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電召車監管收緊 停發新牌一年 開全美先例 Uber反對「黃的」叫好

By on August 10,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紐約的士司機周一曾示威,要求加強監管電召車服務。(法新社圖片)

紐約的士司機周一曾示威,要求加強監管電召車服務。(法新社圖片)

為保障的士行業及紓緩交通擠塞問題,美國紐約市議會周三通過法案,推出一系列電召車監管措施,包括Uber汽車等電召車牌照暫停發新牌一年,是首個為電召車牌數目設限的美國城市,為限制召車軟件急速發展打開先例,國內外城市或會效法。新措施受Uber、Lyft等電召車程式公司反對,但傳統的士工會甚至Uber司機都表示歡迎。

為司機訂立最低工資

市議會以39票贊成、6票反對通過法案,暫停批出新的電召車牌照一年,讓監管部門研究電召車行業產生的經濟及社會影響,期間可提供輪椅上落的電召車仍可獲發新牌。法案亦授權紐約市的士委員會(NYCTLC)為電召車司機訂立最低工資,規定倘電召車司機薪酬未達標,所屬電召車服務商須補回差額。

電召車近年急速增長,導致曼哈頓地區交通嚴重擠塞,亦加劇市內傳統的士「黃的」面對的競爭。法案旨在紓緩交通擠塞並保障電召車司機收入,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明會簽署法案,稱紐約市正面臨勞工跌落貧窮線及道路擠塞問題。

惟電召車服務商指出,在市內地鐵及巴士經常延誤與擁擠下,新例只會導致交通成本上漲,近郊電召車服務減少。Uber發言人批評,暫停發牌將威脅市內僅餘的其中一個可信賴交通模式,但不會改善地鐵及交通擠塞問題。Lyft斥新措施把紐約人帶回難以截車的年代,尤其在非白人與近郊社區。

激烈競爭令「黃的」牌價挫八成,紐約司機生計亦大受影響。(路透圖片)

電召車激烈競爭令「黃的」牌價挫八成,紐約司機生計亦大受影響。(路透圖片)

牌價挫八成 生計受影響

紐約的士工會TWA指摘,Uber與Lyft利用科技把的士界變成血汗工廠及摧毀生命,新例可為全球各地開創先例。成員包括Uber司機的電召車司機工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亦歡迎新例,稱工會逾6.5萬個司機的家庭對薪酬上漲渴望已久。

白思豪早於2015年已提出類似限制措施,惟當時未獲廣泛支持而撤回,電召車牌照數目繼而從1.26萬個急增至逾8萬,同時「黃的」牌照市價由逾100萬美元跌至約20萬美元,激烈競爭令「黃的」司機及電召車司機生計均大受影響。自去年11月起,至少6名的士司機因經濟壓力等原因自殺死亡。

雖然反對暫停發牌,但Uber對推行最低工資表示支持,認為這能促使電召車企業自行規限發展規模,毋須政府介入。紐約市是Uber於美國的最大市場。紐約市據報擬把最低工資定於時薪17.22美元(約134港元),令司機平均薪酬增22.5%。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報道,由於新例針對電召車牌照而非司機,Uber考慮要求旗下司機跟新司機分享持牌電召車執業,又或吸引司機從其他電召車商跳槽來應對新例。

0810_P19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