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禁飛區迷思 (方保僑)

By on May 31, 2018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每當談到新一代流動通訊制式5G,一般發達國家的政府及流動通訊商都會顯得很雀躍,甚至不敢有絲毫怠慢,務求趕在科技最前線,以配合智慧城市發展。偏偏當英國及中國都已經陸續發出5G牌照時,香港才姍姍來遲,開始進入諮詢程序,我已經多次在專欄提及,於此不贅。

香港推行5G還有另外一個隱憂,通訊辦在今年3月的一份聲明中提到,由2020年4月1日起,要把3.4GHz至3.7GHz 頻帶內的無線電頻譜編配,從固定衞星服務(空對地)改為公共流動服務(應該是指5G流動通訊服務),並給予受影響的固定衞星牌照持有人約兩年的預先通知期。在3.4GHz至3.6GHz頻帶內的200MHz頻譜將指配作提供公共流動服務之用,而在3.6GHz至3.7GHz頻帶內的100MHz頻譜則會作為分隔頻帶,以盡量減少對在3.7GHz至4.2GHz頻帶內操作的衞星服務造成無線電干擾。

「5G禁飛區」除了整個大埔之外,還包括沙田的香港科學園、中文大學這兩個重要的科研基地。(政府新聞處圖片)

「5G禁飛區」除了整個大埔之外,還包括沙田的香港科學園、中文大學這兩個重要的科研基地。(政府新聞處圖片)

現時位於大埔工業邨和赤柱的現有衞星地球站,正使用3.4GHz至3.7GHz頻帶的頻道作遙測、追蹤,以及控制在軌道上的衞星。鑑於這些活動對於持牌衞星網絡的正常運作非常重要,為避免日後在3.4GHz至3.6GHz頻帶內操作的公共流動服務系統受到干擾,通訊辦將設立限制區,並禁止在限制區內設置使用3.4GHz至3.6GHz頻帶操作的流動基站,以提供額外保障。

大家若有看過諮詢文件內的「5G禁飛區」,會發現大埔工業邨內的限制區覆蓋範圍,除了整個大埔之外,還包括沙田、馬鞍山、粉嶺及西貢部分地區,人口總數超過百萬,更包括了沙田的香港科學園、中文大學這兩個重要的科研基地;反而赤柱的「5G禁飛區」範圍大部分是在海上及離島,相對上影響較為輕微。

香港大部分電訊商對於「5G禁飛區」反應很大,認為如此大的限制範圍會阻礙正常5G的推動,當然也影響到智慧城市的發展。如果當局能提早一兩年進行諮詢,便可以藉以5G頻譜拍賣得來的補貼,要求這些衞星通訊站搬到人煙稀疏的地方,或者更改衞星使用的頻帶,減低推出5G時對市民帶來的影響。同時我也希望通訊辦對衞星服務商提供一個時間表,把干擾5G的事情徹底解決,畢竟3.5GHz頻段可說是5G服務的靈魂。

我另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在每一個衞星站外圍利用鋼板築起高牆圍住,只要高度足夠阻隔周邊5G機站的干擾,衞星訊號就可以順利發射及接收,也毋須以100MHz頻譜作為分隔頻帶,或者弄一個如此大的「5G禁飛區」。你可能會認為這樣的建議太過天馬行空,但早前有研究報告指出,可以考慮在貨櫃碼頭上建立「天空之城」,相比之下我這個「鐵桶衞星站」建議絕不算誇張。

根據諮詢文件的「5G禁飛區」,香港大部分電訊商認為,如此大的限制範圍會阻礙正常5G的推動。(通訊事務管理局圖片)

根據諮詢文件的「5G禁飛區」,香港大部分電訊商認為,如此大的限制範圍會阻礙正常5G的推動。(通訊事務管理局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