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葉玉如為腦退化症尋解藥 獲頒「女性諾貝爾獎」

By on March 25,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周一人物

葉玉如指出,科研工作十分重視團隊力量,也須保持謙虛態度,因為「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做完所有事」。

葉玉如指出,科研工作十分重視團隊力量,也須保持謙虛態度,因為「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做完所有事」。

這些年久不久便有港人喊「This city is dying」,嚷着移民,卻同時有人在外地已名成利就,選擇回歸前舉家回流香港重新開始;首位獲頒有「女性諾貝爾獎」稱譽的科技大學副校長(研究及發展)葉玉如(Nancy)是其中之一。身為哈佛藥理學博士的她,致力在港培育新一代科學家,冀能促進商研合作,令成果惠及有需要社群。對一個窮半生心血做大腦神經研究的學者來說,功名利祿也許視如浮雲,升職、獲獎,甚至晉身港區人大代表,為的只望「make a difference」。

葉玉如100%土生土長,在本港讀完中小學後,負笈美國波士頓,取得生物及化學雙學士,繼而於哈佛大學修畢藥理學博士;成績驕人,眼光也相當遠大,毅然選擇當年較冷門的神經科學。

俗稱腦退化症的阿爾茲海默症,屬其研究範疇之一,患者的記憶會一點一點失去,到最後完全不知自己的存在,雖生猶死,身邊摯親的感受是何等哀痛;葉玉如也有家人罹患此症,因此她的研究,正是探討大腦神經細胞如何傳遞訊息,知道機制哪裏出錯,才有望從根源把問題解決。

事實上,她在學時已發現一種新的大腦傳遞訊息方法,此後有關神經細胞領域的研究有如雨後春筍,愈來愈多同行加入。近期則着手中藥在這方面的應用,令此種暫時沒法根治的病症或出現一線曙光。

葉玉如(左)二〇〇四年獲歐萊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此獎被稱為科學界的「女性諾貝爾獎」。

葉玉如(左)二〇〇四年獲歐萊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此獎被稱為科學界的「女性諾貝爾獎」。

身為哈佛藥理學博士的葉玉如,致力在港培育新一代科學家。

身為哈佛藥理學博士的葉玉如,致力在港培育新一代科學家。

葉玉如的成就屢獲認同。2004年取得有「女性諾貝爾獎」之稱、由歐萊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其他殊榮包括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亦獲得法國政府頒予國家榮譽騎士勳章。

然而,得獎並非她的研究動力,「這是同行對我的肯定和認可,我和團隊都很開心,領獎時會帶學生同去分享喜悅,是大家一起努力,但不會因為要得獎而做。」研究必須長年日積月累數據和經驗,回報可以很豐碩,又或者是零,恐怕並非功利主義者那杯茶,「有些實驗是做了,只要當中出一點點問題,可令整年心血全白費。」

游說企業轉化成果造福人類

大腦向來予人複雜、神秘又難以理解的感覺,時至今日,葉玉如仍醉心腦神經細胞研究,惟她絕非活在象牙塔內;曾任美國藥廠Regeneron高層的她,深信基礎研究固能推動科學進步,也須把科研帶入生活,惠及有需要的社群才有意義,跟商界合作乃不可缺。

搞研究跟做生意似是兩碼子的事,科學家與「門外漢」商人交流,游說對方資助時很可能「雞同鴨講」,葉玉如承認須有耐心,「不會見一次面就成事」,幸她沒有以此為苦差,反看出好處,皆因企業正是將主意化成現實的專家,「科學家當然想尋求新知識,企業一方考慮很實際:你的成果真可以造出新藥?與對方多溝通,我也獲益良多。」

備受尊崇的得獎科學家,往往只有核心三數人,事實上背後是整個團隊的努力。葉玉如提醒,必須謙虛和注重團隊精神,「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做完所有事」。在她門下受教者,除要科研上有長足進步,更希望秉持嚴謹,誠信行事,懂與人溝通,因此葉玉如鼓勵學生演講、參與國際會議後作簡報等,從實戰中求進步。

今年3月,身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葉玉如(左三)隨代表團赴京出席人大會議。(中新社資料圖片)

今年3月,身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葉玉如(左三)隨代表團赴京出席人大會議。(中新社資料圖片)

時至今日,葉玉如仍醉心腦神經細胞研究。

時至今日,葉玉如仍醉心腦神經細胞研究。

擔任公職冀make a difference

不少香港高等院校均有強制退休年齡,這不代表個人意願;葉玉如坦言,現時未打算退下火線,仍以此為樂,「我做科研是希望可以改善人類健康,這是我的信念,有信念就有動力,自然不會輕言放棄。」

她透露盼能效法其偶像、已故意大利諾貝爾醫學獎得主Rita Levi-Montalcini,畢生投身教研,直至103歲高齡辭世,從未言休,「我常對學生說,或許我都可以像她一樣。」

學而優則仕,身為第十三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玉如強調無意從政,「我考慮參與某個活動,是視乎自己可否make a difference;科研當然要繼續做,擔任副校長又是另一種經驗,試試如何幫到同事,令科技大學研究再上一層樓。」

對她而言,升職、得獎均非人生旅程終點,「科學家就是喜歡科學,才會投入時間和精神,祈求的回報就是研究成果;當然,若能因此研發出藥物和新療法,譬如可醫治阿爾茲海默症,我會很開心,暫時仍在努力,未走到那一步。」

提到這種病,令人懷念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被譽「光纖之父」的已故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香港人口結構老齡化,醫管局資料顯示,平均每百名65歲以上人士,約5至8人患認知障礙,80歲以上更有約兩至三成。葉玉如的研究今日雖未成功,不代表沒有成功的一天,到時,患者可以有尊嚴地行畢人生最後一程。

0325_P19

採訪、撰文:黃翹恩、馬宏偉

攝影:黃潤根、被訪者提供

更多「周一人物」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