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女搞點餐式公關助NGO

By on January 19, 2019

原文刊於《信報》的「人言人語」專欄,此為節錄版本。

黎悅知清楚知道,做傳媒或在公關公司打工都不是自己想行的路,結果3個月便「拜拜」。(何澤攝)

黎悅知清楚知道,做傳媒或在公關公司打工都不是自己想行的路,結果3個月便「拜拜」。(何澤攝)

人靠衣裝,企業想打響名堂,多會透過公關「裝身」,可是對財力有限的中小企或非政府組織(NGO),請公關公司「扮靚」談何容易;我是黎悅知(Vanesse),23歲,中學當選過香港傑出學生,希望長大後為NGO做點事,貢獻社會;雖有目標,也想先作不同嘗試,大學期間曾休學往緬甸參與聯合國工作,畢業後做過傳媒和公關,去年底與友人創業實踐理想。

自小關心社會問題,中學在社福機構做義工,眼見他們理念好,然而往往因資源不足,無法滿足公關公司的巨額顧問費及長合約要求,機構未能廣為人認識,好故事宣揚不出去,我上大學報讀新聞及傳播系,冀日後利用專業知識為NGO吸引更多外界關注。

在市場營銷學體系中,公共關係是企業機構用來建立公眾信任的工具,出色的從業員要有廣闊視野;2015年政府與聯合國志願人員組織合作,推出「香港大學生義工實習計劃」,安排參加者到聯合國東南亞的單位,進行半年義工實習,我有幸成為十個獲選者之一,同時是唯一的中大生被派去緬甸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學習,家人初時不贊成,一來怕危險,又擔心我離港半年,學業追不上。

休學赴緬甸參與聯合國工作

記得當地人愛穿民族服上班,但我最深刻是他們的使命感,同事都擁高學歷,投身商界肯定財源滾滾,偏偏選擇留在NGO服務自己國家,令我有很深體會;為進一步認識世界,完成緬甸實習後,我去了美國得州(Texas)當交換生,朋友說我「攞苦嚟辛」,由「毒品之國」走去「槍械之都」,其實相關「污名」屬主觀誤解;做人不應自設框架,走過不同的地域,用心感受,自會發現它們的美。

黎悅知推掉一份起薪點達EO級的工作,創辦點餐式公關公司。(何澤攝)

黎悅知推掉一份起薪點達EO級的工作,創辦點餐式公關公司。(何澤攝)

出外一圈,想法也改變;本計劃畢業後加入NGO,漸漸覺得當內部員工發揮有限,不如換個身份去幫手,有些事情即使自知未必適合,仍得試過才心息;2017年暑假到本港報紙實習,寫了幾篇「一帶一路」系列專題,去年5月畢業,在公關公司打工,表現獲上司認可,換上別人可能再坐一會甚至長留,我清楚知道做傳媒或在公關公司打工都不是自己想行的路,結果3個月便「拜拜」。

去年底,推掉一份起薪點達政府行政主任(EO)級別的工作,決意與拍檔創辦點餐式公關公司,賣點是不會預先收取顧問費,客戶也毋須簽長約,而是逐項收費,讓NGO及中小企可按本身需要靈活處理。不少港人愛吃的車仔麵和米線,可逐樣點選喜歡的餸,公關服務為何不能?

都說創業難,至今只短短兩個多月,成績算過得去,惟有時內心難免不安;這刻別人支持我,但3個月、半年後,是否仍獲市場認同?我打算投放3年時間,看看做出什麼成績,我沒有驚天動地理想,只希望略盡綿力,扶助一些有能力改變社會的人。

個人能力雖有限,相信只要理念正確,總可以產生一點兒影響,那就夠了。

0119_P05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何澤

更多「人言人語」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