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 x 大數據 (紅杉資本 車品覺)

By on November 3,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特首上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指港府未來將投資七億元發展智慧城市。(資料圖片)

特首上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指港府未來將投資七億元發展智慧城市。(資料圖片)

港府上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智慧城市」為其中一大重點,政府更計劃預留7億元撥款,從三方面加以發展。《信報》StartupBeat請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車品覺,一齊討論有關智慧城市的方案,以及其他城市活用大數據的案例。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車品覺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

尹:不如你先定義一下何謂「智慧城市」?

車:拆字來看,「智」字可分為「知」及「日」,即每日都要知道自己做什麼。「慧」字上面是掃把, 下面一個心,即要掃淨心靈。兩字分別是加減法,「智」的本義就是,要明白當下發生何事,如量度每天的工作,與數字相關;「慧」則高於「智」,要去蕪存菁後,才讓人生更美滿。

英文通常會用「Smart」,如用這字形容他人, 多指對方聰明、敏捷,而這亦離不開計算。政府常言道,要發展智慧城市,但如果不智慧又如何?兩至三年後,又有何轉變?

對企業來說,可分為消費者及公司層面。以銀行為例,其角度是「今日好多人排隊」;但站在客戶立場,可能是「我今日在銀行30分鐘都無人理我」。我認為,「智慧城市」應該是普遍惠及所有人的計劃,並非只對某些人有利,而對其他人無利。

數據大屏幕一目了然

尹:《香港智慧城市藍圖顧問研究報告》中提到智慧出行、生活、環境及政府等多個範疇,其實「智慧香港」的願景是什麼?我們該如何量度?

車:報告中有些只是概念,有些可以落實。其中,智慧出行比較清晰,指市民如何更快、更方便地, 由A點到達B點;智慧環境、智慧政府服務等範疇都較易量度,但智慧生活及智慧市民比較抽象。

尹:交通問題是港人一大煩惱,香港經常塞車,鐵路又不時故障,這方面的問題又該如何處理?

車:首先須收集數據,就算未能掌握全部資訊,只要好好整理大部分數據,大概也可推測整個現象,而且不能長話短說,須有部門訂立任務,以及量度「智慧交通」的前後差別。我們行內有句說話,「We improve what we can measure」只要能量度,就必定有辦法改進。

阿里巴巴的「阿里大屏」面積大如戲院熒幕,上面顯示整間公司每一環節的數據,這做法對內地影響很深。以前我在阿里工作,每星期都有政府領導來視察,他們回去後首先就是訂購一個大屏幕。

其實,大部分管理層都是「缺氧」的,意思是「坐得太高」,不易知道其他位置的事情。採用大屏幕的另一好處是,讓整間公司的員工看法一致,較易改善。現時不少內地城市亦已採用, 一次過查看交通及其他問題。

車品覺(右)認為,若要推行智慧城市,治安及交通是必備一環;旁為尹思哲。

車品覺(右)認為,若要推行智慧城市,治安及交通是必備一環;旁為尹思哲。

多倫多試點經驗可參考

尹:發展智慧城市離不開收集大量數據,如政府想收集,就可以即時做到嗎?還是要等一段漫長時間?

車:當公司要轉型數據化時,我們首先要豐富數據,並找出痛點來處理問題,而非企圖解決所有問題。最近加拿大多倫多選擇在一個河畔地區試行發展智慧城市,如現在一開始發展的智慧方案須適用全港的話,根本是錯誤的想法。政府應先收窄範圍,選一個地方嘗試收集數據,從一個小範圍着手,較容易開始。

香港方面,九龍東有不少新地方都是不起眼的「空白點」。若在該區放置IoT(物聯網)設備,或可掌握各種資料。例如把感應器放在水道,就可以量度細菌水平,一個城市的人經常生病,往往跟水道含菌量有關。我們不能只知結果,更要了解它的過程,再從中抽絲剝繭,拆解問題。

長遠規劃分配資源

尹:除了上述所說,你認為智慧香港之中還有什麼東西是很重要的?

車:我認為,智慧購物及智慧旅遊均對香港十分重要。旅遊業是本地經濟支柱,政府不妨開發應用程式,加入各種旅遊資訊,讓外國人下載使用,藉此分析他們的個人喜好。

另一個重要範疇就是智慧教育。現時中小學的數據已足以告訴我們如何培育學生,這是有時間序列的平台,可收集學生在小學、中學、大學,直到投身社會以後的數據,以便調整資源分配。

時至今日,社會經常以成績分數決定學生的一切,有些人表現欠佳,可能只是答卷技巧不足,並非該科能力不足。以發展足球為例,一個國家如要球隊出色,必須在青訓下工夫。一個地方要做得好,必須要有生力軍,因此智慧教育,就顯得十分重要。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完整訪問視頻,請上http://startupbeat.hkej.com觀看。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