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出名必須重口味 (高天佑)

By on January 12,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內地現時的「網紅主播」各有絕招,有些不具特別過人之處的人則以嘩眾取寵「博出名」,換取短暫名氣博觀眾打賞。(網上圖片)

內地現時的「網紅主播」各有絕招,有些不具特別過人之處的人則以嘩眾取寵「博出名」。(網上圖片)

安迪華荷講過「每個人都可以出名15分鐘」,此話不虛,只要脫光衣服在紐約時報廣場裸跑,肯定立刻famous。不過時移世易,比起安迪華荷講出這番話的六十年代,如今情況有兩大變化。首先,當年的「裸跑男」可以登上新聞頭條,卻很難把這份名氣變現(monetization),現在就很容易,靠的是直播網平台,例如騰訊(00700)據傳分拆來港IPO的「鬥魚網」。其次,亦因有這類平台存在,嘩眾取寵「博出名」賺錢的人愈來愈多,令受眾感官疲累、見怪不怪,所以現在裸跑可能僅出名15秒,想延長名氣惟有更加「重口味」。

據中國互聯網訊息中心統計,內地直播市場截至去年有3.9億用戶,收入規模達到340億元(人民幣.下同),預料在2020年可望增至600億元。在這市場中,騰訊旗下的鬥魚網正是其中一個最大玩家,擁有接近2億活躍用戶。資料顯示,鬥魚網去年完成D輪融資,累計獲得22億元投資額,到IPO時估值可能達到500億元,跟另一「騰訊系」的閱文(00772)相若。

就商業模式而言,有別於一般視頻網站,被動廣告只為直播網貢獻大約三成收入,相反多達七成收入來自觀眾的主動「打賞」。簡單來說,用戶可用現金購買虛擬禮物,在直播過程中「打賞」予主播。主播收到虛擬禮物之後,將獲得這些禮物的現金價值之一部分作為收入,拆賬比例介乎三成至七成不等,愈有名氣的「網紅」主播可獲得愈高拆賬。

網紅爭出位嘩眾取寵

據內地「今日網紅」研究機構統計,去年全國直播網主播收入TOP30排行榜,首三位的分別賺到1833萬、1297萬和1021萬元現金收入,這已相當於娛樂圈中級明星的吸金水平;排在第30位的也有391萬元收入,可視為一份「筍工」。

當然,能成為「網紅主播」肯定各有絕招,例如言談特別風趣媲美棟篤笑,能令觀眾每晚臨睡前開懷歡笑30分鐘,自可擄獲大批忠心粉絲。以上述三大賺錢主播為例,粉絲數量均以百萬計;套用一個老土講法,假設網紅主播有100萬粉絲,每名粉絲每晚願意打賞人民幣1毫子的禮物,一年下來,按照五五分賬,主播便可進賬1825萬元現金。

內地有一位另類網紅主播「張哥」,本身是退役解放軍,每次直播都親自表演生吞各種奇怪東西,包括蟑螂、螞蟻、蚯蚓、蝙蝠、老鼠、黃鱔泥鰍等,重口味之極。網界更加泛濫的招數是賣弄色情,鬥魚網上曾有女主播直播打真軍性行為,其他平台上甚至有「人獸交」及小學生寬衣解帶等案例。

另外,被譽為「中國高空挑戰第一人」的26歲網紅主播吳永寧,憑着徒手爬上摩天大廈等驚險鏡頭吸引觀眾,擁粉絲逾百萬,但去年底在長沙一幢62層高樓樓頂不慎失手墜斃,其友人直言是「直播打賞害了他」。皆因對這些獵奇類主播來說,打賞既是鼓勵更屬無形壓力,觀眾既然「付了錢」,自然希望看到刺激畫面;主播若有一次「縮沙」,觀眾便會轉投另一更加「夠薑」的主播頻道。這促使主播不停尋求出位吸睛、提高難度,以維繫粉絲,所謂「殺君馬者道旁兒」。

相信連安迪華荷也估計不到,科網經濟既讓人有機會把名氣兌換現金,但令受眾愈來愈重口味。現在恐怕要裸體爬上時報廣場的Nasdaq總部大樓頂樓,再生吞Chef Lemon炮製的毛巾雞蛋仔,才足以揚名超過15分鐘。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Fame and tragedy of live-streaming stars in China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