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潮席捲IT業 人才仍渴市 增值闖出路

By on June 23,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資訊科技人才難求,但又經常成為裁員首選,可見行業存在人力資源錯配。(法新社資料圖片)

資訊科技人才難求,但又經常成為裁員首選,可見行業存在人力資源錯配。(法新社資料圖片)

近期一些企業裁員時,IT部門往往首當其衝,令合約員工痛失飯碗。與此同時,有科網企業反映難以在港招聘人才,不惜提供優厚待遇吸引加盟,IT行業可說危中有機。《信報》StartupBeat請來Green Tomato & GT Group策略總監莊芷坤,讓對方以僱主的角度,暢談IT人前景。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莊芷坤  Green Tomato & GT Group策略總監

尹: 初創公司今時今日是否仍渴求IT人才?招聘困難的原因又是什麼?

莊: 以我理解,初創公司聘請IT人才現在算是困難。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少程式設計師(Programmer)及開發人員(Developer)對薪酬待遇要求很高,跟美國及中國(內地)公司的條件看齊。

香港初創公司待遇難以追上美國和內地,原因在於我們融資額較小,亦未有獨角獸(Unicorn,估值10億美元以上但尚未上市的初創公司)。其實在本地從事IT待遇不差,可是一個計算機工程學系的畢業生,要求的薪酬卻媲美銀行家,在香港而言是不切實際的。

留住人才節省成本

尹: 貴公司一向招聘不少IT人才,請問現在有多少員工?對挽留人才有何辦法?

莊: 我們去年新入職的員工有50多人,員工總數200多人。招聘不容易,沒有捷徑可言,會用盡所有渠道尋找人才,例如透過LinkedIn或獵頭公司。

留住員工方面,除了提供足夠的培訓,我們留意到IT人有黑客心態,會私下做自己感興趣的項目(side project)。我們會盡量配合, 讓他們得以發揮所長。公司能成功留住優秀員工,就是節省招聘成本的最佳方法。

尹: 有些企業狠心解僱IT人,你卻千方百計留住他們,動機是什麼?

莊: 因為我公司實在需要一些懂得自我增值的人才。大企業與初創公司相比,兩者的管理思維截然不同。大企業對崗位要求很清晰,包括職責、階級及角色,分工細緻,活像機器不同部分的螺絲。至於初創公司,無法把工作仔細切割,同時亦期望員工自我增值,學會更多新技能,以應付瞬息萬變的市場。若有這種人才,實屬難得,值得挽留。

專業外判收入豐厚

尹: 依你所見,香港初創公司給予IT人的待遇能否跟大企業看齊?

莊: 大企業可以給予系統分析師(SA)每月5萬至6萬元的薪金,但初創公司本身沒有龐大的現金流,只依靠投資者的資金營運,難以開出同樣條件,那麼創辦人惟有靠誠意招攬人才。

尹: 有人認為本港的企業一直把IT工作外判出去 ,影響行內從業員待遇。我知道貴公司也有承接IT外判項目,你對有關指控有何看法?

莊: 外判可以分為不同層次,當中有專業化的外判,尤其是科技項目,需要由專業人士去跟進。放眼美國矽谷的初創公司,也會把工作外判出去,只保留影響業務增長的核心項目, 以節省不必要的成本,提升競爭力。

尹: 似乎把工作外判出去並非只有壞處,須視乎工作性質。

莊: 不少大企業也願意在外判的IT項目上花錢。我見過一名工程師只有兩年工作經驗,每月有3萬元薪金,但工作是合約性質。高薪的代價是,由於工序拆細,改進技能的機會不多;若大企業不願續約,他隨即失業。

自強升呢捕捉機遇

尹: 轉個話題,香港創新不足一直為人詬病。這方面發展遜於英美的原因之一,在於本港生活指數高,令人難以承擔創新風險。對於港人為口奔馳,缺乏完善安全網(Safety Net),你對此有何看法?

莊: 我們實力跟外國相比確實是有距離,矽谷IT人不愁生活,容易找到工作,是因為他們工作能力高。當地人從十多歲起,已在家中車房研發產品,香港年輕人卻不是這樣,我們不應只責怪政府及企業,老是投訴他們未有建立安全網,反而要不斷自強,提升個人能力後就能獲得最大安全感。

我最後認為,香港的創新動力並非來自技術而是營運模式,例如O2O(線上線下)行業。港人的優勢是懂得靈活變通,善於尋找市場機遇。

註: 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尹思哲(左起)及莊芷坤指本港不但創業成本較高,就業安全網也不及矽谷完善。

尹思哲(左起)及莊芷坤指本港不但創業成本較高,就業安全網也不及矽谷完善。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