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狗KO小鮮肉 (高天佑)

By on May 24,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Tesla掌舵人Elon Musk面對公司的中高層離職潮顯得十分淡定。(路透資料圖片)

Tesla掌舵人Elon Musk面對公司的中高層離職潮顯得十分淡定。(路透資料圖片)

「小鮮肉」這個於3年前開始流行的名詞,現已有點過時,更加吃香是新興的「小奶狗」,寓意來自剛出生、仍在吃奶的小狗,你說有多幼齒?同樣趨勢亦體現於職場,尤其是科技業及着重實幹的行業。例如Tesla由於工作環境太「地獄」,正面臨骨幹員工流失潮,但老闆Elon Musk十分淡定,索性聘請大量freshgrad,甚至實習生來填補工程師職位,前提是他們要在前線立下戰功,實際解決技術難題。隨着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發達,資深員工積累的經驗不一定具有價值,反而「小奶狗」的創意和飢渴更受看重;中層階級年老色衰,若不能重新確立競爭力,就惟有早些謀後路。

Tesla如少林寺 員工搶手

Tesla堪稱矽谷現時地位最高的少林寺,皆因在自動駕駛、電池技術、電動車工程等炙手可熱領域均拋離同儕,其員工在獵頭界之搶手程度,更勝於Google、Facebook等科網巨企。要打進少林寺當然不容易,但更難的是如何捱下去。事關Elon Musk對手下要求極高,而且他會身先士卒,連續多日留在工廠前線解決問題,夜晚累了就在地板或梳化小睡;有老闆如此,試問其夥計又怎敢說要回家休息?但正憑着這種非人道的地獄環境,Tesla才可在每項核心技術領域都領先對手一步以上。

這批離巢者有三大共通點,首先大部分年僅30多歲,而且加入Tesla大約三四年,若在其他公司將被視為「小鮮肉」新銳精英,可是在Tesla已屬資深骨幹。其次,他們的職位已達到總監、主管或經理級,位居中高層,但同時身兼前線具體負責人,更是陪着Elon Musk在工廠過夜苦幹的核心團隊成員,壓力非常大。最後,他們分別獲禮聘轉投Google、Intel、Lyft等大企業擔任更高級職位,這亦反映在Tesla出身的人才有幾搶手。

轉吸新血 架構更趨扁平

面對中高層離職潮,Elon Musk看來相當淡定,順勢宣布「全面組織重組」(thorough reorganization),揚言要推動公司管治架構進一步扁平化(flattening the management structure),藉以提升效率,確保Tesla能為未來做好準備。

Tesla堪稱矽谷現時地位最高的少林寺,皆因在自動駕駛、電池技術、電動車工程等炙手可熱領域均拋離同儕。(法新社資料圖片)

Tesla堪稱矽谷現時地位最高的少林寺,皆因在自動駕駛、電池技術、電動車工程等炙手可熱領域均拋離同儕。(法新社資料圖片)

與此同時,Tesla在招聘方面也進一步「小奶狗化」,吸納更多全無經驗的freshgrad和實習生。就在上星期,有兩名來自加拿大、仍在念大學的工程實習生Mark Comeau和Matthew Lane,由於想到辦法解決Model 3生產線一個產能瓶頸,於是衝進會議室,向正在開會的Elon Musk當面報告其方案,結果獲得採納,並被即時派赴前線負責執行,及後他們的方案成功提升Model 3產能,兩人隨即破格獲聘為「解難專員」(Professional Problem Solvers),這在Tesla屬於專家級職位,以往只會由資深工程師擔任。

除了上述個別例子,Elon Musk還積極採用「黑客馬拉松」(Hackathon)進行招聘和內部晉升,具體方法是把Model 3等生產線現正面臨的技術難題拿出來,讓應徵者或內部員工在限期內(例如48至72小時)不眠不休嘗試拆解,若能解決難題,或者提出值得參考方案,便有機會獲得聘請或升職。

從另一角度看,可說Elon Musk正在燃燒「小奶狗」們的青春生命力,燒三四年燒殘燒盡,便換新一批繼續燒,為鐵甲奇俠的電動車、太陽能、Hyperloop、登陸火星等夢想貢獻燃料。這看似很殘酷,卻屬你情我願,亦是新時代的江湖玩法。不論中年中層、小鮮肉抑或小奶狗,都要及早認清此一現實,為自己謀取最佳利益。例如打定主意入少林寺捱幾年,練成武功打出木人巷,轉投其他門派他他條條食老本。若有野心更上層樓,一方面要長期像小奶狗般襟捱及吸收新知識,同時要識挑有價值的積累,包括超乎一般經驗的領悟,以及跨領域視野和人脈,單靠「食鹽多過你食米」基本上再無立足之地。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Tesla’s new hiring strategy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