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禁區問題未解決 (方保僑)

By on August 9, 2018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通訊局在新東及赤柱設立5G禁區,連香港科技園及中大也遭受波及。(政府新聞處圖片)

通訊局在新東及赤柱設立5G禁區,連科技園及中大也遭受波及。(政府新聞處圖片)

日前政府公布以行政方式指配26GHz及28GHz頻帶共4100MHz頻譜作5G服務之用;同時新增3.3GHz和4.9GHz兩段中頻帶用於流動服務。前者毋須拍賣,業界當然歡迎,但高頻只能輔助電訊商提供5G服務,並須安裝大量基站,日後5G服務費很視乎中頻帶拍賣的結果 。

更值得注意的是,兩段新增的中頻帶,政府本來只提出以3.5GHz頻帶共200MHz頻譜提供5G服務,通訊局更在新東及赤柱設立5G禁區,禁止使用3.5GHz頻帶,以防干擾衞星服務,甚至連香港科技園及中文大學也遭受波及。由於「打擊面」太大, 科技園更罕有地回應通訊辦的諮詢文件,筆者相信是輿論與公眾壓力令通訊辦破天荒地在公布諮詢結果前便推出3.3GHz和4.9GHz兩段中頻帶,平息業界及社會的怨氣。

新增頻譜固然好,但3.3GHz及4.9GHz兩頻帶各有缺點。這兩頻帶不算流行,據通訊辦的資料,中國和日本都有使用4.9GHz這頻帶。筆者認為,除非有更多國家使用此頻帶,否則若不以中國、日本等國家為目標市場的手機,未必能接收該段頻帶。

此外,在兩個5G禁區的市民必須使用可接收4.9GHz的手機,選擇可能較少,其他偶爾前往該區的市民,例如特首林鄭到大埔巡區,若手機不支援4.9GHz,屆時便會與5G失聯。另外,4.9GHz只有100MHz,如何分配也十分困難。通訊辦曾提及以100MHz的頻寬提供服務最具效益,如此的話,日後會否只有一個電訊商可使用4.9GHz呢?即使放棄使用頻譜的效益,最多也只有兩個電訊商可使用這段頻帶,因為3GPP的5GNRspecifications預設這段頻帶每條頻道最少要40MHz,禁飛區的市民豈非沒有選擇?

現時港島南端及新界東,均設有衞星基站,對5G頻譜構成影響。(黃俊耀攝)

現時港島南端及新界東,均設有衞星基站,對5G頻譜構成影響。(黃俊耀攝)

通訊辦稱,3.3GHz只限室內使用,可是現時的流動服務主要靠在戶外設置基站發射和接收訊號,若3.3GHz只可用於室內,電訊商則要興建許多室內基站,甚至在同一座大廈不同樓層安裝多個基站才能提供全面覆蓋。筆者懷疑這方法的可行性,因為所花的人力物力難以估計,大廈的業主亦不一定歡迎電訊商在大廈內安裝基站。另一種做法是以3.3GHz作輔助性質,例如大型商場或會展等使用3.3GHz。若電訊商也可在室內安裝26/28GHz基站以提供更快速的服務,而費用更便宜,那為何還要多此一舉使用3.3GHz?再者3.3GHz只能用於室內,對禁飛區的市民毫無幫助。筆者相信政府宣布推出3.3GHz和4.9GHz頻帶,原意是要解決5G禁區的問題,但因為頻譜少而兩段也有缺陷,所以這個亡羊補牢的方法實際上只是稍微減輕了5G禁區的問題,與「理想」的距離還差很遠。

若要真正解決5G禁區這個問題,政府還須確切地與衞星公司商討,看看如何可以將地面衞星站搬到影響較小的地區,或者如何將5G禁區的範圍縮小。只有真正解決5G禁區問題,才可令5G服務真正在香港健康地發展,加速建立香港的智慧城市。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