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職Google 鋪路創業 港青憑雲端監控突圍

By on April 25,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Wavefront去年獲VMware收購,彭皓昕(右)跟VMware港澳區掌舵人冼超舜(左)一見如故。(黃俊耀攝)

Wavefront去年獲VMware收購,彭皓昕(右)跟VMware港澳區掌舵人冼超舜(左)一見如故。(黃俊耀攝)

八十後彭皓昕於大學未畢業之時,曾創立賣舊書的網站及電商平台。這位以前在Google總部任職多年的港青,2013年開設了人生第四間公司Wavefront,專營大數據雲端監控,去年更獲重量級科企VMware收購。

彭皓昕中學成績優異,會考奪得8A2B,之後負笈美國新常春藤名校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升學。大學時期,他先後創立Owl-Books及Esdena兩個網站。前者讓萊斯大學學生寄售舊書本,然而只營運了數個學期便結束;後者業務相近,貨物種類更多元化,服務覆蓋至附近居民,又支援網上付款,以佣金作為收入。不過,隨着彭皓昕入職Google後,Esdena最終也賣盤。

彭皓昕在Google加州總部負責運用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及人工智能(AI)技術,揪出虛假網站,這類網站先用假信用卡在Google落廣告,再誘導網民點擊,這亦是他由大學三年級開始在Google當實習生時負責的工作。

曾被點醒 定發展方向

「不少博士生在Google做完暑期工後,選擇留在當地而不返大學。其實很多在大學講課的導師都是Google人,不如直接在公司找他們討論仲好。」彭皓昕也是基於這個原因,完成學士後不再深造。在Google全職工作3年後,24歲的他決定辭職,趁年輕幹一番事業。

經朋友介紹,彭皓昕成為了貨幣市場電子化交易平台GLMX的創始成員。可惜,當時銀行之間的資金交易方法仍很「原始」,通常是透過電話完成,電子化交易服務一直乏人問津。未等到公司守得雲開,彭皓昕跟另外兩名工程師決定離隊創業,更得到風險投資公司Sutter Hill Ventures 200萬美元天使輪融資。

在Google全職工作3年後,24歲的彭皓昕決定辭職,趁年輕幹一番事業。(黃俊耀攝)

在Google全職工作3年後,24歲的彭皓昕決定辭職,趁年輕幹一番事業。(黃俊耀攝)

當時3人還未有具體計劃,在新公司成立首半年,仍在測試不同發展方向。最後,彭皓昕被一位Twitter前工程師點醒,把發展方向定於大數據雲端管理及分析,亦即是目前Wavefront的主要業務,「一間企業數據中心動輒有10萬部以上的電腦運作,需要工具把數據集合,以得悉系統正發生何事、客人體驗如何,再追蹤到底在哪裏出事。」

舉例說,一個叫車平台發現某城市的乘客召車頻率忽然下降,Wavefront會即時找出叫車系統到底在哪部分出問題(譬如是車資估算系統卡住了),以至該問題出現的根本原因(例如系統受攻擊)。彭皓昕解釋,「就好像開車,大霧時開得慢,在視野清楚、大直路則開得快。企業愈清楚系統有沒有事,就愈有信心速下決定,行得快就可以贏對手。」

香港有條件滙聚人才

去年虛擬化軟件商VMware收購Wavefront時,彭皓昕最擔心員工的去留問題,「律師告訴我交易完成後,不少同事都會被裁走,畢竟VMware有自己的人手。」他續說:「每位同事入職前都聽過我分享公司大計,他們才放棄原有工作加入。就算要我跪求,都想買家接收我所有人。」最終Wavefront的員工大部分獲留用,只有一人因職能重複而被裁。

這次交易讓彭皓昕跟VMware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冼超舜一見如故。冼認為,人才是本港初創發展亟須正視的問題,「搞初創的機會成本太高,曾經支持過香港年輕人搞初創,但對方做了半年,一有機會還是跑回去做金融搵錢。」

彭皓昕覺得美國矽谷的成功,在於聚集了世界各地人才,「一個地方,人人都是同一背景,甚至同一種族,創新就不易出現。當然,猛人雲集的前提是,那個地方要接納不同地方的人才。這方面,我覺得香港做得到。」

冼超舜認為,搞初創的機會成本太高,人才是本港初創發展亟須正視的問題。(黃俊耀攝)

冼超舜認為,搞初創的機會成本太高,亟須正視人才問題。(黃俊耀攝)

大眾市場乃必爭之地

三藩市灣區聚集的,盡是想創業及擁抱新科技的人,包括風險投資者(VC)。彭皓昕指出,「美國的VC不會干涉初創日常運作,着初創『有需要先打電話過來』,但香港的投資者或未曾見過本地誕生過Facebook等科企,可能連初創辦公室有否關燈都過問,覺得所花的分毫都是自己錢。」

不過,彭皓昕認為,香港仍有可取之處。他多年前由美國回港時,妹妹着他一定要下載WhatsApp方便跟人溝通,因為「港鐵車廂內人人都用」。反觀在美國,「每朝出門,在車庫開車到公司,下班開車回家。網購完畢,亞馬遜寄貨到府上,你不用外出。那自然不會留意社會到底有何需要,或別人用什麼東西。」

港人善於觀察社會,對創業極其重要。彭皓昕解釋,新產品面世,終歸要有人購買,大眾市場才是必爭之地,「矽谷人有錢,只會看到有錢人的問題,有點『離地』。」

採訪、撰文:陳子健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