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NEO服務實體經濟 全球八大虛幣之一 去年飆517倍

By on April 16,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NEO創辦人達鴻飛強調,NEO重視合規、為機構服務的「中國特色」,或有助該幣在內地市場冒起。(資料圖片)

NEO創辦人達鴻飛強調,NEO重視合規、為機構服務的「中國特色」,或有助該幣在內地市場冒起。(資料圖片)

過去一年加密貨幣炒風熾熱,即使中國去年起出招打擊,但「中國代表」加密貨幣NEO的價格,單是2017年便飆升了517倍。今年1月底,NEO的價格一度上漲至162美元,當時全球市值達105億美元(約819億港元)。然而自比特幣近期大瀉後,NEO的價格也「跟大隊」下跌,最近在65美元區間上落,不過該幣至今仍位列全球第八大加密貨幣(按總市值計)。

區塊鏈平台NEO於2014年成立,前稱為「小蟻」(Antshares),被視為「中國的以太坊」。其創辦人達鴻飛接受本報專訪時稱,NEO可供企業及開發者設計智能合約或程式,以及發行代幣,與以太坊(Ethereum)的作用類似;惟NEO在系統設計上,更着重以對接實體經濟為目標。

系統須顧及監管要求

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開源(Open Source)區塊鏈項目,NEO結合數碼資產、數碼身份、智能合約等3項元素,吸引企業及開發者在平台上開發各類應用程式。據達鴻飛介紹,「在規模而言,第一大(平台)是以太坊,第二大就是NEO」,更透露現時為止,已有數十個應用程式在NEO上開發。

同樣建基於區塊鏈技術,比特幣(Bitcoin)與以太坊皆是目前市場上最流行的技術體系。但與以上平台不同,達鴻飛說:「NEO的設計目標是為真實世界的經濟服務,我們的機制毋須那麼強的匿名性,或叫抗審核能力。」NEO要引導實體世界的金融資產進入區塊鏈網絡,系統設計要照顧企業及監管機構的合規要求。

系統其中一個特點,是其區塊鏈數碼身份系統。在保護私隱的前提下,連結用戶實名與數碼身份,並進行統一管理,意味監管機構能夠介入。不論個人或機構,他們在區塊鏈的行為及交易同樣具備法律效力。

達鴻飛也在2016年底出任「分佈科技 (Onchain)」行政總裁,該公司主要協助企業及團體投入區塊鏈網絡,去年更獲得復星集團投資。旗下客戶來自中國金融機構及地方政府兩大類,例如為光大證券提供的數碼資產平台、與貴陽地方政府合作建立的「身份鏈」市民信用評級系統。

官方禁令有效打擊騙徒

NEO強調合規、為機構服務的「中國特色」,或有助它在內地市場冒起。對於中國官方去年嚴打ICO(首次代幣發行),達鴻飛在受訪時回應,「對NEO來說還好」。他說官方禁令有其效用,「想留在這行業做技術研究的人還在,倒是騙錢的可能就不在了。」

被問到對中國加密貨幣前景的看法,他稱難以預計官方何時解禁,「關鍵是這事情,能給整體社會福祉帶來正面還是負面的影響。如果是正面(影響),沒有哪個國家會拒絕。」

在今年1月中,NEO曾飆升至162美元,隨即從高位大幅回落,近日在65美元水位喘定。(CoinMarketCap圖片)

在今年1月中,NEO曾飆升至162美元,隨即從高位大幅回落,近日在65美元水位喘定。(CoinMarketCap圖片)

泡沫爆破 為未來奠基礎

經歷暴升後的加密貨幣市場,近月爆發斷崖式下跌,全球市值蒸發千億美元;特別是領跑的比特幣,由近2萬美元高位向下直墮。NEO同期亦錄得七成跌幅,近日回落至65美元附近區間。

達鴻飛表示,過去一年「整個市場漲得非常多,有調整是不可避免的……有點像2013年,比特幣曾漲至8000元人民幣,後來有一波大幅度下跌,最低更試過900、1000元人民幣。即使那個時候,大家對比特幣、區塊鏈關注度還是挺高的」。

提到不少人比較加密貨幣狂潮及千禧年的科網泡沫,達鴻飛同意兩者類似,「現已差不多在(泡沫)爆破過程當中吧,因為現在市場有很多ICO項目,已經破發(幣價跌穿ICO發行價)。」

ICO項目質素良莠不齊,達鴻飛預期,「大部分這段時間冒出來的企業跟(ICO)項目,可能3年之內會消失或停止運作」。然而,他強調,「在泡沫形成、爆破的過程中,讓更多主流企業與金融機構了解比特幣、區塊鏈技術,其實會為未來定下很好的基礎,就像(當年的)互聯網一樣。」

嘆內地開源程式文化落後

達鴻飛2011年開始接觸比特幣,比較不同地區業界的氣氛,認為內地在開源程式文化相對落後,「這印象是從網站上的訪問者統計得來,以美國、荷蘭來的(開發者)比較多。南韓、中國方面,投資的多一些,開發者較少。像NEO的開發者社群,在美國、荷蘭等地方將有更強的氣氛。」

作為中國業內「資深成員」之一,達鴻飛期望,加密貨幣市場在今年冷靜過後,「大家更關注於技術的發展,而不僅僅是看價格漲跌。」

採訪、撰文:吳志南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