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兩地科研興衰 理大副教授嘆港生悲觀

By on December 4,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呂琳憑「自隔熱易清潔透明玻璃納米塗層」,奪得「2017 TechConnect世界創新會議暨博覽會」全球創新獎。(理工大學圖片)

呂琳憑「自隔熱易清潔透明玻璃納米塗層」,奪得「2017 TechConnect世界創新會議暨博覽會」全球創新獎。(理工大學圖片)

理工大學屋宇設備工程學系副教授呂琳有幸獲得充裕經費做研究,令其節能玻璃塗層發明奪得國際創新大獎,產品亦得到大型屋苑商場試用,但創科生態圈環環相扣,看到香港科研跌入斷層的困局,她慨嘆:「為什麼我們的學生都變得沒有追求?」

呂琳的研發項目跟屋宇和節能息息相關,科研成果較易轉化為地產項目的產品,申請經費得心應手。普通教授10年約可獲批200萬元研究經費,她稱自己很幸運,過去11年間共獲批29個項目資助, 得到約1600萬元資金。

節能玻璃塗層揚威國際

呂琳其中一項產品「自隔熱易清潔透明玻璃納米塗層」便獲得400萬元經費,有6人團隊專注研發,大概4年就取得重大成果。

這種塗層兼具保溫隔熱和光催化的自我清潔性能,能阻擋逾90%近紅外光和99%紫外光,以及分解有機污染物。今年中,該發明在美國華盛頓的「2017 TechConnect世界創新會議暨博覽會」奪得全球創新獎。

有關發明在科研產品化上亦相當順利,產品具隔熱功能,有助減少耗電和排放污染物,符合環保大趨勢,加上可廣泛應用在建築物的玻璃幕牆和智慧家居範疇,因此吸引到一些地產發展商注意,洽談合作,某大型屋苑的商場已率先試用,若效果理想,該集團將大規模地採購和使用。

看似無往不利,其實呂琳與團隊也面對Job Reference這老問題,「在香港,每個人都不敢take risk,有什麼新科技,企業要見到應用實例才考慮採用,但誰是第一間公司呢?」

「如果我們是商人,現在應該多做推廣。」呂琳無奈地說,慨嘆對潮流無所適從。

現今創科圈鼓勵科學家開公司,呂琳明白多些參與推廣和營運,能直接掌握市場反應,盡快優化技術和物料,「科研回饋到社會才算成功,否則只是閉門造車。而且科技不等人,明天可能出現比我更好的產品。」

可是呂琳捫心自問並非商人材料,「(科研和創業)好難取得平衡,教學、研究應該放在首位,這是我們的責任,大家都去創業,誰教書?再說,科技日新月異,再回來做研究可能已經out了。」

拆衷方法是與學生合作,像無人機公司大疆創新一樣,教授與學生共同創辦一間公司,教授專注科研,學生管理經營。然而,要在哪裏尋找目光遠大又懂make change的學生夥伴?

內地科研人才多回流

她的學生畢業後平均月入2萬多元,收入跟研究員差不多,但之後能晉身管理層,前面是一條較安穩的康莊大道。

香港學生沒興趣做研究,來自內地的研究員就成了團隊的骨幹。中國內地企業重視科研人才,給碩士、博士優厚待遇;為了前途,他們最後通常回內地發展。

「香港的大學教席很少,競爭激烈,企業亦側重Practice,惟內地很多企業自設研究部門,他們回國後可繼續做研究。」內地地產發展商也器重香港的研究員,呂琳團隊中一位研究員就獲聘為管理培訓生,公司給他年薪40萬元人民幣,兩年後年薪增至200萬元人民幣。

被問到是否曾經獲邀回內地發展時,呂琳尷尬地笑,顧左右而言他,「不過是略略提過,他們知我的家庭扎根香港,不會認真追問,而且他們最喜歡教授,我還不是教授。」

不想記者為難,呂琳還是透露了行情,「教授願意回內地的話,給年薪有一二百萬元人民幣,再給一個團隊,每年有2000萬元人民幣研究經費,雖然年薪跟香港差不多,但有這樣的資源,成果可以差好遠。」

「自隔熱易清潔透明玻璃納米塗層」具有自清潔功能(右邊玻璃使用),有助減少因抹窗發生的墮樓意外。

「自隔熱易清潔透明玻璃納米塗層」具有自清潔功能(右邊玻璃使用),有助減少因抹窗發生的墮樓意外。

「無前途」常掛嘴邊

呂琳生於孔子故鄉山東,父親是醫生,十分開明,鼓勵女兒追求學問,2003年呂琳毫無顧慮下到理大念新能源哲學博士,見證14年來中港科研發展的轉捩點。

那時無論資源、實驗設備以至教員待遇,香港的大學都勝內地一籌,「吸引很多內地教授來港當研究員,他們的月薪原本只有數千元人民幣,在港當研究員,月薪卻有2萬多元。」時移世易,內地在創新科技帶動下,開創出新經濟局面,令普羅大眾受惠,渴求享受更多科研好處,帶動著名教授身價水漲船高。呂琳認識幾位上海的大學教授,薪水不多,後來為企業做顧問,賺到豐厚收入,再把積蓄投資物業,現在身家以億元計。

企業短視還罷,最令呂琳震驚的是香港學生的悲觀態度,「他們好像看不到將來,『香港無前途,我們無前途』常掛嘴邊,那日我跟大學開會時不禁問,為什麼我們的學生沒什麼追求?」

沒有人有答案,正如沒有人能告訴呂琳,她堂堂副教授何解被看成雙非婦女。「以前我們毫無顧忌地說普通話,現在會招來不友善目光。」她仍以香港為家,只是不明白當初的理想城市,怎會變成如此陌生。步往演講廳的路上,呂琳嘆道:「很可惜啊,為什麼呢?」

撰文:蕭瑩盈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