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現身港大 科學狂人對實驗驕傲

By on November 29,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內地科學家賀建奎(中)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並回答現場觀眾提問。(何澤攝)

內地科學家賀建奎(中)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並回答現場觀眾提問。(何澤攝)

秘密創造基因編輯嬰兒而震驚全球的「科學狂人」、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昨日在香港現身,向同行披露研究數據並解釋實驗「初心」,強調是為了幫助愛滋病毒(HIV)感染者,並對實驗感到驕傲;他坦承有潛在的脫靶風險,聲稱會用下半輩子去負責實驗成果──雙胞胎姐妹露露和娜娜的未來,又證實有兩位中美科學家對其實驗知情,資金來自南科大和自己。

提前洩露道歉 稱南科大不知情

對於賀建奎於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的闡述,國家衞健委、科技部昨晚聯名表示高度關注事件,相關部門正在進行調查核實,強調開展科學研究和醫療活動必須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和倫理準則進行,對違法違規行為堅決予以查處。與此同時,內地各大網站不再把相關報道放在顯要位置,新浪微博也撤下該熱門話題,顯示當局希望輿論降溫。

賀建奎昨進行題目為《利用CRISPR/Cas9技術進行鼠、猴、人胚胎的CCR5基因編輯》演講前,首先就事件致歉,因為試驗結果沒有經過同行評議就提前洩露。但未正面回應外界關注的倫理道德、對人類安全風險等問題,只強調研究已經遞交倫理委員會,同時對南科大表示感謝,而校方對實驗完全不知情。

這次實驗透過NGO招募志願者,共8對夫婦(夫HIV陽性、妻HIV陰性)進入最後實驗,有一對中途退出,研究團隊對30個胚胎中70%進行了基因編輯,最後被選中的夫婦是最先懷孕的。

賀建奎表示雖然基因測序發現了一個潛在的脫靶風險(目標以外的基因遭修改或出現突變),但是距離其他的基因都很遠,團隊將此告知嬰兒父母,對方依然同意植入。他稱露露和娜娜已經健康出生,檢測之後發現結果符合預期。

賀建奎曾認識愛滋村的人,做這個實驗「我自己覺得非常驕傲」。(何澤攝)

賀建奎曾認識愛滋村的人,做這個實驗「我自己覺得非常驕傲」。(何澤攝)

與志願者簽約 中美教授見證

賀建奎強調志願者受過良好教育,過程中有兩輪知情同意,首先是他的同事和志願者進行非正式的兩小時談話;然後他直接面談,向他們逐行解釋實驗內容,花了一個多小時,對方充分了解基因編輯技術的作用及影響。

在簽訂協議時還有兩名觀察員在場,分別是來自美國的教授和一位中國科學院教授。

美國萊斯大學昨發表聲明,正在對該校生物工程學教授蒂姆(Michael Deem)展開全面調查,該教授涉嫌協助賀建奎從事基因編輯計劃。至於一早知道該秘密研究卻協助隱瞞的中科院教授是誰,外界暫時不得而知。

另外,志願者團隊中還有一個潛在懷孕案例,是屬於生化妊娠(chemical pregnancy),即着床失敗的「早期流產」。

強調不存在利益交換

針對實驗的必要性,賀建奎稱HIV在很多國家是致死性的疾病,CCR5基因的敲除是顯著的預防HIV的方法。目前在貧困地區,洗滌精液的技術很難實現。他曾認識愛滋村的人,受HIV感染的可憐村民甚至把自己的孩子給親戚養,來防止被感染,做這個實驗「我自己覺得非常驕傲」。具體到露露和娜娜的父親,本來失去希望,如今為了孩子而努力工作。如果能夠有效改變數以千萬計HIV患者的命運,那麼實驗就會被大眾看好。

至於如何保障這對基因編輯雙胞胎的未來,賀建奎稱後續將會進行治療與跟蹤,會傾盡全力撫養這兩個孩子,保護她們私隱,對她們的下半生負責。

那麼為何秘密進行實驗?賀建奎稱在實驗開始前及過程中,他都和同行及國內外包括美國的科學家們聊起過這個項目,收穫了一些積極反饋和其他聲音。強調沒有收取任何費用,不存在利益交換。

大會安排的賀建奎答問環節,現場觀眾及記者在兩條通道排成兩隊等待提問。(何澤攝)

大會安排的賀建奎答問環節,現場觀眾及記者等待提問。(何澤攝)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