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智能水杯硬撼機械人 港女見盡創科潛規則

By on October 30,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鮑思穎(圖)看好健康物聯網市場,與拍檔唐仲銘創立Groking Lab推出智能水杯Ozmo。(蕭瑩盈攝)

鮑思穎(圖)看好健康物聯網市場,與拍檔唐仲銘創立Groking Lab推出智能水杯Ozmo。(蕭瑩盈攝)

市場憧憬AI(人工智能)前景無限,Groking Lab行政總裁鮑思穎(Serena)卻專心一致研發智能水杯Ozmo。機械人這類當紅科技,她不抗拒,但看到大家一窩蜂投入資金發展,她就不服氣,「如果大家都研發20年後的科技,今日的人哪有產品可用?」或許是創業家的DNA使然,就算荊棘滿途,亦擋不住她做「小而好公司」的決心。

Serena的弟弟因血癌過身,所以她非常重視健康,例如飲水便是她「最重視」的事;設計師拍檔唐仲銘本身是運動好手,兩人對飲水十分講究。她3年前離開廚具設計老本行,決定開發智能飲水杯,以藍牙連接智能電話App,管理個人每日飲水量。

創業之初,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成為熱話,生產智能水杯的概念及科技人才俱備,Serena曾任職跨國企業的傳訊部,市場推廣也難不到她,她與唐仲銘相信,Fitness IoT(健康物聯網)市場大有可為。

過去兩年多,Serena馬不停蹄參加過本港、內地、美國及新加坡數十場Pitch Event,打過融資擂台後,才明白初創生態圈有其潛規則。

內地看重顛覆 美國實事求是

內地是全球第二大創投市場,根據PitchBook和Zero2IPO報告,2016年內地創投總額達500億美元(3900億港元),10年來規模增長10倍。

融資機會看似很多,深圳、上海、成都以至瀋陽,Serena都跑過,可惜還未找到合適的投資者。Serena解釋說:「內地人(創科圈)看重顛覆,機械人項目最受歡迎。如果團隊中有很多博士,就算集資『億億聲』,投資者一樣趨之若鶩。」

早前她在瀋陽推介創業計劃,同場有一間研發護理機械人的初創公司,吸引到40多名投資者前往查詢。她直言大開眼界:「單是生產成本,那扶手機械人就要9萬歐羅(約81.6萬港元),有幾多用家付得起?」她對機械人並不抗拒,那是大勢所趨,但眼看市場一窩蜂押注,就感到有點不忿,「如果大家都研發20年後的科技,今日的人哪有產品可用?總要有人做實事吧。」「不是人人都需要機械人,但每個人都需要飲水。」Serena這句話合情合理,但在現今世道說來,卻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慨。

美國初創圈是另一個世界,投資較實事求是,着眼初創的商業模式,以及如何賺到穩定收入,她說:「只要你列舉數據,論點有說服力,就算要進軍以色列市場,他們亦願意投資在你的生意上。」錢跟市場走,看似順理成章,但原來新加坡的投資者本土意識甚強,往往會考慮公司創辦人是否在星洲大展拳腳, 「不過新加坡的Tech Show真多,一個Show閒閒地有十幾個投資者接觸我。」

Serena認為,本港投資者最難配對項目,「有創業比賽評判私下跟我說,本港投資者鍾情快回報的創業大計,而且要快過樓市升幅,否則幹嗎要投資你的公司,所以在他們眼中,FinTech特別吃香。」

Ozmo能連結智能手機專屬App,更可滙入智能手錶的運動數據。(受訪者提供相片)

Ozmo能連結智能手機專屬App,更可滙入智能手錶的運動數據。(受訪者提供相片)

打扮中性 拒當花瓶

近年Lady Pitch Night概念大熱,活動原意是增加女投資者及女創業者的配對機會,令女性不再是創科圈的少數社群。然而,部分人對女性創業還是帶着有色眼鏡。

有種歧視叫內化,最壞是對方還沒有動手,自我壓迫程式已啟動。Serena透露,美國流傳一個笑話,揶揄金髮女郎憑吸睛外表享有較高收入,平均比棕髮女郎高出7%至10%,「但矽谷的情況更有趣,不少女性不想被當作芭比娃娃,索性把金髮染成啡色。」

為了逞強,Serena出席創業活動時,刻意作中性打扮。跟男性溝通時,會擺出當對方是兄弟的態度;看到性感的女創業者,會不自覺地反感,更暗忖「Pitching打扮成這樣是什麼意思」。

Serena參加過不少地方的Lady Pitch Night,覺得不少女評判、女投資者並沒放下性別成見。「在一般Pitch Night,男創業者被問的通常是未來大計,但在Lady Pitch Night,女創業者往往被問『Who you are?』」

享受公司小而好

說回Serena研發的智能水杯Ozmo,銷量雖未見大爆發,但一步步走,已漸入佳境。現時品牌主要經亞馬遜(Amazon)網購平台銷售,大部分客人來自矽谷。本地則夥拍大型電訊商、中高檔生活百貨,以及運動用品連鎖店推廣產品,下月將進軍內地的孕婦市場。Serena坦言:「最重要是把握今日的光陰,創業最美妙的事是可以主宰自己,每日帶着期待的心情返工。這一點,打工是沒法比的。」

採訪、撰文:蕭瑩盈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