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幣投資正式死亡 (高天佑)

By on November 22,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Bitcoin現時每次買賣動輒要花幾十分鐘。(路透資料圖片)

Bitcoin現時每次買賣動輒要花幾十分鐘。(路透資料圖片)

一個三代同堂家庭內,爺爺:「我層嘉湖山莊跌咗兩成呀!」爸爸:「我隻騰訊(00700)急挫四成!」兒子:「我隻Bitcoin貶值八成!」此情景純屬虛構,但實際上,今年持有物業或股票的投資者,都不及虛擬貨幣玩家慘,龍頭幣種Bitcoin近日低見4000幾美元,較去年底逾2萬美元高位累瀉近八成,連帶Ripple、Ether等也泥沙俱下。Bitcoin崩盤,皆因內鬨分裂出多個支幣種,猶如一隻股票失控增發;這亦反映出投資虛幣的死穴,成也技術敗也技術,永遠都有聲稱更「先進」的新幣種誕生。非關輸打贏要,但除非出現公認的「終極技術」,否則虛幣投資可宣告死亡,只剩下投機炒作空間。

Bitcoin先發劣勢 交易費時

Bitcoin作為創立於2009年的最早期虛幣,同時亦背負「先發劣勢」,技術設計未夠細緻和完備。舉例說,Bitcoin每個區塊(block)容量只得1MB, 因當初沒估計會有這麼大規模交易,以致現時每次買賣動輒要花幾十分鐘,既費時失事,亦耗用更多資源和交易費率,增加被黑客偷幣的風險。

打個比喻,在10年前買一部手提電腦,硬碟(harddisk)容量有500GB已很夠用,但隨着網絡傳輸速度愈來愈快,視頻、照片和遊戲的檔案體積也日益巨形,現在起碼要4TB(500GB的8倍)硬碟才夠招呼,解決之道很簡單,換個新硬碟或買部新電腦便成。可是Bitcoin這些虛幣的技術機制一經訂立,就不能再更改,所以現時用Bitcoin進行交易,就像用2009年舊電腦玩2018年最新遊戲,「慢到嘔」兼漏洞多多。

面對Bitcoin之「先發劣勢」,虛幣界有兩種反應方向。第一種是索性另起爐灶,創立瑞波幣(Ripple)、以太坊(Ether)等新幣種,由於借鑑了Bitcoin發展經驗,「站在巨人肩膀上」,其技術機制設計更加完備和「先進」,亦吸引了不少看重技術層面的人士押注。截至昨日,全球虛幣龍頭仍屬Bitcoin,市值803億美元,Ripple和Ether市值分別為181億和142億美元,後兩者已搶佔虛幣市場五分之一江山。

另一種反應來自Bitcoin陣營內部,有些礦工基於種種原因(包括「揸重貨」),堅持擁抱此一虛幣元祖,但同時又要拆解落後技術限制,於是嘗試在不改變虛幣原有機制之下,分拆出區塊容量達8MB的支幣種,命名為Bitcoin Cash(BCH)。

支幣種不斷分拆攤薄價值

透過這一招,Bitcoin持有者既能保留原有「舊幣」,理論上無損既得利益,亦可獲得對應數量的更先進「新幣」(BCH),而兩種幣在分拆後將獨立交易運作。

此玩法像一隻股票分拆出子公司上市,同時把新公司股份按比例派發,令股東變成手持兩隻股票,但實際價值理論上不變。截至昨日,BCH市值為42億美元,位列全球第四大虛幣。

問題是,自從去年由Bitcoin分拆出BCH,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盒子,基於Bitcoin之開放機制,任何人只要懂得基本技術,並掌握一定運算力(礦機),便可自行分拆一隻支幣種,因此現在除了8MB的BCH,又出現了32MB和128MB版本支幣種(不難想像日後還有256MB和512MB),令整個Bitcoin體系運算力日益分散,其「舊幣」及各種「新幣」的價值不斷攤薄。

任何人只要懂得基本技術,並掌握一定運算力(礦機),便可自行分拆一隻支幣種。(法新社資料圖片)

任何人只要懂得基本技術,並掌握一定運算力(礦機),便可自行分拆一隻支幣種。(法新社資料圖片)

最麻煩的是,不論在Bitcoin之外另起爐灶創立Ripple、Ether等新幣種,抑或由Bitcoin分拆出BCH等支幣種,可預期隨着技術演化,永遠都有聲稱更「先進」的新虛幣出現,周而復此從原有虛幣體系搶走一些資金和運算力。

這難免令投資者無所適從,擔心現在押重注的Bitcoin、Ripple、Ether或BCH會因更先進新幣種湧現致價值大跌,甚或有朝一日無人再交易而變成毫無價值。畢竟虛幣有別於傳統貨幣,背後並無政府和央行支撐,全賴有人交易才有價值。

再換個說法,當初Bitcoin之受擁戴,很大程度是被視為傳統貨幣之外「唯一」虛幣資產,且發行量設上限,因此相對於美元、歐羅等傳統貨幣不斷QE貶值,Bitcoin就像黃金般被視為具有保值作用,何況還具有去中心化、分散式賬本、無法逆轉或篡改、無國界交易等技術優勢。

然而,隨着Ripple、Ether等更先進新虛幣面世,Bitcoin原本之「唯一」虛幣地位已被動搖;再加上現時Bitcoin陣營內鬨,不斷分拆支幣種,所謂發行量上限形同虛設,令投資者信心瓦解,其相對於傳統貨幣的「保值作用」也淪為笑話。畢竟傳統貨幣儘管QE量寬,起碼還有政府和央行負責避免通脹失控(雖不一定成功),而虛幣之新設或分拆卻屬「無王管」,保值作用其實「衰過傳統貨幣」!

由此可見,傳統貨幣雖然老餅,毫無技術優勢,卻也有老餅的好處,起碼不會因技術進步而衍生「新美元」或「新新美元」。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The death of cryptocurrency as an investment vehicle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