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傳統辦公室料轉共享

By on October 25,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naked Hub首席創新官盧漢森(右一)相信,本港共享空間的佔比將超過三成。(羅雅琳攝)

naked Hub首席創新官盧漢森(右一)稱,本港共享空間佔比將逾三成。(羅雅琳攝)

共享工作間在香港以至全球主要市場甚受歡迎,令傳統辦公室面臨巨大挑戰。仲量聯行曾預計, 2030年全球有三成的傳統辦公室將轉為流動性較高的共享工作間。

初創增長快 短租靈活

近年本地共享工作間數量大增,由3年前全港不多於10間,目前已擴張至超過200間。美國知名品牌WeWork去年進駐本港3個月後即加開分店,今年初亦有港產共享工作間Campfire獲得600萬美元(約4680萬港元)種子融資。現時港九及新界區均設有共享工作間,租約以月租為主,價格按人頭計算,由數百到數千港元不等。

市場需求殷切,主要原因是不少企業正針對實際情況改變對辦公空間的定義。有大企業開始把個別部門安置於大型共享工作間,增加企業創新能力及工作彈性。

另一個趨勢是,從事創意相關行業人士傾向落戶在開放的共享辦公室,以便接觸不同界別的工作者,有助促進人際交流,造就各種商業機會。

以上海為總部的共享工作空間naked Hub,其首席創新官盧漢森認為,未來香港的共享工作間佔比有條件超過整體的三成。他解釋,現時本地初創愈來愈多,加上辦公室租金高企,租用共享工作間成為大趨勢。

盧漢森指出,傳統辦公室的租約一般以年計算;相反,初創有快速增長的特點,它對辦公空間的流動性較傳統企業更高,因此不願被綁死。

共享工作間得以在香港迅速發展,盧漢森分析原因主要是法例上沒有明顯約束,規管比其他類別的共享經濟業務寬鬆。他以naked Hub為例,公司與業主在租約上雖已列明不得分租,惟業主都清楚知道,單位是用作共享空間,因此沒有提出反對。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