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改革四方向 (高天佑)

By on March 15,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騰訊去年多災劫,網遊主業遭受政策打壓,又有外界聲音質疑「騰訊沒有夢想」。(新華社圖片)

騰訊去年多災劫,網遊主業遭受政策打壓,又有外界聲音質疑「騰訊沒有夢想」。(新華社圖片)

本周三談及阿里巴巴銳意統一全國快遞業江山,野心極大,又指其「競爭格局比起死敵騰訊(00700)高出半頭」;隨後有「鵝廠」朋友表示異議,還傳來一篇來自該公司旗下「騰訊深網」的一萬六千字長文,題為〈騰訊變革150天全記錄〉。原來這隻「股王」自去年落難以來,承受巨大壓力,促使由老闆馬化騰牽頭,推動自創辦以來第三次、亦是最大和最難的一次結構改革,至今已150餘日,該長文獨家披露了內情,從中可看出「鵝廠」四大改革方向。

最高領導開反思會救亡

騰訊去年多災劫,網遊主業遭受政策打壓,又有外界聲音質疑「騰訊沒有夢想」,指其「喪失創業精神,淪為一家投資公司」;股價亦由去年1月最高477元,跌至11月最低251元,市值蒸發逾2萬億元,被形容為「股王落難」。據該篇洋洋萬言的文章披露,連串事件除了令馬化騰本人壓力沉重,最使他意外是「鵝廠」4萬員工也受到動搖,開始疑惑「騰訊究竟有沒有夢想」,這讓騰訊高層意識到公司可能已墮進存亡危機,「不是傷風感冒,而是真正的、重大的危機。」

因此,作為騰訊最高領導部門的「總辦」覺得必須改革,第一步是去年9月第二個星期,總辦在香港一家餐廳小包廂開反思會,「對開會選址,馬化騰進門時有些迷惑。然後他被沒收了手機,其他人也是。」十幾名成員被要求逐一「診斷騰訊」,「打開尺度,講真問題」,會議由中午開到深夜,最終就改革方向達成共識,並立刻執行。該篇文章正是透過對馬化騰、總裁劉熾平、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等「鵝廠」上中下級幾十人的「獨家深訪」,披露了過去150多日改革歷程;具體內容在此不贅,但從中可歸納出騰訊四大改革方向:

一、幹部年輕化。在反思會中,馬化騰問道:「騰訊一兩千個總監級幹部裏,30歲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人,在座高層均表震驚,深感公司面臨老化危機。所以總辦成員回到深圳「鵝廠」後,第一個任務是「為年輕人騰位置」,每個部門都有名額,劉熾平亦在公司20周年會議上堅定宣布:「在未來一年內,有10%不再勝任的管理幹部要退,尤其在中幹(中層幹部)這個領域。」

馬化騰問道:「騰訊一兩千個總監級幹部裏,30歲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人。(路透資料圖片)

馬化騰問道:「騰訊一兩千個總監級幹部裏,30歲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人。(路透資料圖片)

二、全面上雲。比起阿里,騰訊的雲端戰略起步較遲,以往亦不夠重視。在反思會上,馬化騰問道:「雲是不是騰訊一定要做的?」在座所有人一致同意:「互聯網已經進入TO B下半場,雲是最重要的戰略工具。」

翌日,劉熾平在深圳召開由40名副總裁出席的擴大會議,他問道,「覺得雲的業務對公司未來發展非常重要,公司一定要去做的,請舉手」,結果40隻手全舉。據該文章形容,這相當於「繳槍大會」,涉及所有部門權力重組。隨之而來是已公布的騰訊第三次組織結構改革,七大事業群改為六個,新成立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由香港人湯道生主理,並舉整個集團之力支持。

轉攻2B 全力面向企業

三、力攻2B。伴隨着上雲,騰訊亦敲定自創辦以來最大戰略轉向,由以往主打2C(面向消費者)業務,轉為全力開展2B(面向企業和政府)業務。馬化騰形容,「2C部隊是空軍,做個爆款產品,炸彈一投,整個地盤都是你的,你是很舒服」,2B則屬步兵,「苦活、髒活嘛,連車都沒有了」,但他很堅決表示,「你不可能只做空軍了,而且我們的步兵還是有優勢的,就是C TO B,我們還是有空軍支援步兵。」對於在2C領域的優勢,騰訊當然也不會放棄,且要在C和B同時強大。

馬化騰由此悟到,騰訊不應強勢地入侵或顛覆傳統產業,「不管在醫療、教育、汽車、工業、零售上,騰訊的機會恰恰在顛覆的反面」,「把自己定位為助手,給產業補充能力。」換言之,經過改革進化後的騰訊,或許已不像筆者本周三文章所形容,競爭格局比阿里低半頭,而是雙方走上了不同路線。

「去網遊化」大勢所趨

四、去網遊化。無聲勝有聲,該篇一萬六千字長文幾乎沒提及網遊業務,意思很明顯,騰訊在全面上雲、拓展2B的同時,逐漸「去網遊化」將是大勢所趨,但不代表會放棄這個賺錢金蛋,亦毋須大刀闊斧縮減戰線,只是會順其自然,悶聲發財。

這些改革推行僅約半年多些,尚未反映成果於財務業績。騰訊股價自去年11月低位以來,已回升約40%,昨天收市報358元,惟期間主要跟隨大市反彈,距離高位477元仍頗遠,且看今次大改革能否推動「鵝廠」再闖高峰。

騰訊高層意識到公司墮進存亡危機,故推出自創辦以來第三次改革,計劃至今僅推行了150多日,成果須拭目以待。(路透資料圖片)

騰訊高層意識到公司墮進存亡危機,故推出自創辦以來第三次改革,計劃至今僅推行了150多日,成果須拭目以待。(路透資料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