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競爭終焉 (香睿剛)

By on July 15, 2017

本文作為香睿剛,為《信報》撰寫專欄「笑看東瀛

日本三大電訊商之一的KDDI(AU)於本周中宣布一連串減價措施,當中最便宜的月費計劃減幅達三成。

日本三大電訊商之一的KDDI(AU)於本周中宣布,最便宜的月費計劃減幅達三成。

在前智能手機年代,日本手提電話曾一度風靡全亞洲,把日本手機在本港轉手,隨時賣兩部賺一部,是一門低風險、 高回報的油水生意。筆者十多年前在日本初次買手機「上台」,最後選了Vodafone(即現在的Softbank),就是因為看上了Sharp當年的威水手機,以為用完可以轉售保值。

故態復萌

在那個年代,日本手提電話月費計劃收費驚人,每月隨便打幾個電話、上網(日本網頁以前大多有手提版)及發送電郵短訊(當年的日本人習慣只用手機電郵),動輒就要付五六千日圓;有朋友當年要夜夜與四國女朋友煲電話粥,月費更可達2萬日圓以上。在沒有太多競爭的環境下,日本三大電訊商也犯不着推出什麼優惠吸引顧客;NTT Docomo專心做商務客戶和成年人生意,Vodafone/Softbank則主要拉攏愛潮流的年輕顧客,網絡最小的KDDI(AU)就主打學生客戶,大家河水不犯井水。

這個情況,在蘋果iPhone登陸日本後曾一度改變;取得iPhone獨家代理權的Softbank,當年曾掀起減價搶客戰,以為人客付全數合約餘下費用作招徠吸引對方「轉台」;Softbank主動出擊,迫使NTT Docomo和KDDI(AU)以同樣方法加入戰團,但當熱潮過後,三大巨頭又故態復萌,繼續以相差無幾的月費計劃「良性競爭」。在日本工作的朋友知道香港手機月費便宜,不時大吐苦水說:「日式競爭就是沒有競爭,所有參加者早就在閉門會議商量好價錢,消費者只有被宰的份!」

本來,日本政府對這種半壟斷情況愛理不理,但去年在無心插柳下推出的數個開放市場政策,如要求電訊商判出部分頻譜讓第三者經營等,卻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本周中,KDDI(AU)突然宣布一連串減價措施,當中最便宜的收費計劃只需不到2000日圓,減幅高達三成,反映一輪新減價戰即將展開。

後知後覺

KDDI(AU)減價的背後原因,自然是因為顧客流失所致;自開放政策實施後,NTT Docomo成為日本最大的頻譜批發商,以向分銷商收租方式取得利潤(日本機場出售的廉價遊客Wi-Fi卡有不少就是來自此);Softbank則開設子公司以更便宜的月費計劃搶灘,並迅速取得逾200萬用戶。KDDI(AU)後知後覺,現在只有投入更多資源急起直追。

最近,本港也有電訊公司以外判商身份加入市場,並以低廉月費優惠吸引顧客,反應好像不錯。這正是開放市場的好處,既不需要靠什麼官員的宏圖大略,也不需要責成某某機關或委員會跟進;持份者看到飯碗發生危機,自然懂得作出調整。被日式競爭寵壞的日本企業,再不醒覺就會面臨被淘汰了。

更多香睿剛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