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興衰啟示錄 (高天佑)

By on December 14, 2017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由黃金戲院,到黃金及高登電腦商場,再到UA戲院,同一地點,見證着電影及院線行業在不同科技發展階段下的興衰循環。

由黃金戲院,到黃金及高登電腦商場,再到UA戲院,同一地點,見證着電影及院線行業在不同科技發展階段下的興衰循環。

世事風水輪流轉,深水埗在50多年前有一間黃金戲院,熱播《獨臂刀》等邵氏猛片,後於1991年結業。原址現已改建為黃金商場及高登電腦中心,一度變成老翻VCD勝地,把本港電影業摧殘得七零八落,各區戲院也買少見少。豈料時隔55年,高登商場約一半面積現正改建為UA戲院,定於明年初開業。這除了象徵正版電影反攻老翻勝地,也反映了在科網時代,人們上網睇片愈容易,就愈是會無聊寂寞,更加渴求實體的社交和娛樂體驗,難怪近年本港各區新戲院如雨後春筍「逆襲」。

黃金戲院開業於1962年,當時正是本港院線行業全盛期之始,單計深水埗一區已有新舞台、樂聲、華聲、京華、麗新、皇宮、美麗宮、聯邦等十多間戲院,當然還有戲院門外很熱鬧地賣甘蔗、栗子、燒魷魚的小販攤檔。事關當時社會娛樂有限,連電視機也未全面普及,普羅大眾公餘除了看戲之外,沒有太多新潮消遣玩意。

戲院舊址賣老翻真諷刺

踏進八十年代後,社會娛樂漸趨多元化,除了家家戶戶必備電視機,還有電子遊戲、卡拉OK等新興玩意,人們在睇戲之外有更多選擇,全港各區戲院數量開始從高峰期回落。直到九十年代末,老翻VCD肆虐,對電影及院線行業帶來致命一擊。當時由黃金戲院改建而成的黃金商場和高登電腦中心, 正是著名老翻勝地,人們從以往買飛入場看正版電影,改為在同一地方買盜版影碟,非常諷刺。在最低潮時期,即使是中環、灣仔、北角、深水埗、太子、沙田、大埔等人口眾多的地區,也難覓一間戲院。

不過,近年情況再有變化,全港各區陸續見到新戲院開業,包括筲箕灣L Cinema(2016年2月)、 粉嶺MCL(2017年1月)、柴灣Cinema City(2017年8月)、中環娛樂行英皇戲院(2017年10月)、青衣城UA(2018年1月)、大埔超級城UA(2018年底)、沙田UA(2018年重開)等。儘管這些大多屬於「多院制」的迷你戲院,有些放映廳只得二十多個座位,難跟以往可容納逾千人一齊睇戲的大戲院相提並論,惟確實象徵本港電影院線行業鹹魚翻生。

另一邊廂,隨着光纖和4G網絡普及,人們即使想尋找盜版電影、遊戲、軟件或AV片,也不必再到深水埗買「一百蚊四隻」老翻碟,只須上網一click下載即可。加上手機逐漸取代桌面PC電腦,「砌機」(組裝電腦)作為黃金及高登在老翻以外的另一命脈也趨向式微,導致這兩大商場的人氣、生意額和租金水平急跌,所以大業主最近把高登一半面積租予UA開戲院。同一地點由黃金戲院變成黃金商場及高登電腦中心,再到現在重開戲院,可見世事循環。

據電影發展局統計,全港戲院和銀幕數量由2013年低谷的45間和194個,回升至今年9月底的48間和216個,預料明年會增加到逾50間戲院,銀幕數量更將達到230個,創歷來新高,可說迎來小陽春。

手機愈萬能人類愈寂寞

理論上,在現今網絡時代,透過BT(BitTorrent)或各種串流(Streaming)網站觀看最新盜版電影,比起以往購買老翻VCD更加方便,而且費用全免,畫面達到藍光高清級數,較之當年VCD「鬆郁矇」的320p畫質有幾十倍提升,再配合價錢日益大眾化的平面電視、投映機、杜比音響等家庭影院裝置,安坐家中看電影的享受愈來愈接近親赴戲院入場。那為何戲院不但沒有壽終正寢,反而翻生?

皆因網絡科技屬於雙刃劍,確實為人們帶來方便,現在不論睇戲(視頻網站)、購物(電子商貿)、交際(社交網絡)、玩耍(網絡遊戲)都可以一部手機搞掂,甚至連新春拜年和清明拜山都有網絡服務代勞,節省很多時間。惟人類始終是群體動物,具有實體體驗和互動的需求,當手機愈來愈萬能,就意味着大家愈來愈少有必須走出家門、親身去做的事情,簡單來說「愈來愈沒有理由出街」,久而久之會導致人們在實體體驗和互動方面欲求不滿。

台灣作家李維菁早前寫了一本書《老派約會之必要》,講的也是在一切都虛擬和VR的今時今日,很多「老派」的物事反而「古老當時興」,變得更加矜貴,例如好像《阿飛正傳》的六十年代場景,相約一起去遊樂場或戲院,箇中體驗永遠不是上網share和like可以代替。繼院線行業復興之後,商人和投資者也應獲得啟示,發掘更多可予人出街理由的產業。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Why movie theaters are regaining popularity in Hong Kong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