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醞釀爆逃亡潮 創科人嫌樓貴 欠多元文化

By on March 7,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住在矽谷的創科人才醞釀一股「逃亡潮」,以出走當地為目標。(路透資料圖片)

住在矽谷的創科人才醞釀一股「逃亡潮」,以出走當地為目標。(路透資料圖片)

美國的矽谷灣區(The Bay Area)一直是國際創科龍頭,無論在人才、資金或科研等各方面,規模都是首屈一指。全球不少地區均以當地作為學習對象甚至假想敵,惟光環背後,近月住在矽谷的創科人才卻醞釀一股「逃亡潮」。

日前,美國專欄作家Kevin Roose在《紐約時報》撰文,以〈Silicon Valley Is Over, Says Silicon Valley〉為題,指矽谷近期愈來愈多創投及科企高層不約而同鼓吹「撤出矽谷」的想法,考慮搬到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及印第安納州等,位於中西部的一些工業城市。

該文指出,三藩市及其郊區的生活既擠擁又昂貴,房地產價格尤其高企,當地人即使年薪達到百萬美元級數,亦只能過着普通中產生活。文章引述創投合夥人稱,在矽谷從事初創投資,基本上等於為業主及亞馬遜網絡服務系統(AWS)打工而已。

意見單一 左翼思潮泛濫

社交圈子容不下多元文化,亦使傳統精英心灰意冷。High Ridge Capital創辦人Patrick McKenna批評,矽谷的創投圈子,每人都談論同樣的事情,意見過於單一,「不是說『我討厭特朗普』,就是『我們正要做區塊鏈及比特幣項目』。」事實上,其他城市不乏投資科技初創的機會,在生活成本、員工薪水等方面的水平更比矽谷低一大截。矽谷未能成為亞馬遜的「第二總部」選址,亦動搖了創科人才留下來的決心。

Facebook董事會成員Peter Thiel被視為最知名的「矽谷叛徒」,他指三藩市的左翼思潮「有毒」,更把個人投資基金搬到洛杉磯。紅杉資本創辦人Michael Moritz支持這種說法,認為過分沉迷於政治討論,導致科技人才分心,不利創新。

六成千禧代有意搬走

一般居民亦有向外流動的跡象,美國地產網站Redfin有數據顯示,三藩市於去年第四季的外流人數,較全國任何一個城市都要高。公關公司Edelman最近一項調查發現,有58%受訪的千禧代矽谷居民正考慮搬離當地。

就連一班大贏家——Google、Facebook及其他大型科企的員工,亦萌生離開矽谷的想法,轉到位於科羅拉多州的波德(Boulder)及東岸波士頓等城市上班。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矽谷生活成本高企,往往被視為令人吃不消的「元兇」。2014年曾有人組織抗議,向Google員工巴士擲石。至少在美國其他城市,他們仍可以找到「被需要」的感覺。

矽谷灣區無論在人才、資金或科研等各方面,規模都是首屈一指。(網上圖片)

矽谷灣區無論在人才、資金或科研等各方面,規模都是首屈一指。(網上圖片)

[ English Version ]

Silicon Valley losing luster amid high living costs: report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