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大運未行完 (高天佑)

By on April 13,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做人和做企業都很講運數,有運時關公過五關斬六將,背運卻敗走麥城。就像Facebook(fb)爆出史上最大洩密醜聞,其創業老闆朱克伯格要在美國國會接受5小時公審,稍一弄不好肯定令關公災難更災難。豈料發炮的議員大多為華雄、王朗貨色,讓朱仔談笑用兵輕鬆過關,CNBC形容為「沒流半滴汗」(didn’t break a sweat)。這亦反映fb的大運尚未行完,事關當一個business model人人都睇得通,就是開到荼蘼之時,但美國很多尊貴議員對fb仍非常陌生,證明數碼鴻溝依然巨大。

美國議員在本周二聽證會上的發言笑料近日全宇宙瘋傳,例如有議員問朱仔:「Facebook不向用戶收費,你們怎麼維生。」朱仔O嘴三秒後回答:「我們是靠廣告收入的。」奇葩問題尚有:「Twitter跟你們(fb)是同一回事嗎?」「如果我在WhatsApp發電郵(emails)給朋友,fb會否知悉當中內容?」「我在fb經常看到朱古力廣告,你們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朱古力?」

朱克柏格到美國國會接受公審,可惜老一輩的議員對fb非常陌生,發炮變笑彈,令他輕鬆過關。(法新社資料圖片)

朱克柏格到美國國會接受公審,可惜老一輩的議員對fb非常陌生,發炮變笑彈,令他輕鬆過關。(法新社資料圖片)

數碼鴻溝大 質詢爆笑料

還有一個有趣片段,共和黨阿拉斯加參議員丹蘇利文問朱克伯格:「你和你的小夥伴們在大學宿舍創業,一路走到現在成為全球巨擘,如此美好傳奇只可能在美國實現,對嗎?」朱仔這次O嘴不只三秒,簡直無言以對,丹蘇利文於是再追問:「如果你在中國,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對嗎?」朱仔終於答了一句:「參議員,其實在中國也有一些很強的互聯網公司。」全場隨即哄笑,最終丹蘇利文自己尷尬打圓場:「噢,這個問題你應該回答yes,我是在幫你,發給你一個易擊球(softball question)……好了,我知道答案就是yes,謝謝。」結果,整場聽證會就在這樣歡樂近乎hea的氣氛中度過,完全沒有預期中劍拔弩張的拷問。

朱仔這次輕鬆過關,也顯示美國大多數國會議員對於這家5000億美元巨企一知半解,甚至連fb、Twitter、WhatsApp和Email的分別都模模糊糊。這一來關乎國會高齡化趨勢,現時眾議員和參議員平均年齡分別達到57.8歲和61.8歲,這些senior citizen對於新科技事物難免沒那麼熟悉。此類情況在香港亦有出現,例如自稱「第一代IT人」的前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曾在審議《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搞不清楚串流(streaming)和下載(download)。不過,觀乎不少議員愛在開會時用手機玩game、睇片、傾WhatsApp,甚至欣賞女優照片,相信本港議員的科技能力勝過美國同行。

教主準備足 淡定化危機

儘管美國國會議員表現羞家,朱克伯格及fb團隊在今次危機的公關處理手法卻值得稱讚。首先,該公司在事發後第一時間認錯,又承諾會補救,並主動把潛在受影響用戶數量由5000萬上調至最多8700萬,進行expectation management。至於朱仔,雖然在閉關72小時之後才現身,但在期間理清事態脈絡、敲定補救方針,再三公開道歉也總算言詞懇切。

無論如何,隨着科網行業蠻荒發展好日子告一段落,同類洩密醜聞肯定陸續有來,全球科網巨頭現在真正哀矜勿喜,深恐他朝君體也相同。例如阿里巴巴老闆馬雲在海南博鰲論壇被問及這次事件時,就為fb婉言解釋,強調「15年前無人預料到Facebook有如此爆發性增長,自然亦不能預計相關(用戶資料)問題會出現」,他深信fb能夠解決危機,呼籲各界不要因此「殺死」這家公司。總的而言,fb一番折騰後可望驚險過關,該公司及朱仔的應對經驗也值得後來者借鑑。

整場聽證會就在這樣歡樂近乎hea的氣氛中度過。(法新社圖片)

整場聽證會就在這樣歡樂近乎hea的氣氛中度過。(法新社圖片)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