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樓簽約交租一條龍 港男北上搞合租平台

By on June 6,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呂楠笑言,自己是一個創業老兵,巴樂兔是他第三盤創立的生意。(黃潤根攝)

呂楠笑言,自己是一個創業老兵,巴樂兔是他第三盤創立的生意。(黃潤根攝)

內地一二線城市租金拾級而上,於大城市謀生的年輕人,因負擔不起承租整個單位,近年流行以合租方式分擔房租,跟陌生人同一屋簷下。生於吉林、長於香港的呂楠看準形勢,2014年在上海創立租房網站「巴樂兔」(Baletu),讓內地數以百萬計的「無殼蝸牛」,以手機一站查找分租房,而簽約、交租更可網上完成。

內地隨着共居(Co-Living)、合租成為趨勢,機構房東亦應運而生。他們主要由不同業主手上大規模承租多間物業,從中賺取租金差價。例如一個三房兩廳單位,先把房間逐一租出,讓租客共用客廳、洗手間。巴樂兔角色是召集機構房東的合租房源,讓租客在平台搜尋安樂窩。

巴樂兔房源多元化,遍布內地14個城市,創辦人呂楠說:「我們會以自家開發的App為房間拍照,系統同時記錄房間的地理位置、跟地鐵站的距離等,為租戶提供準確資訊。」

智能電錶打擊租霸

該平台在北京、上海、杭州及深圳均有提供「地面客戶服務」,由巴樂兔的服務人員帶領租客睇樓,其他城市的租客則由巴樂兔聯絡房東,幫客戶預約時間親身造訪。為方便日後隨時上門,呂楠透露,「我們將研發智能門鎖,租客輸入密碼或掃描二維碼後,即可自助入屋睇樓。」

當用戶決定承租後,可經由巴樂兔以電子簽署租約,租金則透過信用卡、銀行卡、微信支付或支付寶繳交, 一切程序均可網上完成。除了包辦合租房,平台亦有整租單位,甚至尋找室友服務。舉例,若租約本身未完,現有租客又要匆忙遷出,可透過平台轉租找新客接手。

呂楠強調,機構房東必須在租約上列明租金及各項收費(內地稱為陽光收費),條款不可隨意改動;房東亦要回應租客訴求,以及商討解決方法。針對「租霸」橫行等拖欠問題,「對於紀錄良好的房東,我們會提供智能電錶,截斷欠租者的電源,以便催租。」

巴樂兔期望以智能科技及合租模式,解決內地年輕人的居住問題。(網上圖片

巴樂兔期望以智能科技及合租模式,解決內地年輕人的居住問題。(網上圖片

若說內地互聯網的發展進程,訊息發布是1.0、電商及社交網絡是2.0,交易雙方配對就是3.0。呂楠在創辦巴樂兔之前,先後成立招聘網站「前程無憂人才網」(NASDAQ︰JOBS),以及主攻網購市場的保健品牌Lumi,見證內地網絡不同階段的變遷。

「我是個慣性創業的人,強項是互聯網商業。新一代網站的功能不可能再停留在資訊上,應該用來連接或完成某些人和事。別以為技術等於一切,它只是用來實現機制,從而解決問題。」

呂楠指出,租客希望找到理想的合租房,機構房東則想租出房間;後者動輒有過百間合租房源,以每間房租期平均約8個月計,差不多每星期都有房間完約,反映它們相當依賴巴樂兔不斷帶來租客。

評分機制監察房東

巴樂兔講求商譽,特設房東評分機制,得分較高者的房源將獲系統優先推介,「用戶好評而生意大增,令人願意做良心房東。」相反,房東若被兩個租客負評,便有機會被系統踢走。如此,房東應不敢肆無忌憚,租客需求亦得以滿足。

以上海為例,現有近萬個合作的機構房東之中,因租客負評而被踢走的約有700多個。呂楠笑言:「假如我現在要回巢『前程無憂』(招聘網站),你將會見到該平台新增『打工仔評分僱主』功能。」

呂楠指出,「我是個慣性創業的人,強項是互聯網商業。」(黃瀾根攝)

呂楠指出,「我是個慣性創業的人,強項是互聯網商業。」(黃潤根攝)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巴樂兔年初吸6億謀上市

[ English Version ]

Rental platform Baletu rides home sharing wave in China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