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經濟港萌芽 催旺網紅中介需求

By on April 9,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Uplive香港區總經理裘瑤指出,本港的直播文化未成氣候,未來發展空間龐大。

Uplive香港區總經理裘瑤指出,本港的直播文化未成氣候,未來發展空間龐大。

現代人流行即食文化,「直播經濟」近年在兩岸爆發增長,熱潮更已蔓延至香港,圍繞直播平台的相關產業紛紛興起。有登陸香港一年半的直播平台,會員數目多達50萬,揚言要在今年內突破百萬大關,也有少女投身全職主播,月入逾6位數,連帶網紅培訓師、直播場地及中介等服務需求,順應潮流急速增長,整條產業鏈應運而生。

2016年6月上線的Uplive,是目前全球最大直播平台之一,擁有10萬名主播,超過5000萬用戶,去年收入逾一億美元。平台2016年10月登陸香港,至今有50萬用戶,年齡介乎18至60歲不等,當中10萬為每月上線的活躍用戶;本地主播則逾1000人,其中80%為女性,主要是模特兒及素人,平均年齡25歲。

Uplive冀用戶倍翻至百萬

Uplive香港區總經理裘瑤揚言,今年目標是把本地用戶人數翻倍,超越100萬。裘瑤解釋,相對於內地及台灣,香港的直播文化未成氣候,亦因此有更大發展空間;香港地方小、娛樂多,外出吃喝玩樂相當方便,「但港人生活忙碌,未必能每天出街玩,有部分人因長期在壓力下工作,形成社交障礙,直播平台正好為他們提供所需要的社交娛樂,主播與粉絲可像朋友般,聊天和分享心事。」

主播獲U幣打賞 豪袋10萬

現時平台收入來源,主要來自粉絲使用虛擬貨幣「U幣」,購買虛擬禮物予主播,每10個U幣作價約1.1港元,再由平台與主播對拆,一般來說,未簽約的主播可獲逾20%分成,簽約主播的分成比例更高。裘瑤透露,香港用戶每月平均消費2300港元,單一禮物的最高紀錄,是有用戶斥資100多萬U幣購買「時空隧道」予主播,折合逾10萬港元。被問到不時有直播平台被揭發提供不雅內容,裘瑤強調公司有員工24小時監察,並設有人工智能(AI)系統,杜絕色情及暴力內容,亦會要求主播避免渲染政治、宗教題材或推銷產品,惟粗言穢語則難以杜絕,「這可能是個別主播的個人風格。」

除直播平台,Uplive也擔當類似經理人公司角色,由旗下主播組成的女團,去年底在台灣正式出道,進軍演藝界,6位成員分別來自香港、新加坡及台灣;公司早前更推出虛擬貨幣GIFTO,透過首次代幣發行(ICO),共售出3000萬美元虛擬貨幣,該貨幣上限為10億個,總值1億美元。

由Uplive旗下主播組成的女團,去年底在台灣出道,六位成員分別來自香港、新加坡及台灣。

由Uplive旗下主播組成的女團,去年底在台灣出道,六位成員分別來自香港、新加坡及台灣。

建虛擬禮品生態獲利

Uplive母企、亞洲創新集團聯合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田行智解釋,目前網絡主播很難依靠直播平台創造高收入,即使他們擁有粉絲群,但廣告客戶通常只集中尋找擁有最多粉絲的1%主播,推出虛擬貨幣GIFTO的目標,是成為一個自我管理和自給自足的虛擬禮品生態體系,通過任何平台,如YouTube、Instagram、Facebook等,購買、發送和交換虛擬禮物,令其餘的99%主播能直接從用戶群中獲利。

虛擬貨幣GIFTO已在眾多加密貨幣交易所上市,被問到會否發展成像另一虛擬貨幣比特幣般被熱炒,田行智相信,區塊鏈及加密貨幣將繼續扎根,「像九十年代初的互聯網行業般,早期或出現波動及泡沫憂慮,但長遠還是會看到一個調整和穩定」。他期望加密貨幣可令公司更具效率和影響力,而非曇花一現,又透露公司兩年內有上市計劃,並傾向在港掛牌。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俊耀、何澤、網上圖片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