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學生自殺可靠無人機 (吳健華)

By on August 26, 2017

本文作者為吳健華,為獅子山學會研究員,為《信報》撰寫專欄「獅子山學會」。

不論是售價或操作技術要求,一般玩家都負擔得起無人機。 (新華社資料圖片)

不論是售價或操作技術要求,一般玩家都負擔得起無人機。 (新華社資料圖片)

由印度男演員阿米爾汗主演的印度電影Dangal快將在港上畫,讀者如果對阿米爾汗熟悉,相信定會記得數年前由他主演的另一部電影3 Idiots。3 Idiots中的教授以成績決定一切,因循守舊,對學生創意嗤之以鼻,其中一段較令人印象深刻的劇情是一位研究無人機(drone)的學生Joy,因教授對他的創意不屑一顧甚至不讓他畢業,雖然主角協助Joy完成無人機,但卻透過無人機鏡頭發現Joy自殺輕生。

3 Idiots一片約在2009年上映,當時無人機仍未在市場普及。其後隨着機體設計改善、製造成本降低,加上操作技術愈來愈簡便,令無人機迅速打入普通用家市場,據Teal Group估算,到2023年全球無人機市場可能會增至116億美元,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數字,亞馬遜、Facebook、Google等企業巨擘正虎視眈眈欲分一杯羹,同時意味着無人機會更加普及。

入場門檻低近年普及化

相對於傳統遙控飛機,興起只有數年的無人機不論是售價或操作技術要求,門檻都較前者低,一般玩家都可負擔得起,閒時可與朋友一起享受飛行和速度樂趣,喜歡拍攝的發燒友可以購買比較專業一些的,同時可利用航拍做些個體戶小生意。但向來對新事物避若蛇蠍的官僚們,面對愈來愈多人使用無人機,卻逐漸收緊相關法例去控制無人機使用者,香港民航處在月前透露,正研究是否需要修訂現有法例去管制無人機。

如果政府說管制無人機是為了公眾安全和保障市民私隱,我肯定是不會相信的。如果航拍可以侵犯私隱,那麼現在人人的手機都可隨處拍攝,是否表示每天都有人在侵犯別人私隱?至於公眾安全問題,香港每天有多少部無人機是在空中「炸機」或撞機,而危害市民生命安全?官方在2016年只有47宗投訴個案。那麼究竟官僚為何急於管制無人機?是擔心誰的安全、誰的私隱被侵犯?

管制反助業界龍頭壟斷

政府對某一種行業立法管制,其結果只會令既得利益者獲取更大利益。原因是官僚對該行業並不熟悉,基於精英心態,所以政府在立法管制前大都傾向諮詢業界龍頭,而業界龍頭必然要避免自身利益受損,故一定會向政府提出某些建議去保障或提升自己利益,例如有開辦無人機培訓基地的組織,提議立例規定只要擁有無人機便需考牌。對無人機業界來說,應該是愈多人玩愈是好事,領牌只會把入場門檻提高,從而杜絕一些玩家。但只要細心一想,好似車牌,在領牌前要考牌,考牌前當然又要先報讀合資格課程,誰是最大得益者?又例如當無人機要符合指定規格才能註冊,由誰提供規格指引?官僚肯定做不到,因為他們不懂,只好又找業界龍頭,最後山寨機肯定不符合指定規格,玩家到時為了符合規定,只能選擇購買價格貴些的大牌子,放棄不知名生產商的產品,大廠因此更容易壟斷市場。

在日本福井縣阪井市有一個自殺熱點,叫東尋坊,當地一個防止自殺組織想到利用無人機協助巡邏,結果組織成員成功阻止了一名年約20多歲女子輕生。近年香港學童自殺個案增加,教育局要開課程教老師如何防止學童自殺。計我話與其官僚管制無人機,倒不如讓多些人玩無人機,再仿效日本組織巡邏隊,四處幫手看看有沒有學童想跳樓,見到便盡快報案,可能比老師去讀那些什麼課程更有效。

[email protected]

更多吳健華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