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創新與自我約束 (車品覺)

By on June 6, 2017

本文作者車品覺,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原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為《信報》撰寫專欄全民大數據

圖片來源:William Murphy

圖片來源:William Murphy

我曾經說過,將來數據使用權必然會是企業之間的最大競爭,當然亦可以是最大的合作空間。近日在內地就上演了一場企業巨無霸之間的數據大戰,參戰雙方分別是中國最大的電商阿里巴巴以及中國最大的快遞企業順豐,兩者因數據交換問題互不相讓,愈演愈烈之下終於切斷了數據介面,令淘寶平台用戶連續兩日查看不到關於順豐的物流資訊。最後不得已之下,由國家郵政局向兩家企業放話,強調不可損害消費者利益,才得以讓事件平息。這個也引伸出兩個問題:這些數據的公有和私有權到底如何界定?數據流通過程中如何保障個人、企業、公眾的應有利益?

須釐清匿名資料歸屬權

離開了阿里之後,我一直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如何讓數據安全地流通共用,讓這種新的能源在「競合」之間產生最有效的社會價值。但在數據流通之前,我們首先要理解這些資源是有歸屬權的,而且還有公私之分。例如你登記成為某App的用戶時填寫的個人資料,在你同意之下讓該公司有權使用以助分析及改進產品,但不代表這些數據可以隨意流通到別的公司。不過假設數據已經匿名化呢?是否意味着就可以自由流通甚至買賣?

為了更多地解決這些問題,我當上了貴陽市關於大數據治理和開放的顧問。在貴陽市先行先試的國家綜合實驗區,我得以擁有更大的空間作不同的嘗試。老實講,我是不相信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還在高速創新的同時,法規居然能夠清晰的列明什麼可以做和不可以做。正如市長曾經問我數據開放和不開放的理據都是什麼?萬一開放後出事了,法律責任誰承擔?所以一方面需要以實驗方式作創新測試,同時又要組織業界自律和自我約束,這是一條我認為可行的路向。

港可建國際級實驗區

加入紅杉中國之後,我選擇了在香港作為辦公地,所以對香港也多了一份關注。香港作為重要的國際商貿中心,隨着金融科技及各種創新而遇上數據使用及流通時的合規挑戰。香港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一向來自其特殊地位,同時依靠自身完善的法律制度及國內的龐大市場。

大數據作為未來商業的新能源,香港有必要早着先機,在各國紛紛提出數據跨境限制的同時,為跨國企業找出數據流通的創新之路,甚而建立國際級的大數據實驗區,正是香港的機遇。大浪淘沙不進則退,別忘記了隔壁新加坡亦正在摩拳擦掌呢!

 

更多車品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