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血貴利王 (高天佑)

By on April 8,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當違約項目漸多,就算融到再多錢亦遲早燒光。(Freepik網上圖片)

當違約項目漸多,就算融到再多錢亦遲早燒光。(Freepik網上圖片)

講起「大耳窿」(高利貸),不少人會想到九十年代港產片《吸血貴利王》,描述一班黑漢如何以「九出十三歸」放數,以及用窮兇極惡手法追數。不過,貴利佬有時都不易做,好像近日爆煲的內地P2P網貸平台「團貸網」,以逾10厘年息吸引放貸者(債主),但在科網泡沫之下經營過於激進,隨着愈來愈多借款者(債仔)違約,該平台為維持營運,最初自己掏荷包代為還錢,猶如「吸血變放血」;後來自己的錢也不夠,於是設立大量空殼公司假扮債仔,藉以「借新錢還舊錢」,淪為龐氏騙局,爆煲只是時間問題。

首先必須強調,P2P貸款本身並非壞事,其特色為直接連結放貸者和借款者,有助補充間接融資(存戶先存錢進銀行,銀行再對外貸款)和債券直接融資(只有政府和大企業可發債,中小企及個人無緣)之不足,既能讓普通放貸者享受到高於銀行存款利率的回報機會,也能為一些由於缺乏抵押品等原因,不易從銀行獲取貸款的中小企或個人,提供多一種融資渠道;因此,P2P貸款若發展得宜,甚至可以收窄違法大耳窿、黑社會貴利佬的生存空間。

爆煲皆因太激進

踏進科網年代,由於互聯網本身深具P2P基因,更令網貸平台如虎添翼,如雨後春筍冒起。以近日爆煲的「團貸網」為例,成立於2011年,2012年正式上線,屬內地較具規模同類平台之一(貸款餘額達145億元人民幣,排名全國第14位),至今完成三輪融資,合計集資6.75億元人民幣,投資者包括九鼎、巨人、久奕等著名基金。

團貸網爆煲前曾進行三輪融資,圖為三年前該公司公布完成C輪融資。(網上圖片)

團貸網爆煲前曾進行三輪融資,圖為三年前該公司公布完成C輪融資。(網上圖片)

然而,成也科網,敗也科網。P2P網貸平台面對激烈競爭,特別是在「老二必須死」(意指每個細分領域只有龍頭可以賺錢,排第二已難維持)的互聯網世界,其經營日趨激進,既用愈來愈高年息率吸引放貸者,同時對於借貸項目(來自中小企或個人)審核也愈見粗疏,結果違約項目日益增加。為避免客戶流失、損害行業地位,這些平台最初自掏荷包,動用從天使投資人、創投基金手上融來的資金代為償債。換言之,它們不但未能像傳統貴利佬般「吸血」,反而暗地「放血」,簡直如割肉餵鷹、獻血飼蚊那麼大愛。

可是當違約項目漸多,就算融到再多錢亦遲早燒光,後來有些平台再行差踏錯,設立大量空殼公司假扮債仔,繼續創造高年息的借貸項目,藉以「借新錢還舊錢」;事至於此,很明顯已變質為龐氏騙局,神仙難救,爆煲一觸即發。

小心咁大隻蛤乸

由此可見,自去年以來多個網貸平台相繼倒閉,罪魁禍首並非P2P貸款本身,而是由科網泡沫助長的激進甚至違規經營手法。

實際上,內地當局已注意到這股歪風,所以在2017年起明令禁止網貸平台動用自有資金代為還錢,不過有些平台之前已經泥足深陷,該禁令相當於加速了它們的末日。相對來說,陸金所、螞蟻金服等作風較為保守、經營合規的P2P業務,則可視為穩健平台。

講到底,任何新興領域難免要經過泡沫狂熱和一地雞毛階段,始可望漸趨穩妥與規範發展,真正為社會帶來利多於弊的貢獻。現階段普通人若想參與P2P網貸、扮演「合法貴利佬」以賺取較高回報,至少須謹記3點:一、這是伴隨高風險的玩意,查實借貸者若有足夠抵押品或者信用度,又豈會選擇高息P2P貸款?再者,這跟黑社會貴利佬是兩回事,皆因善男信女不能用違法手段追數;二、宜選擇較具信譽的大型平台,惟也不要完全信任,就算有所謂大數據加上人工智能亦絕非算無遺策;三、從古到今,提防中伏最佳警惕是「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倘遇到有平台聲稱提供逾15厘年息加上保本保證,就要自問這句經典格言。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