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blaze蕭逸憂香港 欠信任礙創新

By on January 28,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周一人物

蕭逸的成功之道在於總是快人一步開拓新業務。(黃勁璋攝)

蕭逸的成功之道在於總是快人一步開拓新業務。(黃勁璋攝)

互聯網商機處處, 近年不少港人競相做老闆,初創成功融資變身「獨角獸」,往往登上報章財經版顯眼位置,可謂威風八面。投資講眼光,時光倒流至網絡創業風尚未吹起的九十年代,Outblaze行政總裁蕭逸已早着先機,創立網頁寄存公司、獲「科網Icon」李澤楷青睞,後來轉戰手遊、衝出香港到澳洲上市。不過,這位本港第一代IT創業家,對目前本地初創生態看法頗為悲觀:「香港社會其實相當缺少信任,當你不信任一切時,你看事情就會變得消極。」

蕭逸在美國大學畢業後,1995年回港發展,那時候本地互聯網尚未普及,港人普遍關心的話題是九七回歸、賭馬及地產;曾於彼邦科技公司任職的蕭逸,發現在港無法收發電郵,毅然創立互聯網供應商Cybercity,讓用戶寄存網頁。由於表現不俗,1998年公司被美國科企收購,蕭逸利用資金創辦Outblaze,免費為企業製作網站及提供留言版和電郵等服務,吸引瀏覽量並開拓廣告收入。創業幹出成績屬好事,更重要是懂得把握機會踏上成功階梯,令事業更上一層樓。

獲李澤楷入股 26歲成科網富豪

兩年後「科網狂潮」席捲香港,Outblaze獲電訊盈科(00008)主席李澤楷先後以逾2億元入股,令Outblaze市值暴漲至超過6億元,蕭逸當時僅26歲,便成為早年本港科網富豪之一。被傳媒封為「神奇小子」的他,曾因是某美資銀行「尊貴理財」客戶,該行把其個人照片製成數層樓高巨型廣告海報,掛在金鐘商廈外牆,風頭一時無兩。

可惜好景不常,科網泡沫迅速爆破,曾有報道提到蕭逸旗下業務也大受打擊,更形容他「一蹶不振,銷聲匿跡」。今日的蕭逸笑看風雲過,予以否認:「(泡沫)爆破可謂我們公司遇過最好的事,因為之後生意大增。」他解釋:「雖然很多互聯網公司因此裁員,但仍需電郵服務,我們在這方面收費比對手便宜一大截,故能於2000至2001年很快搶佔了大部分市場。」

蕭逸指:「香港社會其實相當缺少信任,當你不信任一切時,你看事情就會變得消極。」(黃勁璋攝)

蕭逸指:「香港社會其實相當缺少信任,當你不信任一切時,你看事情就會變得消極。」(黃勁璋攝)

蕭逸深諳有危也有機的定律。當年Outblaze不單逆市擴張,稱霸本地電郵服務市場,更乘勢進軍美國,同樣憑價格優勢風靡當地用戶,「幾乎盡攬該國所有我們接觸到的客戶」,公司高峰期一度佔據全美近40%電郵流量,蕭逸經常港、美兩地「飛來飛去」談生意、參與展覽等,「那時候主攻歐、美、日、韓市場,或許公司在港可能較少新聞,於外國卻很受關注。」

泡沫爆破 反利逆市擴張攻美

海外攻堅助公司打響知名度,更獲美國科技巨擘IBM睇中,2009年收購Outblaze通訊業務,並納入Lotus Notes程式,蕭逸自言「可能是本港首次有美巨企收購香港科技公司的大型交易」,「神奇小子」再締造港產神話。

經此一役,時年36歲的蕭逸升上「神枱」,成為業界傳奇。他的科網創業路沒就此止步,而是改變模式,由大電腦轉戰小屏幕,2011年創立Animoca、主力開發手機遊戲;同年,伴隨第二代蘋果iPhone面世的App Store,累計下載量突破100億次,顛覆軟件業流動應用程式(App),令手遊正式進入全球爆發期。

分拆澳洲上市 未考慮回流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意指所有武功都有漏洞,只有「快」無法破解。自幼於歐洲奧地利長大的蕭逸不諳中文,在創業上實現這道理,覺得要領先正值爆發期的手遊市場,就要比對手走得更快;公司在短短兩年間成為本港最大手遊開發商之一,與日本著名動畫《小飛俠阿童木》、《多啦A夢》等品牌合作,推出300款遊戲,總下載量錄得1.5億次。2015年,蕭逸把Animoca Brands從公司分拆出來,大本營設於本港數碼港,卻選擇於澳洲證券交易所(ASX)上市。蕭逸說此舉是考慮到中小型手遊公司在港上市易被忽略,「投資者會想,為何要買你而不是騰訊(00700)?我們當年在澳洲是唯一的手遊股。」至於會否考慮回港上市,「這裏未必是小型公司上市合適地點,假如回來,先要有更大業務規模。」

蕭逸認為:「大家問我,為什麼北歐芬蘭、美國矽谷在創新方面如此強大?原因就是信任與多樣性(Diversity)。」(黃勁璋攝)

蕭逸認為:「大家問我,為什麼北歐芬蘭、美國矽谷在創新方面如此強大?原因就是信任與多樣性(Diversity)。」(黃勁璋攝)

製作八段錦App掀起議論

去年一宗關於香港創科局「天價資助八段錦App」的新聞,令已趨低調的蕭逸及其公司再受關注;惹起爭議的「八段錦健康遊戲」由Animoca Brands開發,項目獲創科局452萬元資助,有意見質疑估值過高,甚至形容「創科局利益輸送」。

蕭逸指部分原因是該程式被標籤成遊戲,「大家會覺得只是娛樂、所以太貴,未必明白那是遊戲化應用程式。」即透過目標、挑戰與互動等元素,吸引使用者達成特定目標的設計模式。「儘管大家都未必了解過該項目內容及設計,便很快作出判斷……是我們沒考慮到部分港人現時心態。」

他又提到,港府在《財政預算案》預留數百億元支援創科發展,自己觀察到不少本地初創不敢申請資助,「他們擔心外界覺得公司加入政府陣營,甚至受其控制,為什麼要看得如此負面呢?」近年本地科網創業潮再興起,言談間未見蕭逸感興奮:「香港社會其實相當缺乏信任,他們不信政府、不信老闆、不信權威;當你不信一切,看事情就會變得消極。」

「大家問我,為什麼北歐芬蘭、美國矽谷在創新方面如此強大?原因就是信任與多樣性(Diversity);當社會沒有信任時,你就不會分享自己想法與技術,可能怕被他人知道甚至偷去;你也不信他人會研發出更好的產品,只覺對方想謀取利益,或是想『偷納稅人的錢』。」

0128_P13

採訪、撰文:吳志南 攝影:黃勁璋

更多「周一人物」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Tech legend Yat Siu doubles down on blockchain gaming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