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佬碰上中坑 (老占)

By on August 22, 2018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YC於2005年成立,十幾年內培養出一系列互聯網新貴。(YC官方圖片)

YC於2005年成立,十幾年內培養出一系列互聯網新貴。(YC官方圖片)

一個是全球華人科技之光,一個是曾經孵化出Airbnb、Uber等著名企業的矽谷最著名的初創公司孵化器,陸奇加入YC成為中國CEO,看似完美的結合,卻是問題重重。

因為,大家都已經陷入中年危機。

YC二○○五年成立,十幾年內培養出諸如Airbnb、Dropbox、Uber等一系列互聯網新貴,創業公司總估值已經超過千億美元,但是,YC孵化的創業公司中,估值排名最高的前十三位全部誕生於二○○五至二○一三年;換而言之,YC二○一三年之後孵化的公司再無亮點。

從二○一三年到今天的五年中,全球科技發展迅速,A.I.、無人駕駛、Deep Learning、Blockchain等科技及應用接踵而至。然而在同樣的五年內,隨着科技的飛速發展和創業環境的不斷變化,YC卻在昨日的輝煌中逐漸慢下了腳步。再也沒有一家能比擬Airbnb或Dropbox的創業公司從YC誕生,何解?

YC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它的體系,然而世界在變,它的體系卻從沒作出過相應調整。

每間入選YC的創業公司,一開始都會拿到十二萬美元的種子投資,然後它們會經歷三個月的培訓、包裝,之後再進入外界投資人的視野。YC會拿走創業公司百分之七的股份作為回報,這個規矩自二○○五年成立起從未變過。

站在YC的角度看,這種商業模式無可厚非,一撈到一條大魚就賺死,然而,十年前的十二萬美元,遠比今天的十二萬美元值錢,幾年前的種子輪多為幾十萬美元,現在的動輒幾百萬美元,十二萬美元真的不算什麼。

今天在矽谷及中國創業環境已經相當友好,不僅有大量資金湧入,創業者之間交流經驗的管道也愈來愈多,當中佬碰上中坑,我看不到有任何火花。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