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改基因愛滋免疫嬰中國誕生 國際驚呼打開「潘朵拉魔盒」

By on November 27,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左起)中大教授譚秉亮、英國法蘭西斯.克里克研究所Dr Robin Lovell-Badge、戴維.巴爾的摩諾貝爾醫學獎得主David Baltimore、港科院創院院長徐立之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記者會。峰會今起舉行,賀建奎也將會發言。(黃潤根攝)

(左起)中大教授譚秉亮、英國法蘭西斯.克里克研究所Dr Robin Lovell-Badge、戴維.巴爾的摩諾貝爾醫學獎得主David Baltimore、港科院創院院長徐立之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記者會。峰會今起舉行,賀建奎也將會發言。(黃潤根攝)

深圳科學家賀建奎昨日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消息「石破天驚」,生物醫藥圈反對者就倫理、安全方面提出強烈質疑,媒體揭發賀建奎涉嫌偽造倫理證明、利用政府資金從事研究,逾百名中國科學家聯署聲明譴責,驚呼「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希望政府關上它。

徐立之憂技術安全可靠度

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27至29日在香港大學舉行,賀建奎昨已抵達香港準備出席揭幕活動,明天上午主持一場「人類胚胎編輯」發言,現場展示其項目組的人類胚胎實驗數據,包括這次基因手術嬰兒臍帶血的檢測結果,以證明基因手術成功,並未發現脫靶現象。

賀建奎在此時機發布「製造」出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被視為有意造勢。澳洲兒童醫學研究院副院長譚秉亮教授昨在峰會記者會上稱,任何一個胚胎的性細胞基因排列會隔代遺傳,而每一個基因改變都會為整個基因群組帶來不確定的影響和副作用,醫學界要衡量當中的風險和效益。同場的港科院創院院長徐立之也說,研究利用人類基因編輯技術避免初生嬰兒因遺傳而患上愛滋病是可行的,問題在於現時技術是否安全準確,對該研究的成效存疑。

賀建奎(前右)和他的團隊。(網上圖片)

賀建奎(前右)和他的團隊。(網上圖片)

賀建奎回應 不能見死不救

人民網昨報道,賀建奎表示基因編輯手術較常規試管嬰兒多出一個步驟,這次基因手術修改的是CCR5基因,該基因是愛滋病毒(HIV)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賀建奎的團隊採用早於2012年發現的「CRISPR / Cas9」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亦被稱為「基因手術刀」。他說,結果仍然需要時間觀察與檢驗,因此準備了長達18年的隨訪計劃。

有關消息引起輿論軒然大波,學者們認為隱蔽地應用人類基因組編輯技術,然後作為既成事實毫不客氣地宣布這項工作,可能危及科學與社會的關係,損害中國的國際科學聲譽,並可能使全球寶貴療法的發展倒退多年。

香港科技大學生命科學部助理教授劉凱及美國史丹福大學生物系教授陳曉科等122名中外華裔科學家,昨日便共同簽署聯合聲明,認為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形容」;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

賀的研究亦違反內地《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有46名律師聯名發布聲明,表達深感震驚與不安的同時,建議司法機關介入調查,依法追究責任。

賀建奎的優酷賬號「賀建奎實驗室」昨發短片為自己辯護,稱拒絕基因增強,「堅信倫理將站在我們一邊,如果我們有能力幫助這些父母去保護他們的孩子,我們就不能見死不救。」幾周前露露和娜娜出生,現在她們和媽媽葛女士,爸爸馬先生(HIV攜帶者)一起平安出院回家。

失控技術可能帶來人類災難

所有中國媒體都發表評論反對有關研究,《人民日報》指出,公眾焦慮揮之不去,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誰來收場?技術無罪,但失控的技術可能會帶來災難。

2012年發現的「CRISPR / Cas9」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亦被稱為「基因手術刀」。(Freepik網上圖片)

2012年發現的「CRISPR / Cas9」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亦被稱為「基因手術刀」。(Freepik網上圖片)

1127_P21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