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企助境外手遊闖內地 提供SDK中國化 代上架攤分利潤

By on January 24,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鄧偉強指出,淘騰互動主要服務Android程式,因Google Play無法在內地使用。(黃潤根攝)

鄧偉強指出,淘騰互動主要服務Android程式,因Google Play無法在內地使用。(黃潤根攝)

中國人口逼近14億,流動市場潛力驚人,惟要把握發展機會,必須熟悉國情,因此不少境外App要打入內地倍感困難。港人鄧偉強4年前成立初創淘騰互動(APPTUTTi),專門協助世界各地Android應用程式(下稱「程式」)進軍內地,至今已處理近1000個案,七成屬手機遊戲。當中約500個程式已成功在騰訊(00700)應用寶、360手機助手、4399等約20個中國App Store上架。

公司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鄧偉強表示,開發者免費註冊賬戶,並透過內容管理系統(CMS)上傳自己開發的程式後,公司會把程式內容翻譯成中文,並提供特定軟件開發工具包(SDK),讓開發者整合中文內容和程式。

須改註冊及付款平台

鄧偉強解釋,外國程式大多會要求用戶以Facebook、 Instagram、Twitter或Google賬戶註冊,惟上述平台都無法在內地使用,致令外國程式難以進軍神州。而其公司的SDK可讓外國程式以QQ、微博、微信等作為用戶註冊方式,並加入微信支付、支付寶等付費方法,代替海外常用的Paypal平台。

把程式「中國化」後,淘騰互動團隊會再次核實程式內容,例如有否涉及內地敏感元素(例如政治、色情裸露、賭博等)。不過,即使程式通過淘騰互動的核實,真正挑戰此刻才開始。

在中國,一隻具備內購付費功能(例如容許玩家「課金」買道具或解鎖關卡)的手遊,須經過重重審批並獲得遊戲版號,方能在內地各App Store發布。由於外國人在內地註冊公司過程繁瑣,故會由淘騰互動出面呈交審批,最終程式也會以淘騰互動或旗下淘騰互動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名義上架。

鄧直言被抄襲的以內地熱門手遊為主,「即使遇到這問題,(是否抄襲)始終有爭議,很難叫人下架。」(黃潤根攝)

鄧直言被抄襲的以內地熱門手遊為主,公司由於主力服務外國手遊,故未受太大影響,「即使遇到這問題,(是否抄襲)始終有爭議,很難叫人下架。」(黃潤根攝)

與盜版周旋考驗應變

淘騰互動會跟開發者攤分中國版程式的稅後淨營運利潤作為收入。鄧偉強指出,經由淘騰互動進軍內地的手遊,一般都早已在外國App Store上架。部分違規的內地App Store,甚至早已擅自把這些外國手遊直接放到旗下平台供網民下載。他坦言,此舉無異於盜版。惟遇到這些情況,只要出示文件,證明公司獲開發者授權,對方一般願意把盜版外國手遊下架,改為發布經由淘騰互動處理的中國正版手遊,「因為內地玩家要玩這些盜版外國手遊,可能要翻牆,體驗不會好。」

至於抄襲問題,鄧直言「在國內的App Store,非常相似甚至一樣的手遊一大堆」,但被抄襲的以內地熱門手遊為主,公司未遇過太多類似問題,「即使遇到這問題,(是否抄襲)始終有爭議,很難叫人下架。」

根據遊戲研究機構Newzoo的報告,以消費額計,去年中國手遊市場規模達到230億美元,而2013年只有19億美元,增幅驚人。然而,高質素外國手遊難以進軍內地,同時內地手遊市場又非常渴市,鄧偉強看到當中潛在商機。他曾在Dell和HP等科企工作多時,2007年自立門戶,為中國移動(00941)等設計和供應手機及遊戲配件。

時至2014年,他獲中國移動委託,為旗下的App Store從世界各地物色手機應用程式。期間,他發現外國開發者與內地App Store之間的語言和文化差異,往往導致洽商過程缺乏效率。

把程式「中國化」後,淘騰互動團隊會再次核實程式內容,例如有否涉及內地敏感元素(例如政治、色情裸露、賭博等)。(APPTUTTi網上圖片)

把程式「中國化」後,淘騰互動團隊會再次核實程式內容,例如有否涉及內地敏感元素(例如政治、色情裸露、賭博等)。(APPTUTTi網上圖片)

日韓設團隊吸開發者

他遂於2015年正式成立淘騰互動,花約一年時間研發系統,並成為數碼港培育計劃公司,目前融資金額逾100萬美元,只是融資過程波折重重,「去到Contract Stage都可以『撻Q』,任何新聞或消息傳出都影響後續。」加上業務模式新穎,投資者採審慎態度,「最後願意投資的,反而是一些幫我穿針引線找投資者的人!」

公司發展過程也非一帆風順。例如中國政府去年3月推出新政策,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重組為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期間遊戲版號審批暫停,直接衝擊內地手遊市場。直至去年12月下旬,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才表示,部分遊戲已完成審核,「正抓緊核發版號」。鄧偉強坦言,當時公司處理的手遊,要在沒有遊戲版號、不能接受玩家「課金」的情況下上架,令收入來源只剩廣告一途。跟開發者拆賬作收入的淘騰互動,自然亦遭殃及。

目前公司大本營仍設於數碼港,同時在深圳、新加坡設有辦公室,分別負責研發和接洽開發者,「新加坡(人)在國際化(視野)和語文能力上,比香港(人)還要高一點點。」目前公司正在日本和南韓建立團隊,並將增設日文和韓文網絡介面,冀進一步吸納日韓開發者。

採訪、撰文:陳子健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