做檢查,都可能要等很長時間,姑娘才有空去協助他們!我在探望爸爸的時候,也有跟這些姑娘聊天,姑娘告訴我,除了照顧病人還有很多行政工作要做,例如要記錄什麼時候送飯,長者的飲食記錄如何……實在很費時。」黃文杰邊說邊比手劃腳道。

「尤其是一些規模比較小的老人院, 姑娘不只要送餐送飯,更要負責將送來的藥物或日常用品放入貨倉,甚至要洗廁所!她們一腳踢的!」吓?姑娘要清潔廁所?「要的!」他毫不含糊道。但老人院不會有清潔工人嗎?「不,以我父親入住的老人院為例,全院只有四至五個姑娘,卻有六十至七十個床位!而入住率高達八九成!這些姑娘常抱怨這行非常難請人,她們的年紀也有一把,因此我作為科研的一分子,很自然就會想到如何用科技去幫助她們。科技最容易做到的,就是減少她們的行政工作。」

黃文杰率領團隊設計的智能手杖在博覽會展出,圖為他(右一)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左二)合照。(受訪者圖片)

黃文杰率領團隊設計的智能手杖在博覽會展出,圖為他(右一)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左二)合照。(受訪者圖片)

他又自言,家住在港島東區,那時他和母親一起尋找適合父親的老人院,「去了很多間,情況都是差不多!」

為何會將爸爸送進老人院呢?

他坦然:「爸爸有一點老人癡呆的症狀,大小二便也需要別人幫忙。我望着母親天天照料他,覺得她也很辛苦。因此我們一家人在討論了一段時間後,才決定將爸爸送進老人院。比方說,若不把父親送出去,而母親有時出街的話,獨留父親在家,可能會有危險!」

爸爸在什麼時候開始出現腦退化的症狀?

「大概是在6年前左右吧。」

他認得你,及你媽媽嗎?

「噢,他認得的。但他的說話很混亂,例如常說自己認識李嘉誠!他亦常常講一些很久以前的事,對於近期的記憶嘛,卻十分模糊。」他道。

提升長者生活質素

兩項發明,以什麼價錢出售?他說要再商討。至於研發基金撥款多少,他則說失明人士智能手杖,創新及科技基金撥款了140萬元,另加盲人輔導會提供的部分資金;而老人院舍的智能系統,基金撥款則為280萬元。為何會着手研究長者科技?他想一想說:「我相信,全世界的長者都愈來愈需要更多科技,去幫助提升他們的生活質素吧。」

智能手杖系統曾經獲得瑞士日內瓦國際發明展評審團特別嘉許金獎,圖為黃文杰(區旗右)與團隊合照。(受訪者圖片)

智能手杖系統曾經獲得瑞士日內瓦國際發明展評審團特別嘉許金獎,圖為黃文杰(區旗右)與團隊合照。(受訪者圖片)

黃文杰在2012年加入LSCM,之前他在不同機構工作過,都是與科技相關的工種,其中包括馬會──馬會首個網上投注系統E-WIN,他都有份參與。「那是首個版本,現在好像已進化至第三個版本!」

尾聲問他家庭狀況,他尷尷尬尬地說自己現在是單身。(後來他傳來家庭照,其實他有女朋友)他今年48歲,身型高大,可能因為身材高大,令他看起來比實際年紀年輕。

他熱愛科研,笑言喜歡OT,「我們的工作環境尚算不錯。」辦公室在數碼港,「從窗口望出去看到海景,我們亦可以在海邊走走,挺舒服的。」

黃文杰小檔案

年齡:48歲、家庭:未婚

學歷:香港大學電腦科學碩士

職業:物流及供應鏈多元技術研發中心(LSCM)高級項目經理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更多訪談錄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