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學怪人 (黃岳永)

By on April 27, 2018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朱克伯格能否靠AI來控制fb這頭「怪物」,仍屬未知之數。 (路透圖片)

朱克伯格能否靠AI來控制fb這頭「怪物」,仍屬未知之數。 (路透圖片)

1816年夏天,一群年輕人在瑞士日內瓦湖畔別墅內百無聊賴之時,決定比賽寫恐怖小說。這可能是史上最強的一場寫作比賽,因為英國詩人拜倫在此創作出吸血鬼的原形,其後發展出吸血伯爵德古拉(Dracula)的故事;而同場的瑪麗雪萊則想像出一個科學家想創造完美生物,卻反被他所創造的「東西」嚇到的故事,成就了《科學怪人》(Frankenstein)這本小說。

Frankenstein計劃要以一己之力創造一個完美的人,惟實驗成功後便發現這是個嚴重的錯誤,於是他開始追殺這隻怪物。事實上,剛剛誕生的怪物就如一張白紙,本身並無任何善惡觀念,被追殺時只好本能地逃亡,期間卻因控制不到自己的力量而殺了不少人,甚至包括Frankenstein的弟弟。科學家創造怪物,發現了解不到亦控制不了,結果造成大量傷亡。這樣的橋段是否似曾相識?看到Facebook(fb)創辦人兼CEO朱克伯格換上一身正裝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不由得聯想到科學怪人的故事。

我覺得朱克伯格表現未見得如部分傳媒所言的游刃有餘,反而有點戰戰兢兢。面對100名議員逾10小時的質詢,他說了40次「手頭上沒有資料,稍後書面回覆」,幾乎約三分一議員獲此回答,而AI(人工智能)一詞則出現了不下30次。儘管有指朱克伯格的「稍後回覆」一詞是向國會議員大耍太極,但我相信他是真的不知道答案。當Facebook從小小的大學社交網站發展至覆蓋全球的龐然大物,曾被視為很基本的問題已經變得難以回答。

當長久以來避而不提的隱私和安全問題被擺上台面之際,朱克伯格一再重申人工智能可解決fb最棘手的內容審查問題,但到底方法如何,似乎他自己亦不甚了解。我曾說過現今社會是「得數據者得天下」,朱克伯格這位現實的Frankenstein,能否靠AI來控制fb這頭「怪物」仍屬未知之數。就現況而言,相比明刀明槍利用客戶數據的企業,可能更多人會偏向朱克伯克的選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