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 Gallery創業之路講座(二) 大談共享工作的未來生態

By on July 20, 2018

從事創科的企業,最怕墨守成規,事關創新就是要跳出固有思維才有望成功,所以近年共享工作間(CoWorking Space)已成為創科生態圈熱捧的工作地點,除了打破傳統辦公室模式,亦提供建立人脈及凝聚志同道合企業家等功能,對創業者相當有幫助。

香港科技園公司(科技園)剛於與會德豐合作的「HKSTP @Wheelock Gallery」 舉辦第二場創業講座,以「CoWork 2.0 – The Next Big Things of CoWorking」為題,邀請了會德豐地產常務董事黃光耀與三位共享工作間創辦人: BLOOM共同創辦人莫子勤、theDesk聯合創辦人許飈及ZEROZONE創辦人羅國明,大談共享工作間於現今共享經濟時代下,如何創造更多的財富和價值。

科技園支援本地共享工作間

香港科技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克強表示「HKSTP@Wheelock Gallery」過去數月舉辦多場活動,成功將科學園園區公司的創科產品及技術展示給商界。

香港科技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克強表示「[email protected] Gallery」過去數月舉辦多場活動,成功將科學園園區公司的創科產品及技術展示給商界。

活動開始時,先由香港科技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克強致歡迎辭,他提及今年四月與會德豐地產合作,啟用位處金鐘金融中心地帶的「[email protected] Gallery」,至今已舉辦多場活動,並成功將科學園園區公司的創科產品及技術,帶出來展示給商界領袖及各行各業的代表,促成合作機會,讓所有科技企業,可藉著這個平台連繫投資者。他亦提到立法會剛剛通過給予科技園300億元的撥款,是香港於推動創新科技方面前所未見的力度,有足夠的資源去開拓創新科技,未來會更努力協助本地初創。

科技園一直明白共享工作間對整個創科生態圈非常重要,所以於2014年牽頭連繫六家本地大學,推出了科技企業家夥伴合作計劃(TechnoPreneur Partnership Programme),至今有28個合作夥伴,當中22個為共享工作間,為他們提供包括融資服務、培訓課程、研討會和市場推廣和業務發展配套,希望能與初創企業社群緊密合作,擴大支援及服務給予園區以外的科技創業夥伴,培育本地科創企業,提倡創業精神。

共享概念帶動傳統業界創新

會德豐地產常務董事黃光耀認為共享工作間不單為初創企業帶來靈活選擇,近年不少大企業也成為當中的租戶。

會德豐地產常務董事黃光耀認為共享工作間不單為初創企業帶來靈活選擇,近年不少大企業也成為當中的租戶。

談及近年共享工作間冒起,會德豐地產常務董事黃光耀認為不論對初創還是大企業都有幫助,「共享工作間講求彈性租期和開放式協作空間,令初創企業可以減低創業成本,加上共享工作間促使不同背景的人,於同一環境下互相交換專業知識,對租戶來說有莫大裨益,所以連大企業或跨國機構也開始把部分部門移至共享工作間;我們集團目前約有十萬呎地方,租予共享工作間,見到有其他發展商的商廈甚至採用混合模式,既有傳統辦公室,也預留地方撥作共享工作間,更有效運用空間,並為整體租戶帶入創新元素,相信能帶來新商業效益。」

[email protected] Gallery」也在此概念下應運而生,「這裡是共享空間的概念試點,讓創科業界人士靈活預約並使用場地內的會議房,約見客戶或投資者,或於展覽空間進行路演,但真正的CoWork元素是利用我們傳統業界的營商經驗和市場觸覺,協助初創企業了解客戶需求,與市場接軌;而我們亦從他們身上得到啟發,探索新科技應用以回應顧客需求及完善營運,加強創科與業界之間的聯繫。」

CoWork 2.0的定義

共享工作室的租戶與其他企業結成社群,互相交流令業務壯大,theDesk聯合創辦人許飈認為這是CoWork 2.0要發展的方向。

共享工作室的租戶與其他企業結成社群,互相交流令業務壯大,theDesk聯合創辦人許飈認為這是CoWork 2.0要發展的方向。

講座亦邀請了三位共享工作間創辦人,分享他們對CoWork 2.0的看法,theDesk聯合創辦人許飈認為是要組成一個社群,「個人覺得CoWork 1.0是將生活融入工作間中,於是工作間會有啤酒、咖啡、打乒乓球、打機等等元素,但theDesk成立之初,卻將這些元素全數抹走,將設計注重於提升生產力上,工作室就仿似是一塊白板,讓租戶來填滿色彩,因為對我們來說,人是最重要的元素,如何建立社群是我們一直研究的課題,而且這個社群不只由工作室的租戶組成,還會連繫到鄰近工作室的企業,令社群的規模變大,也令工作室內的新經濟公司,與其他傳統企業互相交流擦出火花,使得業務能更多元化,於我來說這才是CoWork 2.0。」

BLOOM共同創辦人莫子勤(中)觀察到國內企業對CoWork的接受程度遠比本地企業高。

BLOOM共同創辦人莫子勤(中)觀察到國內企業對CoWork的接受程度遠比本地企業高。

至於BLOOM共同創辦人莫子勤則認為目前共享工作間數量太多,如果只供初創企業租用,會出現供過於求局面,所以CoWork的未來發展,應著眼於大企業的需求,「以往大企業會選擇中環等核心商業區,租用多層甲級寫字樓去營運,但隨着科技及通訊發達,傳統集中所有員工於一個地方工作,未必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反而在各區租用共享工作間,讓員工去選擇最近居住地方的工作間上班,這種去中心化的模式,才是最有效解決人才配對的方法。」

ZEROZONE創辦人羅國明(右)希望將矽谷的分享文化,帶到香港的共享工作間中。

ZEROZONE創辦人羅國明(右)希望將矽谷的分享文化,帶到香港的共享工作間中。

曾經到過矽谷工作的ZEROZONE創辦人羅國明,則認為分享是CoWork 2.0的精髓所在,「矽谷盛行分享文化,不要說在工作間,甚至去到街邊的咖啡室,都會遇見初創的創辦人聚在一起,分享他們於技術上或融資上所面對的問題,即使是產品上的意念,他們都很樂意與其他人分享,這正正是矽谷成功的原因。所以一直想將這種氛圍帶回香港,我深知在亞洲人的市場,要完全分享未必可行,但作為創業家明白到創業路上要經歷許多困難,希望能聚集初創企業分享大家的痛點,互相幫助及扶持。」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