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司機接單增收入 (Uber 佘雋知)

By on April 19,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現時本港約有三萬名Uber司機,大部分人以兼職身份工作。(Uber圖片)

現時本港約有三萬名Uber司機,大部分人以兼職身份工作。(Uber圖片)

內地滴滴出行積極進軍香港,不但推出網約的士服務,更引入電子支付,加劇召車市場的競爭。隨着無現金乘車逐漸流行,《信報》StartupBeat請來Uber香港區總經理佘雋知(Kenneth),分享本地網約車的行業近況,並透露如何增加司機收入,透過創新科技改善整體服務水平。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佘雋知 Uber香港區總經理

尹:現時香港有多少Uber司機?全職與兼職比例如何?

佘:我們在香港大約有3萬位司機,當中七成以上是兼職,比例跟其他鄰近地方相若。本來Uber的理念,就是希望車主以閒置資源,彈性賺取收入。故此,我們不會要求車主一定要上線,因為這是他們的選擇。

推貼士功能全數獎勵

尹:隨着更多網約車平台加入,你怕會帶來競爭嗎?

佘:有競爭是好事來,本港的網約車市場有很大需求。除希望提升香港的點到點交通,亦旨在為市場帶來競爭,從而進步。若日後有更多人知道網約車已成當今潮流,將可吸納更多用戶,以達致雙贏,甚至多贏。

我們公司已來港4年,推出過不少措施以改善司機收入。例如本月起會推出「貼士」功能,如乘客滿意司機質素,除了可給予5星好評之外,更可額外直接畀小費,司機全數落袋,Uber不會從中分成,希望這有助提高服務質素。

尹:早前有的士司機舉辦活動,抗議本地推行網約車,你怎看此事?

佘:Uber與的士之間,並非必然對立的關係,雙方有空間合作。首先,Uber可為行業帶來競爭,而在Uber App(手機應用程式)既可網約私家車,亦可電召的士。若所有這類車都放在平台上,將可全面服務用戶。香港對此需求很大,明明不少地方都做到,為何我們不行?

我認為,要先與的士業界保持良好溝通,讓大家有合作空間。此外亦要想一下,如何以我們的科技平台,協助的士司機提高收入,在路上接單更方便。平台擁有不少大數據,無論供求關係、定價、路面交通等,我們都可提供一些資訊。在共同利益的前提下,要推動行業發展,相信就會順暢一點。

佘雋知(左)指出,近期推出的「貼士」功能,既讓司機增加收入,亦能改善服務水平;右為尹思哲。(資料圖片)

佘雋知(左)指出,近期推出的「貼士」功能,既讓司機增加收入,亦能改善服務水平;右為尹思哲。(資料圖片)

採隨機派單杜絕拒載

尹:我有時召車都會聽到,Uber司機對公司有微言。面對其他同行來港競爭,你有何招數留住司機?

佘:我們十分注重司機群體,讓他們尊享一些優惠,如入油及汽車美容等。為確保大家關係健康,又不時舉辦活動,以新年春茗為例,就有幾百個司機參加。此外,我們每月會跟司機見面,了解他們遇到的問題,討論該如何解決。

尹:既然司機人數這麼多,又該如何挑選參加人選?

佘:有些活動是先到先得,但有些會預先篩選。例如數月前我們舉辦了一場電影會,請司機帶同家人一起看電影,之前亦辦過燒烤活動,出席的司機什麼年紀都有,希望可促進大家的關係,令公司與夥伴更融洽。司機是前線人員,我們要理解其感受。

尹:跟本地其他召車平台不同,Uber並非搶單,而是隨機派單,司機喜歡這模式嗎?

佘:我們認為,這模式的好處是可因應當時需求分派最佳訂單予他們。同時,這亦保障到乘客,毋須擔心被司機拒載;有支持平台的乘客,才對司機長遠收入有保障。同時,我們亦會聆聽司機意見,以檢討某些訂單或功能須否再花工夫去改善,令日後的派單更適合。

尹:Uber作為科技公司,除了共乘,亦研發不少新交通項目,例如自動駕駛車、飛天的士等,你可以分享一下嗎?

佘:我們團隊已跟美國太空總署(NASA)簽約,共同研發「飛天的士」,它跟直升機有三大不同。第一,全電能,可減少污染;第二,噪音比直升機低很多;第三,乘搭直升機的收費很貴,但如果我們量產成功,乘坐飛天的士的價錢會比前者便宜得多。

除了上天的項目,我們在地面市場,亦有個「Uber Freight」貨運項目。美國各州之間車程好長,動輒10多個小時的長途駕駛會令司機十分辛苦,因此(在跨州貨運上)有很大潛力推行自動駕駛。

由去年開始,我們就追加新功能,先把貨運距離「斬件」,令貨物在有效的物流鏈上接棒送到目的地;加上美國公路筆直順暢,十分適合自動駕駛技術,但正式推行之前,要先解決安全問題。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 English Version ]

Uber HK: We are willing to cooperate with local taxi trade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