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女主播高歌 親情擁抱粉絲心

By on March 10, 2018

原文刊於《信報》的「人言人語」專欄,此為節錄版本。

我是JW(黃彩燕),去年底當上平台主播,憑歌聲俘虜不少粉絲。有人或誤會網絡主播工作簡單,甚至質疑有點不務正業,其實所付出的心機和時間,絕不比全職打工仔少。我英文名叫Janice,網名JW是姓名縮寫,並非叨職業女歌手JW王灝兒的光。說回網絡主播,這行業在兩岸四地流行已久,近年才在港興起,我原本只是小粉絲,在Instagram長期追蹤某位「女神」,後來對方轉戰一個新興直播平台,我順理成章跟她過檔。有一天覺得百無聊賴,嘗試開個賬戶做直播,原意只想找人閒聊打發時間,順便引吭高歌自娛,沒想到反應不俗,就這樣盲舂舂入了行。

婉拒親身見面免見光死

一樣米養百樣人,直播平台門戶大開,質素難免良莠不齊,以往有業者靠旗下主播「販賣色相」博出位,致令部分人往往戴有色眼鏡看我們。也有搞事分子在直播期間,刻意說些騷擾話語,甚至提出過分要求,例如「show(展示)多啲個body(身材)啦」。遇到這類情況,我會選擇「職業性失聰」扮聽不見,留給「場控」(平台管理員)逐對方離開。

JW表示對未來沒想太多,繼續唱歌,傳送正能量,就很開心。

JW表示對未來沒想太多,繼續唱歌,傳送正能量,就很開心。

身為主播,最緊要潔身自愛,我有我原則,賣弄性感固然免問,即使想約我親身見面也會婉拒,一來基於安全考慮,二來覺得與粉絲應有適當距離,保持一點神秘感,因有前輩直言主播易「見光死」,對方見「真身」後,會因幻想破滅而「掉粉」(流失),還是留些想像空間好。

「不帶情緒上班」也是戒條,很多粉絲看直播只為公餘減壓,我們自然要笑面迎人,否則大家「累鬥累」只會負能量爆燈。工作性質有點像電台DJ,分別在於唱片騎師播歌,我就兼顧唱歌。長期開咪聲線難免勞損,近期我因感冒聲沙無法獻唱,非但未有「掉粉」,更不斷送上問候和祝福,令我非常感動。

準時做live犧牲朋友約會

這世界很公平,有得必有失。由於每晚要準時做live,很多時朋友約去街都未能赴會,雖說直播可隨時隨地進行,我傾向在家做,可以專注和全情投入互動;像去年聖誕節,粉絲都奇怪我為何照開播而不去玩,我真心覺得外面人多擠迫,留家反而更好,至少有他們陪。

隨着直播文化流行,加上有部智能手機已可當主播,愈來愈多人入行,競爭難免激烈。主播吸睛難,要陌生人成為「鐵粉」更難上加難。大家普遍年紀相若,雖說「十八無醜婦」,過多幾年又如何?單靠外表很難留住貪新鮮的粉絲芳心,所以我會動之以情,請勿誤會,說的是「親情」,視他們如家人般,期望做到細水長流。難得寓工作於娛樂,且做出點成績,何樂而不為?

對未來我沒想太多,能繼續唱歌,傳送正能量,已經很開心;正如《飛躍舞台》另一句歌詞「任我翻與滾都會得各樣讚賞」,可算是我心聲。

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俊耀

0310_P15

更多「人言人語」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