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八十後首富 (高天佑)

By on July 30,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美國科網股小股災,最新登陸Nasdaq的中國網購股「拼多多」卻一枝獨秀,上周四掛牌首日飆升四成,市值達300億美元(逾2300億港元);按上周五收市價計,其創辦人黃崢身家達到1060億港元,成為中國白手興家的八十後首富,且超越了網購前輩、京東創辦人劉強東,位居內地第12大富豪。

要談拼多多,必先從黃崢講起。他是生於1980年的浙江人,其人生可說一路「開掛」(屈機),自小就是「學霸」,12歲考進杭州外國語學校,18歲保送浙江大學電腦系,還獲提拔進入時任浙大校長潘雲鶴的實驗室,顯然是一名資優生。21歲那年,黃崢在內地編程圈子已薄有名氣,某日網易創辦人、浙江同鄉丁磊透過MSN請教一個技術難題,黃崢很快為他解決,自始兩人成為好友,當時網易已在Nasdaq上市4年。

浙大畢業後,黃崢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升讀電腦系碩士,丁磊又為他引介另一個浙江同鄉段永平,亦即步步高、OPPO、vivo等公司創辦人,當時居於美國從事私募投資。黃崢碩士畢業時分別獲得微軟和Google聘書,儘管那陣子Google成立僅5年,員工不足1000,亦未上市,規模跟微軟不能相提並論,但段永平認定Google大有前途,結果黃崢聽從其建議,加入Google擔任工程師。2006年,段永平以60萬美元競得一年一度股神畢非德慈善午餐機會,按規定可攜同7名親友,其中一個就是年僅26歲的黃崢。

在Google任職3年後,黃崢返國先後創辦網購和網遊公司,並皆成功出售套現,未滿30歲已賺到逾1億元人民幣身家。2015年9月成立拼多多,獲得4位天使投資者支持,堪稱星光熠熠,除了丁磊和段永平,還有順豐老闆王衛,以及阿里巴巴「十八羅漢」之一(職員編號3)、前淘寶網總裁孫彤宇(彭蕾丈夫)。翌年,騰訊(00700)入股拼多多,目前持股18.5%,為第二大股東,僅次於黃崢的50.7%。

拼多多創辦人黃崢白手興家,不到三十歲已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中新社圖片)

拼多多創辦人黃崢白手興家,不到三十歲已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中新社圖片)

消費降級理念逆流突圍

拼多多創辦至今尚未滿3年,最近12個月GMV(貨品總交易額)已達到1412億元人民幣,成為繼阿里和京東後,中國第三大網購平台,撐得起其接近300億美元市值。如此極速上位,拼多多靠的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在中國商界大談「消費升級」之際,力排眾議專攻「消費降級」路線。對此,黃崢有很清晰的表述:「消費升級是迎合所謂新中產的,但他們只是小眾的消費人群。你要知道,這些不到3000萬的中產人群,卻牢牢把控着80%的話語權,讓人們誤以為消費升級就是大趨勢;但是中國有13億人口,近10億人群的消費訴求被忽視。」

建基於「消費降級」理念,拼多多很多產品是採用F2C模式,即Factory to Customer,讓中小型工廠直接把貨物放到該平台售予消費者,完全繞過中介商戶,比起淘寶網的「小商戶B2C」模式更進一步,售價自可壓到更低。以往,受限於銷售渠道和物流成本,中小型廠商不可能直接售貨予消費者,但隨着互聯網和物流基建成熟,拼多多令這種模式有機會行得通。

F2C模式多假貨惹爭議

因此,拼多多的貨品價錢可說「平到你唔信」,例如一條12卷廁紙在超市最便宜也要10元(人民幣.下同),在拼多多卻低至1.99元有交易。除了F2C模式,拼多多貨品另一特色是「超多假貨」,比起早期的淘寶網猶有過之,但又往往令人「好笑」多過「好嬲」;例如售價僅百多元的「iPhone手機」和「LV手袋」,誰都知道這個價錢根本不可能買到真貨。更搞笑的是,該平台還有很多仿冒小米、OPPO、名創優品的產品,這些品牌在中產眼裏偏屬低端,居然有人去仿冒,可想而知拼多多的定位「低處未算低」。

拼多多很多產品是採用F2C模式,即Factory to Customer,讓中小型工廠直接把貨物放到該平台售予消費者。(網上圖片)

拼多多很多產品是採用F2C模式,即Factory to Customer,讓中小型工廠直接把貨物放到該平台售予消費者。(網上圖片)

因此,拼多多惹來巨大爭議,在全中國開始着重原創品牌和知識產權之際(淘寶網也致力「打假」),該平台卻明目張膽放任假貨泛濫,恍如走回頭路,似乎不利於社會風氣進步。當然,拼多多可繼續以「3000萬中產 vs 10億窮人」這個對比來辯解,就像電影《我不是藥神》帶出的「人命重要抑或知識產權重要」道德論題,然而,差別在於窮人不食仿製藥會病死,不買「假iPhone」或「假LV」則不會死人。拼多多身為網購平台,憑着助長假貨泛濫來賺大錢,實在責無旁貸。特別是黃崢以及丁磊、段永平、王衛、孫彤宇、馬化騰等投資者,全都是智商超高、身家億萬天之驕子,不能用一個「窮」字或者「搵食啫」來為自己開脫。

無論如何,從生意角度看,拼多多帶出的「消費降級」方向值得關注,在新經濟時代,除了中國數以千萬崛起的「新中產」,以往備受忽略、多達10億的小城鎮和農村人口也存在巨大商機;近年火速上位的小米、抖音等產品,某程度上正是暗合此一新趨勢。

【編按:關於新時代的「去中產化」和「去中介化」,不妨從筆者新書《中產必須死》探索啟示】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