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芬」與社交恐懼 (聶飛)

By on August 18, 2018

本文作者聶飛,為《信報》撰寫專欄「熱詞新解

《芬蘭人的噩夢》的作者科爾霍寧。(網上圖片)

《芬蘭人的噩夢》的作者科爾霍寧。(網上圖片)

在社交平台泛濫的年代,網民何以成為寡言的「社交恐懼患者」?近日漫畫《芬蘭人的噩夢》(Finnish Nightmares)在內地網絡走紅,當中描述典型芬蘭人馬蒂(Matti)生活與社交的尷尬情狀,因而形成網絡熱詞「精芬」(意為精神上的芬蘭人),華人大多內向而不善交際,日久遂變成刻意保護私人空間了。

卡羅利娜.科爾霍寧(Karoliina Korhonen)乃芬蘭設計師,此為作者於2015年所創作的系列漫畫,當初僅為非芬蘭朋友而繪的笑話,簡單有趣,從而引起共鳴,遂在社交網絡上熱傳,臉書有逾18萬個讚好,Instagram有3萬餘粉絲追蹤,漫畫中文版於今年6月份在內地出版。

典型芬蘭人

根據《芬蘭人的噩夢》官網的描述,作為一名「典型的芬蘭人」,馬蒂喜歡溫和、安靜與私人空間,他有禮貌,盡力給予眾人私隱,不參與非必要的閒聊,卻總不可如願以償;《芬蘭人的噩夢》當中就有一個芬蘭笑話:「內向的芬蘭人與別人說話時總低頭看着鞋子。」

漫畫描述馬蒂在鄰居、公共場所、購物、餐飲、上班等生活日常中,總不免出現社交尷尬,當中包括截錯巴士卻不好意思不上車;下大雨了,可唯一避雨的地方已有人了;電梯中只有一名陌生人,卻在對視時不懂說什麼;在職場中,忽然被當眾表揚等等。

雙人座位倘若每一排都有一個人,就意味巴士已滿座。(網上圖片)

雙人座位倘若每一排都有一個人,就意味巴士已滿座。(網上圖片)

此所以閒聊時就以「好」、「嗯」等簡短回應過分嚴肅的話題;同事找人閒聊之時,即刻假裝很忙;準備出門,卻遇見鄰居就在走廊上,進退兩難;雖然眾人都想吃最後一塊蛋糕,但誰也不好意思去拿;有話要說,就只好耐心等別人將話說完;對芬蘭人而言,巴士上的雙人座位倘若每一排都有一個人,就意味巴士已滿座了。

卡羅利娜.科爾霍寧有此說法,在《芬蘭人的噩夢》所描述的處境中,包括空無一人的巴士、一部只有一個人的電梯、不欲打擾別人也不欲被打擾等。中文版漫畫在社交網絡中迅速傳播,標籤獲得24萬餘次的點擊。

「精芬」的諧音為「精分」(意為精神分裂),從而在網絡迅速走紅;不少自媒體亦撰寫與芬蘭相關的文章,比如微信公眾號提到,芬蘭有一些長椅,為避免陌生人同坐產生尷尬,遂設計成單人座而面對不同的方向,以免陌生人眼神互相接觸的尷尬──芬蘭就是社交恐懼者的天堂,社交恐懼症指對社交或公共場合感到恐懼或憂慮,早前有研究指出,全球約有7.5億人患上社交恐懼症,其後廣泛應用於人際交往的壓力。

私生活被侵

《紐約時報》有此說法:《芬蘭人的噩夢》漫畫所描述的芬蘭情狀,似乎正好反映中國人的私生活遭侵擾,及交流咄咄逼人的公共生活,那就解釋漫畫何以觸動華人讀者的神經;《衞報》則認為,漫畫走紅,顯示年輕一代的中國人渴望隱私與個人空間界線,他們雖害怕孤獨,卻更渴望尊重隱私與個人空間。

漫畫《芬蘭人的噩夢》在內地網絡走紅。(網上圖片)

漫畫《芬蘭人的噩夢》在內地網絡走紅。(網上圖片)

其他聶飛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