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大數據新機遇 (車品覺)

By on February 27, 2019

本文作者車品覺,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阿里巴巴集團前副總裁,為《信報》撰寫專欄「全民大數據」

香港作為灣區內最國際化的城市,擔當世界金融及貿易中心角色。(路透資料圖片)

香港作為灣區內最國際化的城市,擔當世界金融及貿易中心角色。(路透資料圖片)

上周參加了千呼萬喚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宣講會,最大感受就是蓄勢待發的大灣區時代真的到來了。過去3年來,我都積極參與粵港澳三地數據安全流通的專案,因為我相信大數據是推動未來數字經濟轉型的關鍵所在。

香港作為灣區內最國際化的城市,擔當世界金融及貿易中心角色,具備了在規劃綱要中所提到的國際數據中心的先天優勢。不過,別把大數據中心想像為擺放網絡伺服器的IDC(Internet Data Center),這裏提出的應該是數據的營運中心,除了存儲及快速計算之外,還要有促進數據價值提煉及加強安全保護等能力。

大數據的特點除了「大」, 還要有即時互聯互通的高速網絡作支撐,所以在規劃綱要中也強調粵港澳及海外網路設施擴容的必要性。至於建設大灣區國際數據中心的最大難題,則關乎數據如何安全跨境流通。

香港和澳門雖然是處於中國境內的特別行政區,但在國家《網路安全法》中卻被列為「境外」,數據由內地流入香港、澳門是「出境」,須進行數據出境安全評估。大灣區的組成有「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種不同法域」的特殊情況,對數據流動構成政策壁壘。三地對數據安全管理的政策要求也有頗大差異,如果處理不當,很易讓粵港澳淪為三座數據孤島。

縱然建設大灣區國際數據中心有不少困難,但我認為,在當今智能時代,推進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和深度應用及大規模產業化,是有效驅動數字經濟的關鍵一步,也是實踐以資訊流帶動技術流、資金流、人才流、物資流的必然選擇。

作為在中國乃至全世界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創新經濟區域,能否加快各種要素資源跨區跨境流動,將決定大灣區能否實現快速、健康、可持續發展。我們認為,突破點繫於數據在三地的安全流通,而規劃綱要中提到的珠三角大數據綜合試驗區,正好提供了這方面的創新土壤。香港一直作為國內與國際的超級聯繫人角色,又怎能錯過成為國際數據中心的機會呢?

香港和澳門雖然是處於中國境內的特別行政區,但在國家《網路安全法》中卻被列為「境外」。(新華社資料圖片)

香港和澳門雖然是處於中國境內的特別行政區,但在國家《網路安全法》中卻被列為「境外」。(新華社資料圖片)

更多車品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