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賀銓院士五大數據灼見 (車品覺)

By on January 9, 2019

本文作者車品覺,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阿里巴巴集團前副總裁,為《信報》撰寫專欄「全民大數據」

智慧城市首先是智慧政府,領導力是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推動力。(新華社資料圖片)

智慧城市首先是智慧政府,領導力是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推動力。(新華社資料圖片)

籌備了接近8個月的翻譯新書Reponsive City終於拿到書號進入印刷階段,出版社希望我找來德高望重的高手寫推薦序。老實講,在我認識的前輩當中,中國工程院鄔賀銓院士是最適合的。戰戰兢兢地求大神賜序,獲得鄔院士爽快答應,下面我先分享他的真知灼見:

一、數字革命不僅提供數據的分析方法,亦擴大資訊來源。數字化時代改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借助城市大數據決策系統也必可從根本上改善地方政府的行事模式。

二、智慧城市首先是智慧政府,領導力是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推動力,需要通過管理創新,促使政府工作人員處事模式基於數據驅動,從關注合規轉變為關注問題解決,從而在給予適當自由裁量權的同時,釋放公職人員的創造力。

三、政府部門間數據共用,是數據驅動的響應型政府的第一步。共用不代表完全透明,而是構建一個合理、區分許可權、能夠保護數據的機制,同時讓知識的價值流轉。嚴格的安全措施保障實屬必須,可釋除安全與隱私疑慮,以免妨礙數據共用。

四、建設智慧城市的目的,是為市民提供更美好的生活,市民是城市的主人和城市建設的參與者,數據開放為市民與政府合作解決城市面臨的問題打開了大門。可訪問且更加直觀化的數據,將會終結政府對資訊的壟斷;然而,響應型政府的權威會更加備受尊重,市民會相信政府使用數據工具的目的是為公眾服務而非其他。

五、數據驅動不僅屬於數據科學家和分析師,更屬於政府每一個公職人員和廣大市民,需要形成全社會數據驅動文化的環境。

另外,上周香港的媒體都在討論政府開放數據的力度是否足夠,當時我不在香港,但覺得大家更應該問的是政府如何帶頭做好數據化轉型,為市民提供更美好的生活。運用大數據做好具影響力的城市應用,是對數據開放最好的檢驗方法;用我們行內的說法,數(據)到用時方恨少,不過重點是先要懂得用啊。

數據驅動需要形成全社會數據驅動文化的環境,屬於政府每一個公職人員和廣大市民。(Freepik網上圖片)

數據驅動需要形成全社會數據驅動文化的環境,屬於政府每一個公職人員和廣大市民。(Freepik網上圖片)

更多車品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