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錢途無限 部署區塊鏈

By on July 7,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0707_P01

虛擬貨幣具備投資價值,招致網絡入侵等資安問題。(Pakutaso網上圖片)

現時流行金融科技,不得不提區塊鏈(blockchain),還有比特幣(bitcoin),其價值好比黃金。虛擬貨幣交易急增,對香港投資者而言,位處國際金融中心,背後又有何啟示?《信報》StartupBeat請來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陳家豪,跟大家捕捉未來的商機。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陳家豪 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

 

尹:近月比特幣價格節節上升,一度突破3000美元(約23400港元),價格比黃金更貴。近期其認受性愈來愈高,例如在亞馬遜網站購物時,也可透過比特幣付賬。據我所知,比特幣在中國的認受性也不錯,對吧?

陳:現時比特幣的挖礦機,不少都在中國運作。換言之,支撐着整個比特幣系統的,很大程度是依賴內地的挖礦者,我相信這是跟當地電費相對便宜,以及民眾思想較開放有關。

 

中介監管把關不力

 

尹:內地數碼經濟發展迅速,騰訊就曾推出「Q幣」,不少熱門網遊也有自己的虛擬貨幣,為什麼內地人卻追捧比特幣?

陳:兩者分別很清晰,傳統的虛擬貨幣,必定儲存於中央伺服器內,有中間人負責監管。比特幣是由區塊鏈技術而來,特色是分散運作、去中介化,好處是可以讓資金自由流動。

尹:你說到比特幣擁有分散式記賬的特色,那麼它毋須銀行去維持運作吧?

陳:沒錯,但人們買賣比特幣時,仍需有中間人去協調。間中有新聞報道指,比特幣被黑客盜取,通常也跟交易平台有關,把關不足是原因之一。

尹:比特幣價格高企,難免令黑客垂涎。昔日有銀行劫匪強搶現金,現在就有黑客盜取比特幣。

陳:兩者行為及性質相同,分別在於銀行劫匪明刀明槍,黑客就匿藏一角,透過電腦發動攻擊。只要有價值的事物,黑客就會有機可乘,藉尋找系統漏洞盜取。但別忘記本港過去的金融風暴,一樣有人不遵守傳統的信貸制度,作出各種欺詐行為。

其實新穎的科技應用,發生愈多小問題,就愈能學會應對,避免變成大問題。比特幣這類虛擬貨幣,現時發展雖未成熟,但應該給予空間,讓它成長。我發現香港的普遍取態是,往往害怕承擔風險,而不敢嘗試新事物,但到接觸時才驚覺太遲。

 

推倒重來趕絕盜用

 

尹:最近我留意到新興的虛擬貨幣以太幣(Ethereum),同樣是建基於區塊鏈技術運作,可否解釋一下它有何特別之處?

陳:起初區塊鏈只做到虛擬貨幣交易,後來市場發現它也有其他功能。例如以太坊為例,除了自家的一套以太幣,也能提供智能合約平台,為買賣雙方自動執行交易。

尹:不過去年有新聞報道,一個採用以太坊系統的投資基金The DAO被黑客入侵,盜取價值5000萬美元的以太幣。後來,事情有戲劇性進展,The DAO竟找到方法反擊。

陳:The DAO採取硬分叉(Hard Fork)做法,即重新開設一條獨立的區塊鏈分支,令黑客無法兌現盜走的以太幣。The DAO的交易系統,其實本身存在漏洞,才讓黑客有機可乘。早前印度因反貪污,決定重新發行貨幣,貪腐之徒手上的舊貨幣,頓時變成一張張廢紙,這情況跟硬分叉的做法相似。

跨國平台把握優勢

 

尹:金管局與銀行界商討建立KYC(認識你的客戶)平台,初期曾經考慮區塊鏈技術,但後來以技術及商業為由擱置,最終改用中央資料庫。你對此有何看法?

陳:以往我們到銀行開戶口,需提交身份及住址證明文件,讓對方核對資料真偽,以上都是傳統的KYC做法,過程麻煩又浪費資源,又並非百分百準確。若我們能在KYC應用新技術,讓整個銀行體制共享資料,效果其實很理想。

尹:聽上去,KYC平台需要儲存各銀行的大量資料,相信很適合用於區塊鏈技術。

陳:區塊鏈出現之前,英國曾經讓整個銀行體制,共同建立一個KYC資料庫。但問題在於,無法決定由哪間銀行牽頭,讓它創立及維護系統。每間銀行不想吃虧,害怕被同行洞悉機密,結果拖拖拉拉,至今沒有進展。

至於香港,金管局對此也有保留,覺得應用區塊鏈後,系統交易難以監管。事實上,這技術有不少好處,若應用時出現困難,應找方法將它解決。若我們跟世界各地的銀行合作,共同建立跨國的KYC平台,有助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完整訪問視頻,請上http://startupbeat.hkej.com/觀看。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