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宜修例擁抱共享經濟 召車App應獲發牌 – StartupBeat

政府宜修例擁抱共享經濟 召車App應獲發牌

By on June 16,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Uber在港尚未合法,在警方加強執法下,司機前路茫茫。(黃勁璋攝)

Uber在港尚未合法,在警方加強執法下,司機前路茫茫。(黃勁璋攝)

電召車服務平台Uber(優步)近期遭警方「放蛇」,有20多名司機被捕,他們涉嫌非法載客取酬及駕駛時沒有第三者保險,事件不單止打擊港人對共享服務的信心,亦反映新科技的經營模式未必為現有法律所容許。《信報》StartupBeat請來Speakers Connect創辦人陳翠明及公共政策顧問李兆富,探討香港應否修改法例,以迎合召車服務的潮流。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陳翠明 Speakers Connect創辦人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尹: 早於2015年,香港有7名Uber司機被警方拘捕,當時不少市民表態支持Uber。但到了今時今日,Uber形象似乎變差,公司醜聞不斷。美國更有人發起行動,呼籲刪除Uber應用程式。兩位覺得現在Uber是否仍值得市民支持?

陳: 透過互聯網預約車輛服務,無論我使用Uber或其他召車軟件,都是以科技改善用戶體驗, 我支持的是一套新經營模式。以前叫車時,我要望天打卦,不知在哪裏找到的士,現在只要打開手機,即可隨時隨地預約,司機能夠迅速找到乘客,毋須天各一方呆等。這令資源運用更具效率,對城市交通也有好處,有助改善塞車問題。

李: 我同意,市民支持的是新的服務。現在最反對召車軟件的,大部分是的士牌照持有人,不想見到有任何形式的競爭,如早前推出的優質的士服務。

尹: 你們覺得警方對Uber的執法行動會否嚇退其他同類的公司,因而放棄香港市場?

陳: 兩年前,內地召車軟件「快的Taxi」在本港曾經推出「1號專車」房車接送服務,打算跟Uber對撼。後來Uber司機被捕,「1號專車」服務隨即煞停。只要港府打開方便之門,其他地方的召車公司,例如內地的滴滴出行、新加坡的Grab、印度的Ola也可能來港發展。有競爭就有進步,讓市民享受更佳的召車服務。

法例滯後新科技

尹: Uber在香港愈趨普及,用戶不斷增加,但港府似乎未有跟Uber溝通及磋商,並連續兩次針對Uber執法。兩位認為當局除執法外,有沒有其他解決方法平衡各持份者的利益?

李: 有人認為,Uber要合法地取酬載客,就應該申請出租汽車許可證。不過,申請過程難度很高,首先申請者要向運輸署遞交計劃書,陳述自己營運經驗,以及證明市場存在出租汽車的需求;又要規定申請者只可在特定路線上行駛,就像營運綠色小巴。

陳: 讓Uber在香港自由行走,修改法例是唯一出路。其實任何新事物剛剛出現時,法律根本無法及時涵蓋,必定不合法。例如汽車面世之前,是不會有道路條例;飛機誕生前,不會有航空條例一樣。法例滯後於新科技,這是必然的。

尹: 有否其他地方的經驗值得香港借鑑?

陳: 當用戶習慣新的服務形式時,已經難以回頭。有些國家已修改法例,讓Uber這類召車服務合法化,例如中國內地、新加坡、澳洲、英國、 美國及印度,他們紛紛擁抱新時代及新科技。

外國讓召車服務合法化,不代表讓他們恣意橫行。以澳洲政府為例,它要求審核召車軟件的演算法,例如怎樣計算車資、司機的背景資料。當召車平台配合後,政府才批准經營。如港府欲保障乘客,不應「一刀切」禁絕召車服務,反而要審視服務的優劣或符合若干條件才發牌,這才是較正面的做法。

優化城市交通網

尹: 當Uber的22名司機被捕後,該公司呼籲市民留言支持。這情景活像4年前,香港電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大家為它抱不平一樣。Uber動用群眾力量試圖改變現狀,未知各位看法如何?

李: 生於香港,確實有種無力感。為了保障部分人的既得利益,卻漠視了大多數人的利益。有人認為,港府不讓召車服務合法化,理由是擔心私家車太多,造成道路擠塞。但召車軟件公司及司機也知道塞車對他們毫無益處,而是想用盡自己的資源。早前有報道指出,香港Uber曾考慮推出UberPOOL計劃,恍如「泥鯭的士」的做法,把不同乘客配對在同一車廂裏,這其實可提高道路的使用效益。問題在於,當局自以為香港的交通配套已滿足到市民的需要,認為毋須修改法例。這令我們感到無奈,跟之前提到的電視發牌問題一樣。

陳: 即使覺得無奈,大家仍要努力,應該繼續發聲,要求改變,讓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加美好。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尹思哲(左起)、陳翠明及李兆富認為,本港推行召車服務能提升道路的使用效益。

尹思哲(左起)、陳翠明及李兆富認為,本港推行召車服務能提升道路的使用效益。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