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藤摸瓜 勝過顛覆創業(何華真)

By on May 6, 2017

本文作者何華真為MASTERMIND大承諮詢有限公司CEO、教授,為《信報》撰寫專欄「中環醫企

很多老朋友久不見焉,就會問對方近來在幹什麼?筆者的答案是:培養萬億級企業家。既然過去30年培養了6位企業家,平均個人淨資產由零開始到現在過百億,其中兩位的企業值是千億級,為什麼不是將創富micro processor(微型處理器)的能力,向下一個10倍推進?那麼千億級企業值,推上10倍就是萬億級。讀者下一個問題是:怎樣可以做得到?

What next?

要造就這個級數的企業或企業家,基本上有兩個School of thought(派別):第一個簡稱為「行業派」,第二個是「天才(發掘)派」。如果你今天是60歲以上,念宏觀經濟出身,你會用宏觀次序,問一大堆Next(下一級)問題:(1)下一個發跡的國家是不是仍然是中國?會不會有下一隻騰訊?還是俄羅斯是下一國家?!(2)Facebook臉書、Airbnb、Uber優步等服務型企業跑出來了,下一個翻天覆地的概念(Next concept)會從何跑出?

守株待巨企

天才(發掘)派反過來玩被動,是打開門口,來個食客(初創企業)三千的供養模式。古有孟嘗君等春秋六君子,今有李嘉誠、陳啟宗等名下的PE/VC(私募基金/創投基金)。總之辦個企業如保良局,迎養(直接投資)新企,中間的夭折當然是意料中事,之後不斷optimize(優化)投資模式,順勢進入退出,將死亡(失敗)率降低,哪管你是什麼行業,的士佬格言就是經營哲學:「最緊要碰頭好!」自然會碰到下一個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FAU(Facebook、Airbnb、Uber)之後的新星。但這些新企的出現,是否基於disruptive(顛覆)這單一信念?

拆解一下disruptive(顛覆),其實是個超錯的吶喊,猶記得我們的先先先祖是水底動物,那時地面的氧氣很「毒」,但有部分魚,一不怕死,二不怕毒,爬上陸地找新空間,最後出現動物大規模登陸,演化成今天的人類,而我們經常講的BAT、二期的FAU,其實只不過是micro processor(微型處理器)引起的技術延伸,更似自然進化,本身沒多少顛覆,(Tesla反而跟這沒太大關係),來個商業模式追宗認祖,其實是源自Intel inside(英特爾藏於內),既已發明了有高工作量的微型處理器,自然能用手機上網社交(Facebook),投(酒)店(Airbnb),租車(Uber),大不了得來沒什麼大不了,是順藤摸瓜多過顛覆,顛覆是自吹自擂的托大。

造反營商術

本周與某新加坡私募基金的代表說,詳解什麼是disruptive,後面是「憤世嫉俗」、「憎厭生恨」、「合謀」、「定略」、「起義」、「攻佔」、「毀壞」、「蕩平」(掃到對手蕩然無存,磨平到一點稜角也不容)。老學究及當權者看到以上文字當然毛骨悚然,但若細心將該組字轉換成一系列的創業管理進程參數/milestone(里程碑)、KPI(關鍵績效指標),試問哪一家成功的新經濟企業,走得出這個看似謀朝篡位的範式。

要成為一個成功的PE/VC,就是訪尋造反者/造反有力者/造反有理者/造反有能者,將造反過程商務化。造反能力愈高者,愈有機會成為萬億級企業家。

看得不舒服的讀者可轉看禪宗,甚至上山修禪7天,親嘗一下禪宗棒喝的滋味,看看禪宗的教導,就知道其異曲同工之處,要學真佛先殺佛,反過來理解佛哲,正反兩面平衡理解才是真參透,未想通透就亂吹disruptive顛覆,笑壞有識之士,兼不能真創業,或規摸有限,成不了大器。

RE-ENTERPRISING再創業(之三)

[email protected]

WeChat ID︰davidkho

 

更多何華真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