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健生領國產VR相機上太空 商場如比賽 敢博才會贏

By on February 25,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周一人物

盧健生稱:「商界跟體育運動一樣,對陣時犯少些錯的一方就會贏。」(黃潤根攝)

盧健生稱:「商界跟體育運動一樣,對陣時犯少些錯的一方就會贏。」(黃潤根攝)

美國《時代雜誌》上月底公布,與全球頂級VR(虛擬實境)工作室Felix & Paul Studios聯手,採用深圳視覺科技(Z CAM)自主研發的VR相機,在國際太空站及周圍拍攝紀錄片,標誌着國產VR相機正式飛上太空。

Z CAM首席執行官盧健生(Kinson)是本地電訊界知名人物,曾任愛立信、摩托羅拉、HTC等手機品牌高層,2008及2009年獲內地「人民網」選為「中國手機行業十大最具影響力人物」。虎父無犬兒,其子盧安迪(Andy)目前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經濟學系博士生,數年前開始每周在《信報》撰寫評論專欄「自由的國度」,已出版兩本著作,包括《自由的國度2─STEM教育與美國》。

盧健生雖然做慣大型電訊公司高管,於2015年果斷轉戰初創,同樣幹出成績,動力來自他勇於學習新事物,過程難免碰壁,身為足球發燒友的Kinson強調不能因怕犯錯而不去試,錯了可以改善,「商界跟體育運動一樣,對陣時犯少些錯的一方就會贏。」

盧健生坦然分享自己的出身崎嶇路,謙稱早期讀的是「社會大學」,1983年18歲中學畢業便投身社會,初時求職四處碰壁,「應徵酒店信差、洋行電子技術員都失敗,連考普通文員亦要即場筆試。」遇挫折未有氣餒,他更不介意由電子廠裝配工人做起,「第一份工最重要,before you can find a better job。」

懷着這個樂觀的信念,當年的他對往後職業生涯已有規劃,「感受到世界開始電子化,有按鈕電話,地鐵有磁卡車票,我一向對電子產品有興趣,所以決定朝這個方向發展。既然入不到大學,就搵份學到相關知識的工作。」儘管工廠裝配員只須中三程度,盧健生沒抱怨屈就,反而比同事更勤力,並善用公餘時間讀夜校,進修電子工程和電話等知識,積極裝備自己,其後考獲理工大學電子工程高級文憑。

裝配員做起 逐步升高層

由於工作表現出色,兩年後他獲擢升為技術員,同年轉職飛利浦的電子技術及工程部門。盧健生憶述,在飛利浦8年時光,有兩大重要得着,「首先是接觸內地市場,因為經常去公幹;而飛利浦是全球性的跨國公司,我常有機會講英文,練到一口流利英語,對後來事業發展好有幫助。」

Kinson愛接觸新事物,不甘從事單一工種,在飛利浦的後期,由技術型崗位轉戰客戶服務、銷售及市場推廣,「覺得處理機器的挑戰性不大,因為實可以整到,反而對人的工作更難,更有挑戰。」這決定也成為其職場生涯轉捩點,「做過銷售,後來先有機會去做管理。」

由盧健生領軍的深圳視覺科技(Z CAM)自主研發的VR相機邁向宇宙,登上國際太空站進行拍攝工作。

由盧健生領軍的深圳視覺科技(Z CAM)自主研發的VR相機邁向宇宙,登上國際太空站進行拍攝工作。

1993年盧健生加盟愛立信,未幾公司大舉進軍手機市場,其事業隨之一帆風順,逐步晉升至集團副總裁,「好多謝公司給我很多機會,去外國受訓和進修。」別人看他風光,然而有得必有失,「Travel得好誇張,尤其2000年負責global account後,是辛苦,有時睡醒那刻不知身處何方,犧牲了與家人相處時間。」

長期舟車勞頓,身心也許疲憊,他始終保持正面心態,「出差就是這樣!你不要當是苦差,做任何事都要想辦法樂在其中。」正如當初他幫公司開拓中港手機市場,「哪有人教?手機對愛立信都是新業務,自己唯有努力學、諗好多新思路,否則無辦法sell,但我都開心,起碼這麼多年以來,從不用付錢買手機(因公司提供)。」

華麗轉身跳槽Z CAM

成功有很多因素,在業內人緣及口碑俱佳的盧健生,認為單靠人緣並不足夠,身為管理層,最重要協調能力,「說的是綜合管理,對人才、營銷、市場、物流,樣樣要平均,先可以做好件事。」因工作關係,Kinson多年來接觸無數成功人士,發覺他們都有一些共通點,「總有部分人憎人富貴厭人貧,覺得別人成功靠運氣,其實人家的協調能力、掌握知識程度,以及背後付出的努力,是你想像不到的。」

縱橫手機行業多年,當別人以為盧健生會「穩坐釣魚船」,2014年他忽然來個華麗轉身,出任美圖移動總裁,教不少人感到意外,「做了電訊界這麼多年,美圖(01357)是互聯網公司,也算startup,自己想有個新嘗試。」加盟後不久,他認識投資者之一、Z CAM的創辦人張帆,未幾即獲對方挖角過檔。

盧安迪(中)2017年在書展推介其著作《自由的國度─普林斯頓尖子看美國》,盧健生(右)及其妻子(左)齊到場支持。

盧安迪(中)2017年在書展推介其著作《自由的國度─普林斯頓尖子看美國》,盧健生(右)及其妻子(左)齊到場支持。

原來美圖也是Z CAM投資者之一,嚴格來說算不上跳槽;問到轉職原因,盧健生笑言,本身喜歡攝影,加上Z CAM是名副其實的初創,正好讓他一過創業癮,「之前做開well-established的國際品牌,主要是打工心態,行企業階梯;身為香港人,做到外國公司VP(副總裁),其實到頂;但我並非20、30歲Silicon Valley(矽谷)的後生仔,好難自己開一間(初創)。」

成績好才有望揸靚車

然而,創新意味無先例可援,可會擔心撞板?「說實話,我很怕犯錯,特別是低級錯誤,可惜犯錯永遠無得避免,你睇任何運動:足球、高爾夫球……都是減少出錯就贏,商場競爭也如是,但你不可以因為不想犯錯就不去試,踢波都要進攻先入到波啦!」

「現時做細公司,如果可以帶領個brand衝出國際,是個人事業一個好大成就。」說到做到,由Z CAM自主研發的V1 Pro型號VR相機,早前經嚴格篩選突圍而出,改裝後通過飛行認證測試,順利升空送抵國際太空站,執行極高難度的拍攝任務。公司不但衝出國際,更邁向宇宙,見慣大場面的盧健生從不自滿,「我會覺得人生每一步,都是因為之前的累積,不會是單一因素。」

自古成功在嘗試,盧健生曾以駕駛一級方程式賽車作比喻,新手不會第一天便有最快最好的車,若能做出比別人更好的成績,「揸靚車」(增資源)機會自然大很多。

0225_P18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潤根

更多「周一人物」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